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西游:这个大唐有亿点强 > 第六章 我摊牌了,西游我要插一脚
    李世民一拳将秦广王的法相打碎后,依样画葫芦地将他也来了个倒栽葱。

    他大马金刀的坐在阎罗殿上,抬头看向那浑身鬼火都快熄灭的钟馗,说道:“你是要我仰视你吗?”

    钟馗看完刚刚的“大战”,不,这单纯就是李世民一拳一个嘤嘤怪的热身运动。

    此刻心中哪里还有半点天神面对凡人的高高在上,立马缩小身体,以半跪的姿态落在面前。

    “下令拘我魂魄的,是你?”李世民又问道。

    钟馗的脑袋像是拨浪鼓一样摇摆着,连忙指向秦广王,后者浑身紧绷如一杆标枪,内心紧张万分。

    十殿阎罗,好歹生前也是帝王,死后又当了这么多年的鬼王。

    五百年前孙悟空大闹天宫的场面也算见过,他们哪里不知道,这李世民绝对没用力,这可比当初那不可一世的猴子要恐怖多了。

    莽夫只要不刺激他,把控得好,保命还是不成问题。

    可眼前这位,跟脚不清楚,实力天花板也不清楚,关键还是一位精通帝王权术的实干派,估计是连耍心机都有危险了。

    “自己爬出来,告诉我来龙去脉!”李世民拿起生死簿开始翻看。

    秦广王抖动身躯,拼命想要将脑袋从地板中拔出,只是刚刚被李世民那一拳打得一身法力差点封印,此刻使不出一点劲来,只能不停扑腾着。

    李世民抬手一招,那插在地上的人皇剑便飞回手中,整个幽冥界都感到压力一轻。

    钟馗这才帮秦广王脱身。

    “陛下,我们这也是奉命行事。前些日子,长安城外死了太多人,这些人本来应该在三五年后陆续死掉的。”秦广王弯着腰惶恐道。

    “奉命行事?”

    “对,地府怎么说也受天庭管辖,有异常情况还是需要给上仙们汇报的。”

    李世民不说话,他心念一动,这生死簿上便看到自己的信息。

    唐太宗,享年五十二岁,因病驾崩于含风殿。

    再一看长孙氏,果然和历史上记载的差不多,享年三十六岁。

    他提起判官笔,在生死簿上勾画。

    学孙悟空那种部一笔勾销,搞得三界大乱是不可能的,李世民暂时只勾去了自己和观音婢的名字,两人再也无法从生死簿上查询到任何一点信息。

    忽然,他只觉得浑身一轻,冥冥中像是切断了某种联系,同时自己也更加神清气爽。

    而同一时刻,比幽冥山还要深的地方,那里有一位女子心思一动,唤出真正的生死簿,上面居然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痕。

    她满脸惊讶,想要冲出地狱去上面看看情况。

    刚进幽冥山,就碰上地藏王要离开。

    “娘娘,这量劫将起,您还是不要露面的好。”地藏王骑上那虎头、独角、犬耳、龙身、狮尾、麒麟足的谛听远去。

    地藏王这一走,整个幽冥山都开始暴动,无数亡魂哀嚎,怨鬼撕扯。

    女子看向这些游魂野鬼,一阵轻叹:“罢了,这量劫功德,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她回到自己的黑暗之中,口中念叨着上古神语,那些厉鬼身上的怨气不断被吸入她的体内。

    ……

    等到地藏王出现在阎罗殿时,李世民已经走了。

    他将前因后果一问,却是感觉到一丝不妙,立刻骑着谛听追了出去。

    终于是在出口将李世民拦截了下来。

    看着眼前神色慈悲身穿古僧袍,骑异兽的和尚,以李世民两世为人的记忆,怎么会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他率先开口说道:“菩萨不在地狱超度亡魂,怎么也要给我送行?”

    地藏神情有了一丝诧异,没想到对方居然知道自己身份。

    “终究是在地狱待了有些年头,想看看除了那猴子,又是哪位大能还敢来闹地府。”

    李世民轻蔑一笑,问道:“菩萨还真是讲义气,也不知道那猴子当年来大闹的时候,你怎么不站出来主持一下公道?”

    西游记里面有很多矛盾的地方,因此后世对孙悟空的战力也有着非常大的争议。

    有人说孙悟空连真武大帝手下的神官都打不过,也有人说如来为了将孙悟空压在五指山下,来了一次极限一换一,最终在灵山涅槃。

    真相到底怎么样,李世民现在无法判断,但从原文故事中不难发现,真假美猴王时,孙悟空是知道地藏王的厉害,而地藏王的态度明显有别于其他佛门中人。

    李世民向前踏出一步,脱离了黄泉路,重新回到自己的宫殿中。

    原本古井无波的地藏却是微微一愣,他看着近在咫尺的李世民却是没有一丁点办法。

    “贫僧很好奇,接下来,你要如何面对天庭呢?”地藏似笑非笑,他拍了拍谛听的脑袋,回头。

    李世民走向床榻,看着睡眼惺忪的观音婢,不敢打扰她的清梦,这位女子为了大唐,为了他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

    叮!宿主签到地府成功,系统特此奖励,聚魂令

    聚魂令,凡令上有名者,皆可以众生念力或血食复生

    他走出宫殿,看着一旁正在打盹的侍卫。

    “参见陛下!”

    两名侍卫连忙跪在地上,惶恐万分,虽然说李世民爱兵如子的名声是有的,可自己这守夜打盹却也是真的,怎么也要挨罚。

    “你们两个给我去将秦将军和尉迟将军请来。”

    “回来后,自己去领三板子!”

    很快,秦叔宝和尉迟恭便连夜进宫。

    宣德殿内,两人跪在地上,等候着李世民发话。

    “两位爱卿,朕有一件事想问你们。”

    尉迟恭那张黑脸上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说道:“陛下,有什么话说就行了,还搞得这么紧张兮兮的。”

    秦叔宝毕竟是名门之后,很明白这都深夜了,把他们两个召进宫中绝对不是一般的事情。

    “两位爱卿,我想知道,如果有一天天上的神仙下来说,我不敬鬼神,要治我的罪,你们打算怎么办。”

    脑子里面是肌肉的尉迟恭一拳锤在地上,说道:“哪里来的毛神,敢治陛下的罪,他敢来,我就把他的庙给砸个稀巴烂!谁要是以后还敢祭祀,我就杀他家,诛他九族!”

    “陛下,我跟着您也算大半辈子了,这大半辈子都是在打仗度过,也没见过哪个天神给人间带来了安宁,反倒是我大唐将这乱世终结,如果有神仙要治你的罪,我想这天下百姓第一个不会答应!”秦叔宝说道。

    尉迟恭拍着秦叔宝的肩膀,笑道:“老秦,还是你会说话,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和俺一个意思,都能说出花来。”

    李世民摆了摆手,示意两人正经点。

    “两位爱卿的心意,我算是明白了,明日我将上朝我将宣布一些事情,接下来可是有几场硬仗要打!。”

    一说到有仗打,尉迟恭立马来了精神,这个黑脸煞神哪里还肯回去,就想在宣德殿等到明天早上,李世民宣布完之后,他立刻去上阵杀敌。

    最后还是输给了秦叔宝这个武技派,硬生生将他拖回家。

    在尉迟恭的大嘴巴下,第二天天还没亮,一群虎背熊腰的武将就已经在宫门外等候。

    对于他们这些一辈子都在战场上过来的家伙,现在又是当打之年,有仗打,可比升官发财要高兴得多了。

    文官之中房玄龄等心腹,多多少少也能猜到一些情况。

    武将要打仗,还能打谁,如今各地战事都渐渐平稳,国内是没得打了,只能打国外了。

    现在大唐的局势就是北边的突厥和西边的吐蕃两个威胁,至于东边的高句丽,倒是相安无事一些。

    “李靖听令,任你为定襄道行军大总管,率军讨伐突厥。”

    “诺!”

    “柴绍任胜州道行军总管,率军讨伐突厥。”

    “诺!”

    “李世责力任通漠道行军总管,李道宗任大同道行军总管,卫孝节任恒安道行军总管,薛万淑任畅武道行军总管,以讨伐突厥……”

    “诺!”

    “诺!”

    “诺!”

    一群武将跪在地上几乎热泪盈眶,这是要一雪前耻给突厥来个一窝端啊。

    这些武将当中,最年轻的也是经历过隋唐过度期间的乱战,年纪大一点甚至见过当年五代十国的景象,最恨的莫过于这帮狼崽子。

    要说战斗力,那是真上不了台面,每一次都是倾巢而出,人多打人少,打赢了就赶尽杀绝,打输了立马认爹,上贡的速度比你发兵的速度还快,过几年等你有情况了又来侵略。

    此时魏征却是心神不宁,他觉得事情还没完。

    果然,李世民又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这一看顿时让他如坐针毡。

    “如今天下已定,我大唐不应该沿袭前朝礼制,这件事,魏征你来负责!”

    “天下鬼神祭祀必须要得到我大唐认可才行,否则便视为淫祠,直接取缔,祭祀不合礼法者一律押入大牢,重罚!”李世民看着这位身上冒着神光的活神仙,笑而不语。

    如果是别人得了这个差事,估计没什么,可这魏征不一样啊。

    在人间他是人臣,在天上他是仙官啊。

    哪些神仙不能再被祭祀,哪些神仙祭祀要按照什么规格的礼法,这是他能决定的吗?

    论资排辈他就是个弟弟,一个搞不好,说不定神位都没了!

    “陛下,我觉得这件事应该从长计议,微臣推荐房玄龄和杜如晦两位大人,以他们的学识足以胜任!”魏征是真的慌了,这是李世民在给他小鞋穿啊!

    房玄龄和杜如晦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的蹊跷,可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李世民刻意为之。

    而且思来想去,这好像也不是个什么会劳民伤财的事情,至于你魏征和皇帝之间有什么秘密,我们还是看戏好了。

    两位老油条,果断当起了和事老,劝着魏征不要辜负陛下的厚爱,这可是份好差事,说不定天上的仙佛都要托梦他。

    魏征简直想给他们一人一个大耳刮子。

    “庶民男子二十岁、女子十五岁以上没有夫婿的,州县官府安排按礼节仪式订婚、迎娶;家穷不能自行聘娶的,由同乡的富家与亲戚资助送亲;鳏夫六十岁、寡妇五十岁和已有子而能守节的孤孀,不强求。”

    原本这条法令,李世民打算再过几年发布,只是如今他心中有了别的打算,不能不快点增加大唐的人口。

    至于接下来颁布的勋贵子弟一律需要用战功继承父辈爵位,没有战功者一律降级。

    这一条法令文臣有些抗议,可是对于一群武将来说那是再好不过了。

    这可是陛下给我们孩子升官发财的好机会啊,这马上就要打仗了,肯定是他们这些武将攒军功快啊。

    等到群臣散去,李世民只留下了魏征。

    “爱卿,你似乎有话要说。”李世民问道。

    魏征原本脸不黑,此刻却和尉迟恭一样,

    “陛下,是你有话要说,不必这样为难下官。”

    李世民屏退四周侍卫侍女,整个宣德殿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昨夜,我去了一趟地府,顺手把我和观音婢的名字从生死簿上勾掉了。”李世民说完,微笑地盯着他。

    魏征脸色剧变,这等逆天之举岂不是在向天庭宣战?

    “陛下,为何如此,就算没有生死簿,凡人也会生老病死,甚至会更加没有规律,到时候天地大乱,陛下就是罪魁祸首!”

    “爱卿,你忧国忧民,还是忧你的位列仙班呢?”

    李世民逐渐走进,体内的力量逐渐释放出来,他一手按在魏征的肩膀上。

    这一刻,魏征才知道什么叫恐惧,他所感受到的压迫感,比巨灵神还要强。

    不!就是巨灵神都无法带给他这样的压力。

    “朕知道你在人间是我的臣子,在天上是别人的臣子,所以特地给你一个任务。”

    “找个时间回去上报,就说我李世民看上了西边的土地,打算让佛祖也做我治下之臣!”

    系统感受到宿主的雄心壮志,特此奖励气运碑。

    通过此碑,宿主可以将自身一部分气运和力量分摊到他人身上。

    李世民再也不看那震惊又沮丧的魏征,走出门又下了一道圣旨。

    这次讨伐突厥,军功卓越者可入凌烟阁(待建),受万家香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