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西游:这个大唐有亿点强 > 第四章 大胜!
    一万唐军就如猛虎一般在群狼的包围中左冲右突。

    坐镇中军的颉利可汗这下子慌了,那个李世民都在人海中冲了快半个时辰了,连个能够近身的人都没有。

    不管冲上去的是人还是马,一律被李世民当成马球一样铲飞,大量的突厥士兵在他面前断成两截。

    场面十分震撼!

    “突利好兄弟,你的兵马呢?我们一起杀掉这个大唐战神!”

    颉利可汗大喊,他让人吹响了号角传递给不远处的突利可汗。

    轰隆隆~~

    数量庞大的骑兵从远处山包后绕出,身着突厥服饰,手持弯刀长矛,脸上涂抹着颜料,鬼吼鬼叫的向前发起冲锋。

    “变阵!”

    李靖高声大喊,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前些日子才给颉利一次痛击,他很明白这段时间除了颉利外,突厥其他部落也在活动,其中这突利更是像个狗腿子一样跟在身边,拥兵十来万,仅仅比颉利少了那么点人。

    突厥的战斗力其实不强,只是如今大唐刚刚立国,国各地还有少量的割据势力需要剿灭,这才让西北战事显得格外艰难。

    在李靖眼里,这帮突厥人连当年十八路反王都比不上,纯粹就是一群土匪罢了。

    给他十万精兵,粮草充足,他敢直捣黄龙!

    可惜这些都是后话,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活下去。

    “快看陛下,真乃神人也!”

    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诸将看过去,却是发现李世民面对迎面迎面而来骑兵冲锋竟然没有丝毫退缩之意。

    李世民将王旗插入大地,迎风高展开,猎猎作响。

    他捡起地上一面圆盾,向前缓慢助跑,绕体一周,突然投掷而出。

    铁盾立马高速旋转起来,铁盾由于和空气发生剧烈摩擦,逐渐开始发红,就像是刚刚从铁炉里捞出来的半成品一般。

    轰~~

    短短的零点零一秒中,音爆发出,这圆盾立刻化作一道光向前飞去。

    那就像是一把火焰镰刀,带着弧线划过战场,所过之处,人仰马翻。

    有人惊讶,自己的上半身忽然一轻向前划去,低头一看,被那道火光划过的地方,居然无比平整地被切开。

    血肉伤口处的火苗顷刻间爆燃,将两截身体逐渐融化。

    “啊!救救我!”

    “好烫!我不想死!”

    “天狼神,快救救你的子民吧,杀了那个恶魔!”

    无数哀嚎声在战场上响起。

    李世民却是冷哼,他看着那铁盾在最后时刻化作一滩铁水将一名将领浇灌成雕像,感到十分不满意。

    自己的力气终究是用多了,明明已经很努力控制,还是用力过猛。

    他原本的想法是熔这盾牌做一个回旋运动,回到自己手上来,谁知道居然在高温摩擦下变成了铁水。

    自己要是力道再大点,估计出手就是一线铁水射出吧。

    此刻就算是满脑子都是肌肉的尉迟恭也开始怀疑李世民当年是不是在考验他有几斤几两,他看着手中的双鞭。

    作为一名曾经的打铁匠,他很明白,要把一面铁盾变成铁水需要多么恐怖的温度。

    “都愣着干嘛,还不给陛下送盾牌去!”

    程咬金一声大喝,将众人惊醒。

    李靖脸色却是非常不自然,自己刚刚才把长矛阵变成龟甲阵。

    盾牌都没有了,还防御个屁啊。

    不过再看看那空气中还残留着的火弧,又看了看那至少是几百人的半截骑兵,瞬间踢了一腿身边的副官:“看什么看,去送盾牌啊!跟着陛下往前冲就好!”

    被踢了一腿的副官没有任何怨言,带着憨厚的笑容将三面盾牌交到李世民的手上。

    “这是在叫我扔铁饼吗?”

    李世民后知后觉,在这严肃的战场上,他忽然觉得有那么一丝滑稽。

    随后,最开始的一幕再次上演了。

    李世民用着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疯狂投掷,一道又一道的火弧在战场上穿梭肆虐。

    没有人数的清楚,这到底是几百还是几千。

    “快下马!大家匍匐前进!”

    作为颉利的心腹大将执失思力连忙下令,他仔细观察这杀伤力恐怖的火弧,总结一条规律,这东西高于马背,只要大家冒着腰就不用担心被攻击到。

    “突利好兄弟,长安城就在前面了,他们只有一万人,我们不能放弃啊!”

    原本冲锋到一半的突利可汗看着这巫术一样的攻击都已经打退堂鼓了,被颉利这一喊,心中又有了些犹豫。

    他回头一看,自己此时的军队正好挡在了颉利和唐军的中间,处境非常尴尬!

    都是部落出来的勇士,谁还不清楚谁。

    这颉利明显是想他去当这出头鸟啊,现在要是撤军,很难保证颉利不会落井下石,随后吞并他的部落。

    “勇士们,我们下马,让这群卑鄙的唐人看看天狼神子嗣的勇气!”

    李世民远远望去,这满地的尸体,少说也有一两万人了,而自己这边除了一个不小心崴到脚的基本零伤亡。

    这种战损对比,以突厥以往的尿性,三五万人,伤亡一两千人都跑了,怎么今天这么勇?

    “不对劲!”李世民喃喃道。

    他定睛一看,那由军心凝聚而成的黑狼头此刻由一股从天而降的玄黄之气加持着,死死困住,就是不让溃散。

    黑狼眼中原本的凶狠,早已经黯淡无光,此刻变得双眼无神。

    “李靖!”

    “末将在!”

    “随我凿阵!”

    李世民再度挥舞起那高有十五米、重达百斤的王旗向前冲去,如今退无可退,唯有死战!

    匍匐前进的突厥士兵们什么时候看到过有人跑得比马还要快!

    眼前这个身穿龙袍的男人,挥舞起那本应该插在城墙上的王旗,就这么一人远远将身后大军甩开。

    一人率先凿阵。

    “他就是李世民,杀了他,唐军就败了!”颉利可汗怒吼道。

    他下令让自己的弓箭手和投石车无差别攻击,即便是突利的部队也不要在意。

    两军相接,李世民横起王旗、放慢速度,向前推去。

    这动作就像是在说,来,你们一起上,我们比一比谁的力气大!

    一人挑一军,还是比拼最单纯的蛮力,这实在是天方夜谭。

    虽然有些部落的勇士非常率真,看到李世民这么猖狂,居然真的去抓住旗杆比推力。

    可是也有一些耍小聪明的人,想要趁着间隙去偷袭。

    只不过李世民只要看到他们不规矩来,脚下轻轻一动,踢出一颗石子便足以毙命多人。

    “只要你们能让我后退一步,我就宣布大唐彻底臣服!”

    李世民高喊着,可是他却没有任何阻碍得向前推进。

    最开始的二十个人怎么也抵挡不了李世民的脚步,很快便成了挂在王旗上的摆件,随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场角力中。

    于是乎,战场上出现了非常奇怪的一幕,李世民一杆王旗推着上千人冲入敌群之中,虽然死伤很少,可却将两边都震惊得无话可说。

    程咬金等人和突厥接触时,对方的阵型已经被破,稀稀拉拉,到处漏风。

    面对整齐划一的唐军,这些已经开始自我怀疑的突厥人几乎一触即溃。

    就在李世民推土,推得正起劲时,正前方的突厥士兵连忙两旁散开,迅速调转方向撤退。

    这就像是有人将大海一分为二一般神奇。

    “颉利可汗,唐军过于勇猛,我先撤了!”

    突利二话不说,率领着自己的部队绕道离开,这一下子轮到颉利傻眼了。

    不过,怎么说,这颉利也是一个能屈能伸的枭雄。

    打不赢就求和,一有机会就入侵,这种事不管是在部落之间,还是对中原入侵,他都干过太多次了。

    “你帮我拖住唐军,他们优待俘虏,是不会亏待你的。”

    颉利看了一眼自己的心腹大将兼军师的执失思力,后者一脸苦笑,却又无力反抗。

    “部落的勇士们,为了天狼神,冲啊!”

    执失思力咬紧牙关,一声鬼叫,策马出阵。

    颉利同一时刻率领着大军发疯了一样撤退,大喊道:“好兄弟,以后你的老婆,我来养!”

    潮水一般涌来的突厥大军,又潮水一般退去。

    “你奶奶的,不要跑这么快!爷爷还没杀过瘾,狼崽子们慢点跑啊!”程咬金气急败坏,这从头到尾他砍杀的最多也就几十人,看着皇帝这么勇猛,自己怎么也得来个千人斩才算合格吧。

    “老程,穷寇莫追!”秦叔宝在身后将他喊住,不过就是有点心虚,这速度估计有点难追。

    打了这么多年仗,还是第一次看到逃跑比进攻跑得快。

    面对着视死如归的执失思力,这仅仅两千人的卫队,李世民将那王旗上的挂件狠狠一甩砸向他们。

    一千人砸两千人,无数人落马,死的死,伤的伤。

    等到唐军包围过来时,执失思力已经放弃了抵抗,直接扔掉弯刀跪在李世民面前。

    “伟大的王啊,希望你能原谅我的无知,我愿意做大唐的向导,无论是草原,还是西域诸国,我都很熟。”

    侯君集上前说道:“陛下,微臣认为,这次突厥打败,我们理应杀一儆百,这些战俘不光要杀,日后我们还要组织一场反击。”

    李世民摇头,他走向执失思力,又看了看被包围的人群,里面居然有一个“熟人”。

    阿史那氏撒刁不敢直视李世民的眼睛,将脑袋埋在土里,希望蒙混过关。

    “我昨天让你带得话,你带到了吗?”

    阿史那氏撒刁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连忙抬头说道:“带了,正是因为这样,颉利可汗才大怒!”

    执失思力忽然就眼前一亮,知道这小子昨天没有说实话。

    昨天阿史那氏撒刁回来后,就说大唐出现了一个战神,一个人就将他们一个小队杀了个人仰马翻,要颉利可汗为他报仇。

    颉利可汗一听,这位虽然只是家族中的一个废物,可毕竟是自己的血脉宗族,怎么也得找回点面子才行。

    原本只是打算在秦州地界扫荡几波就行,可是傍晚时分接到密报,说大唐权力发生变化。

    于是他就对众人说自己受到天狼神托梦,这场战争是天狼神的神谕,必须打。

    “伟大的王啊,他说了假话,昨天并没有带来您的任何圣谕!”

    李世民走到阿史那氏撒刁面前,两根手指在他的脑袋上轻轻一拧,脖子如同麻花一样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回旋。

    执失思力惶恐的匍匐在地上。

    “现在,你去给西域诸国还有草原上的部落带句话,我要颉利可汗一路跪到长安城脚下。”

    鬼门关逃过一劫的执失思力回望着长安那雄伟的城墙,内心非常纠结。

    他并不想回突厥。

    颉利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早就让各大部落和铁勒诸国怨声载道,只是他手下兵强马壮,这才相安无事。

    今日一战,突利、颉利两位可汗大败,这消息传回去,恐怕会引起天大的风波。

    然而唐军已经回城,带着两千吓破胆的突厥俘虏。

    他牵起缰绳,策马远去,在部落里,向强者臣服不是耻辱而是荣耀。

    战场上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还有焦炭味。

    这数万具尸体,还需要明天才能安排人打扫战场。

    相比于长安城内的歌舞升平,这渭水边却是鬼气森森。

    一黑一白两名无常鬼,率领着夜叉修罗上千阴军来此拘魂。

    “老黑,这些人不是过三五年后才会死吗?怎么现在就死了?”白无常吐着长舌将一名突厥士兵的魂魄收入魂幡之中。

    一旁的黑无常拿起狼牙棒将那些逐渐开始狼化的魂魄打散,说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这边又不是胜神州和牛贺州,按理说没什么妖魔鬼怪,不应该有这么多脱离生死簿掌控的事情啊。”

    “算了,我们两兄弟就安心拘魂吧,再过十几年那猴子又要出来了,到时候就有我们的苦头吃咯。”

    一提到那猴子,黑无常就觉得自己舌头也有点痛。

    一下子多出数万亡魂,这下可有他们忙了。

    他们怎么都想不到,本应该在皇宫中庆祝的李世民,此刻却是站在城头上眺望此处。

    幽幽鬼气如阎罗地狱,黑暗的牢笼将战场笼罩,防止那些亡魂乱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