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西游:这个大唐有亿点强 > 第二十五章 传令地藏
    孙思邈扔下几具尸体后便回府等候。

    李世民漫步在大街上,看到行人神色匆匆,脸色蜡黄,眉宇间有黑气萦绕。

    有几人甚至听不到脉搏声,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可依旧在大街上行动自如。

    一名老者使劲咳嗽,用帕子一接,上面竟然是一坨发黑了的血肉。老人眼神闪躲、慌张,看了下四周无人,立马将这血肉包好远远扔去。

    以李世民的感知来说,这老者明明连呼吸都没了,可此刻走动起来却比年轻人还要健步如飞。

    他转入一处城隍庙,可是这边却是香火鼎盛,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

    “老人家,这城隍庙的香火这么旺的吗?”李世民拉住一位正要离开的老人家问道。

    那老人脉搏平稳,但明显也感染了瘟疫。

    老者奇怪的打量着李世民,说道:“你不是本地人吧,是朝廷派的救援来了吗?”

    “老人家好眼力,我骑马快一些,就先入城了。”

    “这城隍爷保佑我们洛阳的老百姓不被这瘟疫荼毒,虽然现在身体不舒服,可是死人却不多,多亏了城隍爷显灵,有好多人都梦到自己魂归地府又被鬼差押回来说时候未到。”

    李世民点点头,算是了解了其中原委。

    他连续转了几处城隍庙,情况大都相同。

    等到晚上,孙思邈临时组织的宵禁队开始敲锣,大家才散去。

    他来到洛阳最繁华的城隍庙,看着那金身说道:“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我请你出来?”

    话音刚落,一道金光从那神像金身上射出,一名穿着城隍官服的人出现在他面前。

    “不知道陛下来我这小庙有何贵干?”城隍神色恭敬,却又有些高傲。

    李世民懒得和他计较这些事,伸手一点,月华如匹练铺展开,将城隍包裹住。

    “李世民!我乃一方城隍,好歹也是地府的官,受天庭管辖,你要干什么!”城隍如同一个大粽子一样被捆住,倒在地上不停翻滚。

    李世民冷冷笑道:“这里是大唐,我是这大唐的王,你在我的地盘上做官,难道还要我对你恭敬?”,说罢,李世民一脚踩在城隍的脑袋上,逐渐用力。

    城隍忽然发现自己的灵体在他的脚下和实体差不多,自己无法遁入地府,脑袋更是有了裂痕。

    “陛下,微臣知错了!”城隍大喊道,好汉不吃眼前亏,何况城隍又不是封神榜上的正神,死了就真的死了,连复活的机会都没有。

    “说说,这洛阳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的是他们这些人,明明已经生机无,却魂不入地府。我可是记得已经恩准地府收魂。”李世民问道。

    “回禀陛下,这小神也不知道,地府传来的消息,只是让我们各地城隍做好本职,对于本地那些阳寿未尽的人用锁魂咒将魂魄困在体内就好,尽量不让这些凡人发现异样。”

    “这样,时间一久,难道不会引起问题吗?死灵长时间操纵肉身,没有什么后遗症吗?”

    “时间如果太久的话,这些人会成为活尸,以后即便鬼差来勾魂,他们的肉身也已经通灵,失去原来魂魄的操控后,只会根据本能行事。”

    李世民逐渐松开了脚,他冷冷的看着城隍,看样子天庭也不想事情闹得太大。

    “黄泉开!”

    李世民脚下出现一条幽暗的通道,直达地府。

    城隍咽了咽口水,他这才知道自己刚才的想法有多么可笑,往地府跑,风险是真的大。

    片刻后李世民来到了鬼门关前。

    牛头马面恰巧在值班,看到这身穿便服的李世民,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

    马面直接变化成一匹烈马,蹦蹦跳跳的跑过来:“陛下,您来了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小的好去迎接一下。”

    牛头后知后觉,也显化出原型,化作一头黑牛,屁颠屁颠的走过来。

    “陛下,这次要去哪,这幽冥界,老牛也熟。”

    李世民看了一眼这一牛一马,说道:“今天我就骑牛吧。”

    他直接跳上牛背,一拍牛头:“去阎王殿,待会看看要不要见见地藏王。”

    牛头顿时四肢发软,找阎王,他没什么担心的,可是找地藏,难道又要打架?

    他只是一个鬼将啊,离鬼帅还差了那么一点,你们这种大人物的事情,能不能不要这么惊悚!

    马面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咧开马嘴,两排大白牙笑得不亦乐乎。

    李世民骑在牛背上,一路上横冲直撞,直奔酆都阎罗殿。

    十殿阎罗部齐聚,地府各大判官也在殿中办理公务,到处都是等待发出的神谕公文。

    哞~~

    一声悠扬的牛叫让本就手忙脚乱的阎罗殿,气氛为之一顿,众阎罗齐声爆喝:“牛头,你是想下油锅了吗?”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

    他们看到牛背上那个男子,便知道最大的麻烦来了。

    秦广王甩动衣袖,朝着李世民走来,躬身一拜:“小神见过陛下,不知道陛下这次有何吩咐。”

    “你们看我这骑牛的姿势和当年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比怎么样,虽然少了点紫气浩荡三千里的气势,但在地府,搞出太大的动静,我觉得不太好,毕竟死者为大。”李世民拍着牛头,伸手一抓,将一道神谕摄入手中。

    楚江王,连忙称是,走上前来说道:“陛下说的是,陛下这么英明神武,定然配得上天降异象。”

    李世民从牛背下来,一步步逼近众阎罗,判官们不禁后退,立刻让开了一条道路。

    “我这次来呢,就是问问地上的事情,你们说的好,我就当没来过,你们说的不好,我可以考虑让天庭重新选几个阎罗判官。”李世民手中阴雷啪啪炸响,吐息之间有火焰喷出。

    钟馗眼尖,那可是三味真火啊!可烧元神,可破邪祟!

    阎罗们也都是识货的人,他们本来就是靠着功德封神,实力比不上那些仙家,就是一起上估计就是一拳和两拳的问题。

    “陛下,还希望你不要为难小神,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天庭让我们按照生死簿收魂,阳寿未尽者,就算已经死了,我们也只能想办法拖着。”

    “到时候遍地活尸,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我们每天都会派鬼差去施法,拖延活尸诞生的进度,按照目前来说,应该能拖个一两年。”

    “我就纳闷了,你们好歹也算是鬼王,怎么一点权力都没有,就是个听话办事的?”

    李世民这话一出,阎罗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他们活了上千年,说不会一两个法术那是骗鬼的,天庭很少给地府下命令,只要干好本职工作,保证这功德能够正常进入天庭,谁管你在下面干什么。

    偏偏现在遇上个李世民,搞得他们成了工具人,这才叫有苦难言。

    李世民转身想要离开,又问道:“地藏怎么找,那幽冥山,是在下面吧。”

    转轮王一瞧,顿时慌了神,立刻走上前来。

    “陛下,我给你带路!”他是真的怕李世民直接用物理方式开路。

    转轮王,带着李世民走出大殿,掐动法诀,一道黑光落在地面上,形成通道。

    李世民踏入其中,眼前的景色一变,不再是那岩浆硫磺绿光幽幽的世界。

    整片世界像是笼罩在乌云下的荒原,阴风阵阵,唯有远处一座山峰有佛光绽放,如大海中的灯塔指引着迷途之人前往。

    他看向四周,那是千奇百怪的鬼魂,魂魄不,肢体残破不堪,仅剩一丝执念支撑自己前行。

    “回去呢?我是直接飞,还是找你?”李世民问道。

    转轮王面露难色,索性再将法决重复了一遍,李世民哦了一声,单手掐诀,瞬间学会。

    李世民踏在这片土地上,脚下是黑色的沙土,这根本不是大地的感觉,他能够感受到这片大地的诡异。

    土地像是拥有生命一般,你每一脚踩上去都能感受到灵魂的哭泣之声。

    “痛!”

    “好痛啊!”

    “不要再伤害我啊!”

    ……

    耳边是厉鬼的哀嚎声,可是没有一句话是完整的,有些声音刚刚说出一个字就戛然而止,由另外一个声音补。

    李世民的活人气息在这一群厉鬼之中显得格外独特。

    那些神志不清的残魂眼神逐渐变得凶残,他们不时的向着李世民看来,嘴角流出口水。

    “好香!”

    “像是活人。”

    “人?为什么会有人在这里?”

    “他是人,我们是什么?”

    “闻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吃?对,很好吃,人肉的滋味很久没尝过了啊。”

    “他是人,我是鬼,对!我早就死了啊!”

    “我们都死了!”

    “我要报仇啊,我不能死!”

    一群厉鬼开始胡言乱语,他们就像是发疯了一般停住前进的脚步,朝着李世民围拢过来。

    天空中的游魂也朝着李世民飞来,眼神露出贪婪和渴望。

    很快,这一片区域便凝聚出一个黑色龙卷,李世民就是那龙卷的中心。

    “地藏,你好大的官威,是要本王来来朝圣吗?”李世民一声爆喝,黑暗的天空中竟然有雷霆炸响。

    要知道这幽冥界的天本来就是由无数怨魂组成,根本不是什么云雾啊。

    不仅如此,李世民身形高涨,就像是那些施展了法相天地的仙人一般,身躯与天齐高,体表燃起熊熊烈火,将四周残魂厉鬼焚烧殆尽。

    “好热啊!我要被烧死了!”

    “啊!我已经死了一次,不想再死了啊!”

    “你要我死,我要拉着你一起陪葬!”

    无数的杂音传入李世民耳中。

    李世民唤出人皇剑,向前走去,每一步都有无尽魂魄被这天雷神火炼化。

    “都给我闭嘴!”

    顷刻间,这些鬼魂噤若寒蝉,再无一点声响,不是他们不想说话,只是感觉自己的嘴巴像是被施了法术一般,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封住。

    “都给我跪下!”李世民又是一声大喝。

    他所过之处,所有残魂厉鬼纷纷跪在地上,不能动弹,任凭那巨人走来将他们焚烧殆尽。

    一时间,这幽冥界只剩下了远处山峰的佛经诵读声。

    只是随着李世民这山摇地动的缓慢前进,地藏终于是坐不住了。

    “不知陛下降临,贫僧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地藏话音刚落,他挥动禅杖,一条金光大道从幽冥山铺出,直接落在李世民跟前。

    “我看地藏王是太忙了,故意装作不知道吧。”

    李世民也不矫情,身形一闪便出现在幽冥山下,看着高坐莲台的地藏王眼神冷冽。

    谛听被那眼神扫过,不禁汗毛竖起,它回忆起上古时候面对三皇五帝,也没有这种压迫感。

    地藏一声轻叹,坐着谛听从莲台上奔来。

    “见过陛下,不知道,陛下这次来所为何事?”地藏问道。

    李世民手上拿着一册生死簿的副册,说道:“问问你知不知道这事,顺便找个解决的办法。”

    “此事与贫僧无关,还请陛下不要冤枉无辜。”

    “无辜?我看你是内心笑开了花吧。你这幽冥山专收那些执念深重的冤魂厉鬼,他们怨气越深重,你超度起来,功德就越大,到时候那些活尸体内的魂魄被收入地府,恐怕还得靠你这幽冥山来度化。”

    地藏一双眼睛再无慈悲,变得狠辣:“所以陛下,这是要贫僧怎么办,和你一起反抗天庭吗?恐怕就是佛门一起上,最多也就是个伤筋动骨吧。”

    “没想到地藏,你的野心不小,只是你我的谈话,这三界中恐怕有人是能够听见的。”李世民玩味一笑。

    “有些人站得太高,贫僧这点野心对他们来说已经无足轻重,上不了台面。”

    “我可没空和你打机锋,这活尸的事情,我就不能如你意了,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地上的活尸我不想见到一个,不管你是斩妖除魔也好,死而复生也罢,这人间,我只要他人是人,鬼是鬼,生死有序!”

    “你是在教我做事?”地藏问道,他手中禅杖哐当作响,道道佛纹流转,如同锁链蔓延而开。

    李世民以人皇剑杵地,有恃无恐,金光内敛,法相凝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