无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 006.怎么会受伤
    本来小孙女没回来,他们担心的到现在都没睡着,一直就听着外面的动静呢。

    好不容易听到了外面有动静,老伴儿身子不方便,她就自己出来看回来的人是不是小孙女,结果看到了,外婆许玉珠吓得魂都要散了。

    人是回来了,但怎么会弄的满身是伤呢!腿上还带着固板,一副行动不便的样子,这明显就是腿都断了呀!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明明早上出门的时候人还是好好的啊!

    再一看从小疼到大的孙女一看到她,就红了眼眶,直接哭了出来扑向她,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许玉珠心疼的连忙去扶宁然,慌手慌脚的将宁然揽进怀里:“然然,别哭,外婆在呢。”

    宁然抱住外婆抱得死死的,脸埋在外婆带着淡淡清香味儿的怀里,上一辈子的种种在脑海中如走马观花般闪过,忆及从前重重,宁然更是忍不住想哭。

    “然然,到底怎么了?你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啊?”

    这人抱在了怀里,许玉珠就更是心疼。

    她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的然然岂止是腿伤了,身上下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血都已经结成了痂,粘在身上成了血块,看着就让人心惊胆跳。

    她甚至不敢想象,这才一天的功夫,她的然然怎么会成这个样子了。

    许玉珠连抱都不敢用力,就怕一个不小心,她会弄疼她的然然。

    外公宁成晖在屋里,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他身子不好。

    但傍晚宁然还没有回来,那时候凤儿家的闺女都已经回来了,他担心宁然会出什么事,执意要出去找宁然,岂料刚出门不远就摔了一跤,伤了腰,到现在都还躺在床上。

    若不是因为这身子不行,他早就跟许玉珠一起出屋去看了。

    这会儿老伴儿没回来,就应该是然然回来了。

    他心里着急,又出不去,紧张的只好朝外面喊:“她外婆,是咱然然回来了吗?”

    外面许玉珠正手慌脚乱的安慰宁然。

    好不容易宁然平静下来了心情,听见外公熟悉的声音,她下意识的又想哭。

    就像漂泊了大半辈子的人,好不容易找回了根。

    宁然抬头看到外婆又惊又怕的看着自己,她努力压下自己的情绪,伸出手去握住外婆干燥但温暖极了的手。

    “外婆,我们进去见外公去。”

    “好,好,好!”看到宁然小小年纪但已经格外懂事的模样,许玉珠心里既欣慰又觉得心酸。

    她见宁然满身是伤,吓得连忙伸手去扶一瘸一拐的宁然,两个人一起进了草屋。

    屋里只有十几平米,在中间用一道素色的布帘隔开,勉强弄成了两个小隔间。

    一进门,宁然就看到有张上了年头的小木桌,旁边放着三个小木凳,泥墙上还挂着花黄的挂历,上面写着的正是1985年8月2日。

    看到它,宁然一阵恍惚。

    她终于彻底确定,自己回到了13岁那年。这不是在做梦。

    布帘子被人匆匆掀开,外公宁成晖没等宁然和许玉珠进门就急急地下了床。

    看到宁然回来,宁成晖终于松了口气。但目光又看到宁然满身的伤,以及明显断了的用固板夹住的腿,宁成晖眼眶一热,泪水就涌了出来。

    他的声音颤抖的停不下来。

    “然然,你这是怎么了?”

    “外公。”

    宁然注意到宁成晖一直用手扶着自己的腰,就明白外公一定是又伤了腰。

    都是因为她,都怪她。

    别看宁然身上的伤看着吓人,但自从她吃了药草后,身上的伤就已经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只是伤口上还带着干涸了的血迹,从外面看不出来,这才让许玉珠和宁成晖误会。

    可以说,宁然身上下,除了依旧行动不便的腿之外,已经没怎么有伤口了。

    但宁然是谁啊,她好歹也是个医学神才,有空间里那么多的上好药草,就算不去医院,她的腿也会在二十天内愈合恢复。

    可宁然看上去就惨兮兮的,浑身又脏不拉几的,宁成晖和许玉珠当然不可能相信宁然会没事。

    宁然慢慢上前伸手握住宁成晖伸出来的手,才发现外公的手一直抖得厉害,满是担忧难过的看着她。

    她心里一暖,让外婆和她一起扶宁成晖在小木桌前坐下,宁然才镇定的开口:“外公外婆,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还好,她回来了。

    也还好,外公外婆没有像上一辈子那样出门寻她。不然,要是外公外婆出了什么事,宁然也不敢保证自己做出什么事。

    至于宁清凤一家。

    宁然眼神一冷。他们欺负她以及外公外婆的,她一定会讨回来!

    “然然,你这是去哪儿了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许玉珠问。

    她一看到自己的然然这个样子,心里就一阵一阵的疼。都怪他们,没有保护好然然。

    然然才这么大,就受了这么多的苦。村子里同龄的孩子,哪个也没有跟然然一样苦的,都深更半夜了,居然会拖着一身的伤回来!

    要是……要是下午他们就出去找然然,也许然然就不会受伤了。

    宁成晖也愧疚的看着宁然。

    当初跟大女儿保证过一定会照顾好小孙女,可这几年来,却都是然然照顾他们两个老家伙,还受了那么多的苦。十三岁的姑娘了,身子骨却那么虚弱,连生病了都不敢跟他们说。

    宁然一眼就看出了外公外婆的想法。

    她沉默了下,还是开口说:“是张玲兰把我推下山头的。”

    “山头太高,我摔下去时候撞到了大石头上,所以腿断了。”

    这个时候,宁清凤一家已经睡的死死的了。

    她认识张玲兰那么久,上辈子的时间加上这辈子,足够她了解张玲兰这个人。

    虽然她们也算是表姐妹,但张玲兰遗传了她妈宁清凤的性子,也同样讨厌她跟外公外婆讨厌的厉害。

    这些年有很多次,张玲兰明里暗里的欺负她,有时甚至就当着宁清凤的面,什么难听的话都说的出口,还什么难听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