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然家在这座山下的宁水村,村子里清一色的宁姓人,很少有别的姓氏,基本上都是祖上传下来的后代。

    也正因为这个,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旁边山上有多危险,平时白日里敢去山上的人就不多,更别提晚上自己一个人去了。

    是以陈奇一听宁然说了她村子是哪个,感叹道:“小同志,你果然与众不同。”

    不过他也知道宁然弄成这副模样,背后多有隐情。

    想了想,他就老老实实闭嘴了。

    离开前他家团长那眼神,明显就是警告他别多管小同志的私事。也是,万一小同志脸皮薄,不好意思了怎么办?

    他想的对,宁然确实不好意思让人把她直接送回她家。要是看到陈奇出现,保不齐宁清凤一家怎么在外公外婆面前讽刺骂他们。

    于是宁然接过陈奇给她做的固板给自己固定上,立马就要求陈奇放下她回去。

    但陈奇不肯。

    好说歹说的,宁然才劝的陈奇只将她送到村子口。

    然后宁然再怎么都不肯让陈奇送她了。

    她就算断了一条腿,可还有另一条呢,拖拉着慢慢就回去了。这时候外公外婆应该还不知道她出事的消息,她得赶紧赶回去。

    和陈奇告了别,宁然转身就走。一走一跳的,看的陈奇都心惊。

    但小同志怎么都不愿意他送到家门,陈奇无奈,只好目送着小同志远了,确定没事了,才放心回去。

    但他转身就看到一个人沉静的站在他身后,安安静静的,高大挺拔的身子掩在黑暗里,气息微不可闻。

    陈奇被吓的几乎要跳起来。可再定眼一看,好家伙,那可不就是他们团长大人!

    “团长,你咋没声呢……”

    话没说完,对面的男人淡淡的看了一眼陈奇,他要说的话立即就咽回了肚子里,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顾季沉微皱了皱眉,转身大步走出去。

    “跟上。”

    陈奇心里想,一定是他们团长不放心他特地跟过来的!

    这么一想,陈奇顿时感动的热泪盈眶。

    )……

    夜深了,村子里寂静无声,连那些鸡狗都安静下来,而宁然的呼吸格外急促。

    她才走了一会,就出了一身的冷汗。现在这副身体还小,受了这么重的伤,又硬拖着走了这么久,早就吃不消了。

    又等了一会儿,宁然确定陈奇已经离开了,她才敢找个地方坐下,将腿上的固板取下来,又从空间里翻了些药材出来扔嘴里嚼碎。

    等腿上伤口处理好,宁然松了口气。

    这伤没法拖了。

    这一辈子,她绝对不能再落下残疾。还好,她还有个空间。

    宁然扬起嘴角想笑,可再怎么想,心中也满是苦涩。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感觉腿上的伤口有所好转,有慢慢愈合的趋势,断骨处也有点痒痒的。宁然明白,这是骨头在开始长了。

    她收拾好心情,继续朝宁家慢慢挪过去。

    宁清凤家有四间屋子,一间敞亮的大屋,两间住人的屋子,还有一间堆放杂物的破败屋子。除了最外面的大屋,便是一个小小的院子,院墙只有一米高,还是用泥巴黄土加石块堆起来的。

    而院子虽小,却四四方方的,院里还有一棵长势极好的枣树,树下有个简易的篱笆围成的栅栏,宁清凤一家平时还会养些鸡鸭之类的,下了鸡蛋不仅自己留作偶尔改善伙食,也会拿到县里去买贴补些家用。

    但院墙的另一边却是个废弃的屋子,还是个茅草屋,乱的很,仿佛多年没有人在里面住过。

    事实上,宁清凤一家也从来没去过旁边的茅草屋,倒是隔三差五有个啥不用的农具用品、锅碗瓢盆什么的就往里面扔,这么些年下来早就堆满了小院子的一半。

    但宁然和外公外婆,正是住在这个小茅草屋里。

    而且一住,就住了很多年。

    宁然按着记忆里的路回来,她看着破破烂烂的小木门虚掩着,立即就猜出了这是外公外婆给她留的门。

    她这么晚都没回来,外公外婆担心她,但身体又不好出不了远门,只能在家等着。

    宁然轻手推开小木门,果然就看到茅草屋里亮着点昏暗的烛光。

    虽然这时候农村也没多么发展,但家家户户早就或多或少的通上了电,安装上了电灯。宁水村里也就只有外公外婆家,用的还是从前的蜡烛油灯。

    家里穷的不行,小姨一家也不会大发善心给他们安上电灯。

    宁然记得,外婆的眼睛就是因为常年在油灯下缝补衣服补贴家用而熬坏了的。

    眼睛一酸,宁然吸了吸鼻子,就推开门进去。

    这小院子跟她印象里的一模一样。

    尽管宁然已经尽量放轻了动作,但她刚进门,就见屋门从里面推开,出来一个人。

    是她熟悉的人。

    穿着满是补丁的衣服,身形有些佝偻,一张温婉的脸上已经尽是生活艰难留下的痕迹。但当她看到宁然的那一刻,宁然还是看到了外婆有些浑浊的双眼里掩盖不住的担心忧愁。

    只是听到了些动静,便要出来看看是不是她最担心的小孙女回来了。

    宁然终于忍不住了。

    眼泪夺眶而出,她不管不顾的就猛地扑了过去。

    “外婆!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