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西游:这个大唐有亿点强 > 第二十章 交锋
    李世民这一睡便是三天三夜,无人敢来打扰。

    醒来时,只看到长孙坐在一旁,眼睛红肿,似乎很久没合眼了。

    “观音婢,我睡了多久?”李世民问道。

    长孙氏被这声音一惊,却也如释重负,回答道:“三天了,整整三天。”

    “如今天下是个什么情况?”李世民起身,闻道自己的身上都已经发臭,连忙说道:“观音婢,你先去休息吧,这几天有劳你了,我待会还要看奏折。”

    泡进热水池中,李世民直呼过瘾,虽然现在人还有些晕乎乎的,可终究还是熬了过来。

    “给我叫魏征过来,朕要和他共商国事情。”他向着一旁的小太监说道。

    小太监有些疑惑,一般不都是宣某位大臣去某座内殿吗?怎么,这是要在这温泉池中谈话?

    “愣着干嘛,还不快去!”李世民一声怒吼,打断了小太监的思绪。

    过了半刻钟,魏征黑着一张脸来到殿门外。

    “陛下,此乃后宫,微臣不方便进去……”魏征话还没说完,就被李世民粗暴的打断。

    “你还知道我是皇帝啊,我让你进来就进来,不然明天这后宫里哪位宫女、嫔妃要是有喜了,我就昭告天下,部算在你头上!”李世民恶狠狠的说道。

    魏征几乎是铁青着脸走进来。

    “别傻站着啊!下来,泡个澡,夏天泡温泉这才叫享受。”李世民一脸惬意。

    “你们还不给魏大人宽衣?”

    一旁的宫女迅速围上来,同时对魏征投来了特殊的眼神,算是明白了这位铁骨铮铮的中书令为什么每次上朝敢顶撞皇帝了。

    “你们都退下去吧。”李世民挥手,让这殿中的所有侍从奴婢部离开。

    魏征习惯性的黑脸终于再次浮现在脸上。

    “陛下,你莫要羞辱老臣!”

    李世民丢来一块帕子:“魏爱卿,你摸下你的胡子,你的脸都可以和尉迟敬德比了!”

    “陛下,找老臣来有什么事,没事的话,老臣回去修书了。”魏征在温泉中浑身不自在,作为一名修史书的文官,他可是一点不羡慕魏晋风流。

    “你这不是还在人间吗?怎么说也是我的臣子,就不能本分点?”

    “何况,我看你家的嫦娥好像对你也没意思啊,难道魏大人找回了少年时代的痴情,只要能看到心上人,即便被嫌弃也开心?”李世民讥讽道。

    “你……我跟你拼了!”魏征怒吼道,张牙舞爪的向着李世民冲来。

    咕噜咕噜~~

    下一秒,李世民便按着他的头喝水。

    “在斩仙台怎么没看见你这么有骨气呢?”李世民抬手,指尖露出一点月华,只是其中却是蕴含着斩仙飞刀的法则。

    魏征顿时就不敢动了,他昨天才被玉帝亲笔题名,在封神榜上重重的刻下了自己的名字。

    但是眼前这抹月光却告诉他,自己真的会死,没办法复活的那种!

    “陛下,你是大唐的皇帝,要有皇帝的样子,怎么可以威胁老臣呢?”魏征颤颤巍巍的说道。

    李世民会心一笑,怕死就不要紧。

    “这几天,天上有什么动作没?”李世民打着哈欠问道。

    “陛下,你觉得老臣会说吗?说了你又会信吗?”

    李世民一想,还真是这样,他说了,自己也不一定会信啊。

    “那最近,魏爱卿除了修书之外,有没有一下民生?”他拿起旁边盘子里盛放的水果,至于魏征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了额,这是皇帝才有的待遇。

    “除了长安,大唐境之内继续干旱。”魏征皱紧了眉头说道,他虽已经位列仙班,可终究也是从凡人一路走来,如今看到天下大旱,怎么能够心安理得。

    “就这?”李世民疑惑道。

    “昏君,这才刚开始,你还想要这天下变成什么样子你才开心?”魏征站起身来,指着李世民骂道。

    李世民斜了他一眼,二话不说,水下用脚横扫,以念力保护住要害,听着魏征哎呦一声掉进水中,脑袋砸在岩壁上砰砰作响!

    “你得记住,现在你是我臣子,说话得有分寸,别没大没小的。”

    李世民从池子里站起,走向殿外。

    “魏爱卿,世人修仙求道,说到底还是为了长生和权力,你有仙缘我不作评价,但你当明白,朕要对这个大唐负责!而不是为了一个千古明君的名号,而让百年后的大唐再次陷入战火之中。”他冷哼一声,关上大门。

    殿中的魏征久久不能释怀,他心有不甘,连忙跟上前去。

    “魏大人,这是后宫,你这样成何体统。”一名老太监跟在魏征身后不停的叫唤着。

    路过的宫女们,连忙尖叫:“哎呀!来人啊,抓采花贼,魏征没穿衣服,擅闯后宫!”

    魏征一听,立马停下来,凶狠的瞪了一眼这群宫女。

    后者这才反应过来,白天,金吾卫不在皇宫巡逻的,回想起当初魏征和长孙无忌在太极宫立马互殴的场景,立马吓哭了。

    魏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此刻的形象,立马一蹦一跳的穿上衣服。

    他要看看李世民到底有什么妙招。

    忽然间,东宫的方向,飞出九条神龙。

    长安城中传来阵阵龙吟,天地间耕作的老弱妇孺立刻放下手中的活,跪拜下来。

    “龙王爷显灵了,保佑我们明年有一个好收成。”

    各种各样的祈祷声在长安城中的各处响起。

    魏征看到,那头最健壮的白龙头顶,站着的正是李世民。

    忽然又是一声龙吟传来,长安东边的一口水井中冲出一条红龙。

    魏征定睛一看,正是那泾河龙王敖玄。

    只见他以法术携带大量水源冲天而起,李世民驱使九条神龙同时升入云层之中。

    李世民手上拿着两张图纸,一张是最新绘制的大唐地理图,清晰的标注了每一座城市的位置和相关信息,有着标准的刻度尺,另一张则是各城的农田水源分布地图,多少人,多少亩部记录在册。

    他以望气术观察着,各地之间的怨气积攒程度,伸手一挥,那颗敖玄以法力掌控的水球,立刻射出一条水柱,向着山东方向射去。

    天上的仙人很疑惑。

    “这李世民在干什么?这么点水用来降雨?”

    “为什么他能够在千里之外,就将水柱射得那么准?”

    凌霄殿上,玉帝冷哼:“你保长安,就会失天下,你救天下,到时候长安难保,我看你是不是有三头六臂,还是亿万分身,能够和我整座天庭作对!”

    “太白金星,你可以去通知瘟神他们行动了,顺便传令给昆山,让那些修仙者不要插手民间的事情。”

    太白金星立刻飞往昆仑传令,阐教十二真人这才明白天地间发生了什么。

    本来这西游量劫将起,除了几个有任务的人外,其余都是能避则避,不想躺着蹚浑水。

    现在有了玉帝的亲口圣旨,早已经乐开了花。

    等太白金星离开后,慈航道人向广成子说道:“大师兄,这大唐境内我们好不容易将妖魔硅谷啊清理得差不多,现在又要袖手旁观,岂不是这千百年的努力都白费了?”

    广成子老神在在:“既然老君都默许了,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插手呢?老君不收弟子,这人族就是他的根本,他是不可能放任人族毁灭的。”

    “你们谁要是怜悯天下苍生,想要在这量劫中走一走,我也不反对,到时候会去给师尊说一说,让他选好十二金仙的候选人。”

    一时间,其余人再也没了声音。

    “昆仑山的弟子,我们约束起来倒是方便,可是那些小门小派就不好约束了。”

    “给天庭上,那几个蜀山掌门传令就行,让他们约束一下凡间的蜀山派,这样也省得我们插手太多。”

    “对外,我们就暂时封山吧。”

    ……

    长安城中,李世民不断派出水柱,向着大唐境内受旱灾地区射去。

    这些水柱,基本都在城市上空就化作了水蒸气,并没有起到降水的作用。

    一颗水球消耗完毕,十条龙落回地面。

    敖玄跟在李世民背后,问道:“陛下,老龙觉得这么做不是事,我能抽干长安地下的河水,但这样却满足不了整个大唐的需要。要不陛下骑在老龙身上,亲自去海边取水,这一来一回最多三五天,大唐干旱可解。”

    “敖玄,论年纪,你比我大得太多,只是这脑子却不怎么聪明。”李世民笑道。

    敖玄有些面色难看,你这人说话也不知道藏着点,直接就骂他蠢,也太那啥了。

    “这场较量才刚开始,想要赢,就必须要出其不意,要靠人民的力量,而不是我自己的蛮力。”

    一个月后,李世民主动忽略了各地的大旱情况,而是在早朝上问起了各地的收成。

    房玄龄出列:“禀陛下,虽然大唐一个月内滴水未下,可是各地收成却受影响不大,尤其是陛下推广种植的土豆,已经进入收割阶段,根据各地上报的数据,亩产二十石,如果今年雨水充足些的话,应该可以达到三十石。”

    “不过水稻、高粱这些粮食受灾有些严重,几乎颗粒无收,要是不能解决水源的问题,明年恐怕国都会闹粮荒。”

    李世民嗯了一声,又问道:“去年就下令修的那几条运河,怎么样了?”

    “禀陛下,由于这个月天下大旱,喝水干涸严重,反而没有了危险,运河的主干部分反而加快了进度,相信不用到年底就能完工。”

    李世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身旁的太监察言观色,知道今天是没什么事了,立马拖着唱腔喊道:“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杜如晦出列,说道:“边关战报,西域诸国尽皆臣服……”

    “诸位爱卿,我希望大家明白一件事,我让李靖他们大胜之后还继续打,并非我好大喜功,喜欢战争。我相信我大唐的将士能够战胜这些乌合之众,我不愿意我的子民,做梦都在害怕这些强盗!”

    长孙无忌出列,说道:“陛下,微臣认为,北边对于薛延驼的讨伐可以告一段落,再继续下去,恐怕有伤天和。”

    李世民冷眼瞧着魏征,心想,你小子上道啊,知道借力打力了。

    李唐身上有胡人血脉,这是不争的事实,长孙家同样有,如果只是针对突厥的讨伐,倒还没什么。

    只是这次李世民的态度似乎是要将整座草原屠光,多多少少会让那些头人们想起某些个远房亲戚。

    只不过,以现在唐军的攻势,李世民想不出在这个交通靠马,传讯靠鸟的凡间,草原上的人要怎么绕过唐军联系到长孙家。

    能够传递这个消息的,恐怕只有魏征这位能够顺理成章两边的恶心人的大忠臣了。

    “人和都不要了,你给我说天和?魏晋风流的时候,这些狼崽子怎么不说天和了?我汉人是不配吗?”李世民大声质问道。

    长孙无忌瞬间吓得魂不附体,直接跪在大殿上。

    “行了,朕只是有些生气罢了,你终究是朕的亲家,不是什么要紧的大事,朕不会当暴君的。”

    长孙无忌这下子更加不敢说话了,这个妹夫连自己亲兄弟杀起来都不手软,自己这个大舅哥好像还真不怎么重要。

    他埋怨的看了一眼魏征。

    “朕今天不想听什么坏心情的话,有两件事安排,一是抓好国的治旱工作,保证粮食足够。二是,朕要在长安大兴土木,建一宫一坊。”

    房玄龄立马就慌了,不光是他,满朝文武都齐刷刷的跪倒在地。

    “陛下,万万不可,今年大旱,本就税收减少,要不是有这土豆,关中恐怕已经闹饥荒了!西边和北边都还在用兵,国库早就空了,再大兴土木,恐怕会赴了前朝的后尘啊!”

    大殿之上唯一还站着的就只剩下这历史明镜魏征了,也就他才敢把话说白。

    “朕要建这的这宫殿,是大明宫,一来是向太上皇以表孝心,二来也是加强一下皇城的防御。至于这坊,则是用于兵工,以后由长安锻造优质的武器供给军队,如今这大旱的趋势不减,与其让百姓看老天爷的脸色吃饭,到不如都来长安,至少能混个温饱安居。”李世民解释道。

    魏征又问道:“那要是长安也大旱呢?给不了足够的粮食,岂不是让长安陷入危险之中?毕竟天有不测风云。”

    “魏大人的话好有道理,陛下万万不可好大喜功,毕其功于一役。”

    “陛下正值当打之年,以后的丰功伟绩不急于一时!”

    ……

    听着同僚们的附和,魏征的脸是越来越黑了,幸好尉迟恭不在,不然一定要和他认亲戚。

    现在的他只想抽自己几个耳光。

    只要不撕破脸,天下都没水,长安也不会没有,十条龙足够了,甚至有点多余了。

    忽然,一个老臣站起来说道:“陛下,你若是要一意孤行,那老臣就一头撞死在这金銮殿上!”

    李世民定睛一看,努力回忆这是哪位。

    “左仆射啊,我差点都忘了你是谁,怎么今天想起上朝来了,而不是在太安宫陪太上皇?”李世民说道。

    左仆射裴寂,算的上是李家的恩人,当初李渊起兵的时候,正是他才让李家下定决心而不是死保大隋,一路上粮草兵器人马更是尽心尽力的提供。

    所以李世民对这位左仆射,一直都是礼遇有加,很多事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左仆射,我听闻你府上最近来了一位高僧,法号法雅,不知道有没有这么一回事?”李世民问道。

    魏征连忙掐算,然而立马感到奇怪,这裴寂和法雅的事情不应该两年后才爆发吗?

    怎么李世民现在就开始发难了?

    裴寂忽然就变得神色紧张,他以为李世民在他的府上安插了探子。

    “左仆射,你对我大唐有恩更有功,但朕希望你明白,这功是功,过是过,不能相提并论。”李世民从龙椅上走下,伸手向一名御前侍卫。

    侍卫将手中用于仪仗场面的长矛递来。

    “那法雅既然喜欢妖言惑众,罪该万死,只不过朕念及左仆射的恩情,便不下令以国法将他处死,不然你也要连坐。”

    说罢,李世民来到大殿门前,将手中的长矛向着天空投掷而去。

    看着那一闪而逝的黑影,裴寂立马跪倒在地。

    “微臣知错了!”

    “以后有空,多去陪陪太上皇,你们这些老人家才有共同话题。朕觉得你家几个年轻人倒是不错,希望以后能在这大殿上看到他们的身影。”

    裴寂抬头,脸色一惊,立马磕头:“谢主隆恩!”

    朝会散后,李世民来到快竣工的凌烟阁,现在只能以防守的姿态来应对天庭的刁难了。

    回宫后,他又下了一道圣旨:宣洛阳玄奘法师进京,拜为国师,结为御弟。

    天庭一片哗然,玉帝亲自来到兜率宫求见老君。

    太上老君不紧不慢的将八卦炉里面的丹药取出,说道:“陛下还是请回吧,这李世民背后定然有高人指点,不然火候不会拿捏的这么稳,他所作所为虽然狂妄,可却没有影响到天道轨迹太多,我直接出手,不合规矩。”

    “我们就这么看着他,抢先一步?”玉帝不甘,这唐玄奘要是落在了李世民手中,自己一切的部署岂不是都束手束脚?

    “他在顺天命,这西游量劫,即便是天道也要遵守规矩,他和他背后的人不会乱来的。”

    “人族终究是气运之争,李世民就算真的成了独一无二的人皇又如何,火云洞加一个位置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