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西游:这个大唐有亿点强 > 第十九章 黄风怪陨落,陆压称道友
    洪荒种容易证道准圣,算不得什么稀奇的事情。

    只不过这只吞天鼠敢和唐玄奘掰手腕,这就值得深究了。

    不远处的灵吉菩萨,站在这黄沙之外却是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以他的修为倒也不怕和唐玄奘做过一场,就是自己来此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踌躇之间,面前出现一道人。

    灵吉菩萨立刻警觉起来,佛门金身显化,梵文密布于身,宝相庄严。

    “灵吉,你退下,这里面的水很深,你把握不住。”

    三味神风之中,道人的身影无法被看透,只是这言语之间却能感受到一丝熟悉。

    “世尊?”灵吉轻声问道。

    那人不再转身,伸手一招,灵吉手中的飞龙杖便脱手离去。

    灵吉大惊,这种手段,可不是一般准圣能够施展。

    黄沙之中,道人手持禅杖步履坚定的前行着。他掌心感受着定风珠的余韵,十分怀念洪荒的那段日子。

    “想当年,万仙阵要是没了我,这诛仙阵就算被破,通天也输不了!”道人自言自语。

    李世民下令军开拔,他本就不是来这和西游路上的妖怪们一个个见面,黄风怪现在逃了,这不是更好?

    只是大军刚刚准备前进,远处就有一个人影出现。

    唐玄奘挡在身前表情凝重,以他的修为也看不穿眼前之人的底细。

    本以为是道人,但细看之下又是一般佛门散修的装束,他所行之处,天空之中有大日跟随。

    “贫僧乌巢,见过陛下。”

    唐玄奘一双漆黑的眼眸中出现了纠结的神色,最终还是让开了一条道路:“弟子见过师尊。”

    “如来是如来,我是我,你是金蝉,金蝉却不一定是你,这个时代你还能斩三尸还真是让人惊叹。”乌巢禅师笑道,他将手中飞龙杖抛给唐玄奘。

    “你拿了这法宝去收了那孽畜吧。”他径直走向李世民。

    太白金星被吓得双腿发软,这可真不是在演戏,三界之中有些人那是真正的禁忌,任由你道法万千,保命的底牌多么千变万化,他只需要挥刀一斩,你在这天地中便死得干干净净。

    乌巢禅师看也不看太白金星,朝着常羲打了一个道门稽首:“道友,好久不见,这广寒宫可还待得舒服?”

    “前辈说笑了,这广寒宫不过一处囚笼,也就每天能够看到那不成器的儿子,这才舒心一点,当年多谢前辈提携幼子。”常羲躬身施了一个万福。

    “我本就先天离火之精成道,与你那儿子也算有缘,能帮他一把也是缘分使然,你我只有闻道先后,哪来的辈分高低。”乌巢禅师说道。

    李世民负手而立,说道:“闻道有先后,修道有高低,道高者称一声前辈也不为过。”

    孙悟空见了这家伙却是生起一股无名火,只是先天灵觉告诉他,千万不能动手,不然会死的!

    天蓬躬身一拜,执晚辈礼,乌巢欣然接受。

    “陛下可是认出了我身份?”他问道。

    李世民微微一笑:“原本高老庄之后,你应该出现,没想到还是慢了,你在这怕是抢了灵吉菩萨的事来做。”

    “算也不算。”乌巢眯起眼睛,嘴角含笑,如同一只老狐狸。

    “模棱两可的事就当不算吧。我该称你为禅师还是另外一个名气更大的称呼?”李世民问道。

    乌巢禅师笑道:“难怪你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知道的挺多,也算让这三界有了点意思。”

    唐玄奘手持飞龙杖直接消失在天际,不一会儿,这方天地被他以准圣之力彻底隔绝。

    上至九天,下达九幽,几乎封死。

    自苍天而起,三十六重天上,一尊巨大的佛陀出现,抬手一掌缓缓压下。

    大地开始龟裂,汹涌的地火逆天而上,暗河中的流水顺着间隙流入地底岩浆之中。

    准圣力一击,说是毁天灭地也不为过!

    然而这几乎毫无悬念的一掌却被一股怪风给抵住了!

    漫天黄沙化作龙卷,刺向苍穹,竟然一点一点的将唐玄奘的手臂往后推去。

    “金蝉子,你不要欺人太甚,演个戏而已,真当我怕了你吗!”龙卷风之中传来黄风怪的怒吼声,他直接化出本体,一只黄毛鼠朝着天空咆哮,张开大嘴,仿佛深渊一般要将万物吞噬。

    他曾自称吞天鼠,此刻正是他的本命神通:吞天!

    唐玄奘紧皱眉头,面前的巨口并非只是体型巨大,那神通之下居然方向将前方的天地锁定,要连这天地一起炼化吞没。

    他念起法诀,飞龙杖浮空,一阵微风吹过,黄风怪眼皮直跳。

    他引以为豪的吞天神通,居然无法撼动面前之人!

    随后飞龙杖化作一道流光射入那深渊之中,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山河崩坏处,无风呼啸。

    常羲和乌巢禅师对视一眼,两人皆流露出追忆的神色。

    想当年洪荒时代,这种天崩地裂的景象几乎随处可见,要不然如今的天地也不会四分五裂。

    唐玄奘去而复返,将黄风怪的尸体丢在地上,朝着乌巢禅师躬身一拜:“谢师尊。”

    “佛门只求佛法,但愿你能走出一条更远的路,至于那师徒之情,就到此为止吧。他日你上灵山少不了,还得和我那分身做过一场。”乌巢禅师说道。

    他手中出现一壶茶,伸手一挥,面前出现一座石台,上面摆放着一套彩玉茶器。

    “禅师这是有话要说。”李世民直接落座。

    乌巢禅师给他倒上一杯清茶,随后掐诀射出一缕神光,远处那被打崩了的天地,如同时光回溯一般自行修复:“陛下此去西行,目的为何,只是想坏了佛门的好事,为人族争命?”

    “如果可以,我想要的更多?”李世民说道,他接过茶水,直接饮下。

    宿主获得混沌离火之道本意,可参悟火行术法,自行提升至圆满境界!

    李世民一震,没想到这位洪荒杀神居然来送机缘了。

    乌巢禅师又倒上一杯:“佛门都瞧不上,难道陛下的目标是和那位争一争道果?”

    他指了指天,不言而喻,除了孙悟空,其他人都是心领神会,大家都看向李世民,等待他的答复。

    “小了,格局小了。”李世民神秘一笑,话不说尽,却又露出一个大家都懂的表情。

    乌巢禅师不再追问,等他喝下第二杯茶,又给满上,但随后大袖一挥这石台茶具纷纷消失不见。

    “我陆压就与你道友相称,日后便瞧瞧这三界会掀起多大的风浪!这第三杯茶现在还差了点火候,等时机成熟,我再亲自封上。”

    说罢,他转身离去,消失在天地尽头。

    站在圈外的灵吉,心有所感,朝着远方一拜,算是和唐玄奘见过了面,打了一声佛号,便踏着祥云离去。

    虽然他已经知道,那人并不是如来,可这已经不重要了。

    佛门四大皆空,唯独佛法不空,一些古佛倒还会认准提接引二位圣人,但新生代的佛陀们心中只有法,他便是夹在这中间的人。

    如果佛法能够更进一步,谁做佛祖,关心的人不多。

    飞龙杖和黄风怪都没了,只当是因果注定。

    “将此事如是禀报就好。”耳边传来乌巢禅师的声音,或许应该称为陆压道君。

    灵吉打了一个佛门稽首,他踏着祥云西去,直接返回灵山。

    大军再次整顿,向着流沙河出发。

    龙椅上,李世民把玩着护卫的兵器,他刚刚最怕的就是陆压问他:“你怎么会这斩仙飞刀的炼化法门?”

    斩仙飞刀用凡铁就能炼制,去可以斩杀大罗仙,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李世民总不能告诉他,我有一个不靠谱的系统,原理是它给我的,这东西说出来也没人信啊。

    到了陆压这个层次,值得他关心的东西并不多,早早发现了这些武器防具的特殊之处。

    但斩仙飞刀只是他当年的游戏之作,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宝贝。

    姜子牙送了一把初代飞刀,天庭给了图纸,偏偏这些天地神灵笨得可以,没人能够还原出斩仙飞刀的精髓,搞出一个四不像的斩仙台,后面又建了一个化仙池。

    今天也就是看到了李世民的手笔,这才心情畅快,虽然斩仙封神被他分开,没有合为一体,但自己的手艺至少有人能够继承,这也算一桩喜事。

    至于李世民是怎么学会的,难道就只允许他陆压心血来潮随手炼化,不准李世民一眼洞穿其中奥秘?

    三界就是要多一些李世民这种奇才,才有意思,都是一些蠢材,天天争个功德气运,抢个法宝灵宝,那就太没意思。

    刷的一声,李世民将长刀射入刀鞘之中。

    他问道:“道君说当年洪荒时代,毁天灭地的战斗十分常见,怎么现在看不到了。”

    常羲叹了一口气,心想这家伙还真是无聊,居然那这种事来打发时间,同时心里也有一些失落。

    当年她的一言一行也算是左右着洪荒大地的局势,如今却没被这人皇视为道友,还真是今非昔比~

    “封神之后天地高远,老君以大法力重塑扭转乾坤,让这三界法则换了一个方向运行,这也就让很多仙家虽然神通还在,可威力却是大打折扣。”

    “动不动就移山填海,撕裂空间即便是大罗仙层次也很难办到了,但是当年人族的金丹修士,只要功法特殊,也能随手摧山。”

    李世民若有所思,这太上老君还真够狠的,一人成道,诸天神圣都沦为蝼蚁。

    难怪自己能够在三界中横行无忌,原来西游这个版本所有人都被老君砍了一刀!

    “你们可曾听过末法之劫?”李世民又问道。

    常羲白了她一眼,这次是真不想回话了,你消遣老娘一次还行,毕竟看在陆压愿意和你道友相称的面子上,自己认栽了,你这得寸进尺又装傻可就没意思了!

    太白金星山笑道:“小神听到过,这差不多也是老君的意思,后世神魔不问人间事,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如今一些修仙门派,山野精灵还能证道飞升,但是以后难度就会迅速加大,天高地远再无多余瓜葛。”

    “老君的意思,你们也同意?佛门也同意?”李世民问道。

    “佛门有什么不同意的,他们修的是香火愿力,只要有信徒在,信徒行善积德,也算在他佛门头上,没有了灵气帮助修行,凡人只要去寺庙拜一拜,无论心诚与否,所求是什么,都算是佛徒。”

    “心想事成的去烧香还原也好,修桥铺路也好,只要是以佛之名,便能够分一份功德。心怀鬼胎的,日日吃斋念佛便是提供愿力,怎么都不亏。更何况没有新佛诞生,老佛就能分到更多功德,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天庭,这就不是小神可以议论的了,老君分身坐镇天庭,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

    这么一解释,倒是串联起很多细节,但是李世民却皱起了眉头。

    不是因为老君的伏线千里,而是后世之中明显有许多更加解释不通的地方。

    ……

    大军行至焉耆国内,李世民站在行宫上登高愿望,这次万人军队入境,提前打好了照护,便没有让焉耆国的人出现在四周。

    远方是一条八百里大河,河水浑浊,沙随水动,水流沙流。本就危机四伏的湍急河流,又有卷帘镇守,四周不光人烟稀少,就连妖怪都没看到几只。

    原因无他,卷帘是直接被罚,扔到这边,每天要被万剑穿心而过,早就是一身戾气,只要看到妖怪就恨不得将其扒皮抽筋,看到妖怪们的惨状,才能让他缓解一下自己的痛苦。

    久而久之不光人少了,妖怪也没了。

    “你们谁去试试这卷帘的实力,五百年了,应该不会比当年弱吧。”李世民说道。

    天蓬见李世民看向自己,连忙拒绝:“卷帘大将,单论个人战力不比我差,当年要是久战也能赢他,只是现在我不行。”

    猴子跃跃欲试,李世民直接忽略掉他的存在,又不是没看过西游记,让你去打一顿,然后卷帘躲进流沙河,再让天蓬去骂街?

    问题是现在观音肯定不会出面来点化他的,天蓬的嘴巴再臭,卷帘也不会出来啊。

    “还是贫僧去吧,这厮杀了我九世,也该还一下这因果了。”唐玄奘主动请战。

    李世民正要准备说好,前方忽然出现一道强光。

    仙气夹杂着妖气,数量不多,却是浑厚凝实,实力非常不凡!

    “灌江口二郎显圣真君在此,妖猴可敢出来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