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西游:这个大唐有亿点强 > 第二章 原来这是西游
    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面前就这样被一拳打得连渣都不剩,这合理吗?

    肯定不合理,不合理的东西就只能用妖术来解释了。

    人的力量来自于体内线粒体的供能,是将热能转化为动能。

    李世民的这一拳,巨大的动能打在敌人身上,短时间内爆发,转化成热能。

    巨大的热量一瞬间将让敌人化作灰烬,过程之快根本没人反应得过来。

    “我的力气应该再小一点。”

    李世民仿佛做慢动作一样轻轻的一拳,摸在敌人身上。

    这一次,没有人眨眼间消失,而是顷刻间,胸膛破开了一个大洞,传来了烧焦的味道。

    四周的人立马散开,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他们仿佛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事情。

    那是一道黑影,只在眼前一闪而过,同伴就四分五裂。

    “还是不行啊,我应该更加小心的。”

    两世为人的记忆让他明白,杀戮不是目的,只有发自内心的畏惧,才能让他们永远不敢踏足大唐的边界。

    深呼吸,调整心率,他在感受着天地的律动,他在学着这些普通人的呼吸节奏。

    “上啊!他再强也是一个人,后退者,杀无赦!”阿史那氏撒刁挥起弯刀将一名正要后撤的士兵斩杀。

    他靠在后面,没有看到之前的情况,以为对方只是武功高强罢了。

    看到主将如此心狠,犹豫不决的突厥士兵们也只好硬着头皮上。

    “杀啊!大家一起上!”

    李世民嘴角冷笑,他已经将力量调整完毕,现在他将开始杀戮!

    面对着凶恶的敌人,他像是一个索命的恶魔,忽地就出现在面前。

    手掌轻轻一拧,一颗人头便离开了身体,两只手还在不停的摸着脖子,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

    几乎同时,他高大的身躯出现在一名骑兵的面前,直接抓起马头像是甩麻袋一般四处摔打。

    人仰马翻之中,一个个同伴炸成血雾。

    死亡的速度实在太快,比骑兵冲锋的速度还要快。

    等到阿史那氏撒刁冲到面前,他忽然发现,这个高大的男人,手上按着一个名士兵的脑袋,他伸手往下,毫无阻碍,士兵两眼翻白,却连痛苦哀嚎都做不到。

    一根鲜红的脊椎从身体中被抽出。

    “魔鬼,这一定是魔鬼!”

    这鲜血淋漓的一幕,以及弥漫在四周的血雾,击溃了突厥人心中最后的防线。

    他们崩溃了,再也不敢上前。

    刚才明明还有上百位兄弟,现在怎么就只剩下二三十个人了?

    有人立刻调转马头,想要逃跑。

    李世民如同鬼魅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温热的脊椎骨从他的嘴巴中刺入,连马匹一起刺穿。

    “我记得你的声音,刚刚你说唐人就是两脚羊,肉质肥美?”

    李世民微笑着站在一名最外围的骑兵面前,一手掏出鲜活的心脏,高高举起,然后捏碎。

    “朕,就是你们口中的两脚羊,我是他们的王!”

    “你们还觉得,这唐人弱小吗?”

    他走向那些被俘的平民,这些本应该被充当做口粮和玩具的子民们,此刻已经热泪盈眶。

    阿史那氏撒刁颤抖着双手,一股黄白之物已经被吓出。

    他睁大着眼睛,无法相信这世上居然有这样的人类!

    不!

    这绝对不是人类能够拥有的力量。

    刚刚,仅仅是一眼,他就感觉自己要被杀掉,仅仅一个眼神就具备杀人的力量!

    上百人的队伍,这才几个呼吸之间,就只剩下这么点人。

    他们真的已经吓破胆了!

    李世民抱起一个孩子,他的父亲就是那个被砍掉头颅的人,他的母亲已经成为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孩子,你记住他们的模样,等你长大后,见到这种人,一个都别放过!”李世民轻声说道。

    他给活着的人解开绳子,很多人在迁徙的途中已经死去。

    突厥人将俘虏来的唐人随意捆绑,一个人的头有可能连着别人的脚也有可能连着另一个人的手,很多人在这个过程中被踩踏而死,或者憋死。

    他们知道同伴死了,可是一哭喊就会被突厥人拿着长矛捅死更多,最后像扔垃圾一样丢在路边。

    浑浑噩噩的人们看着眼前的英雄不禁流下了眼泪。

    他对着这些男人们说道:“你们如果还是大唐的男人,那就拿起武器,杀了这些杂碎!”

    “杀了他们,杀了这些畜生不如的东西!”

    “为我的孩子报仇。”

    “为我的老婆报仇,为我的父母报仇!”

    红眼了的男人们捡起地上的武器,甚至是拿起石块,发疯了一样冲向那些呆若木鸡的突厥士兵。

    “啊!我错了,放过我吧!”

    “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给我一个痛快吧!”

    惨叫声不绝于耳,等到回过神来,突厥人已经被拉下马,被他们口中的两脚羊不停地撕扯着。

    等到有人想起要反抗,他们已经被这些老弱病残扑在身上,用武器,甚至是用嘴巴撕咬。

    如同人间炼狱一般。

    就在阿史那氏撒刁闭上眼睛的时候,李世民走到他面前,将他从人群中提起。

    “告诉颉利可汗,就说我要他一步步跪到长安向我谢罪,否则,突厥一族将从这世间除名!”

    李世民的声音很平静,就好像在说一件必然会发生的小事。

    但阿史那氏撒刁明白,这句话很有可能成为现实。

    骑在战马上的他只看到这个男人朝着长安的方向屈身一跳,整个人如彗星一般在空中擦出烈火,消失在天际的尽头。

    他回望那些眼中满是仇恨的唐人,不禁打了个寒颤,连忙拉动缰绳。

    他要将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兄长,大唐出了一个了不得皇帝,突厥想要不被灭族只有臣服!

    宿主完成任务,获得人皇之气,民心所聚则实力越强,民心所背则实力越弱。

    刚刚回到天策府的李世民还来不及换掉身上这身被烧毁的衣服,就听到冰冷的系统提示音。

    一道玄之又玄的气息涌入身体,他仿佛能够看到这大唐的国运,听见这万民的心声。

    “你把我吓死了,还以为你回不来了。”

    一个温柔的女人从庭院中走出,她穿着一身戎装,剑已出鞘。

    李世民记起了她,正是长孙皇后,那个陪伴李世民一生都无二心的女人。

    “观音婢,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这大唐的国母了!”

    长孙氏激动的连手上的剑都握不住,她知道自己的夫君一定会成功的。

    “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成的,你一定会成为这天下最贤明的君王。”

    李世民拉着长孙氏的手走进府内,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计划。

    正统的历史中,灭突厥还要在几年之后,他等不了这么久,这大唐也不应该有更多的子民死在屠刀之下!

    “妹妹,秦王成了,以后你就是皇后了!”

    两人刚落座,门外传来长孙无忌的大喊声,充满了喜悦。

    撞入大厅的长孙无忌一看到李世民,瞬间蒙了。

    “妹夫,你刚刚不是离开长安了吗?”

    李世民点了点头,对于自己展现出来近乎天神的力量,他也只能糊弄一下,等到登基之后再随便编个理由。

    “事情已经办完了,父皇那边呢?他老人家情绪稳定吗?”李世民问道。

    长孙无忌本来就是个人精,虽然他也很奇怪李世民为什么突然就有这种陆地神仙般的伟力,可是对方不说,自己也不好问太多。

    更何况,今时今日,已经君臣有别。

    “太上皇,决定明天就举行禅让仪式,从此退居深宫。”

    李世民叹了一口气,自古无情帝王家,即便是正统历史上李渊也是在惶恐之中挣扎了半个月才选择退位。

    本就寒心了的李世民也是为了不让天下人骂他一个弑父杀兄,得位不正才将李渊软禁在深宫之中。

    只是他不只是李世民,更是一个后世经历过义务教育的祖国花朵。

    他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够拥有一个好的晚年,他要让李渊看看,这把龙椅,他来坐,才是最好的人选!

    “登基仪式一切从简,厚葬隐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大赦天下,东宫余党既往不咎,辞官者发放盘缠,愿意为官者根据才能择优入仕途。”

    “召集诸将,登基大典过后,发兵陇州、渭州,此战必灭突厥!”

    长孙兄妹脸上的表情由喜变成惶恐。

    “不可,万万不可!”

    “夫君,切不可以贪功冒进啊,当年汉高祖刘邦刚刚登基便认为自己无敌于天下,最后被匈奴俘虏而去,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大唐天下初定,还需要几年休养生息,西北的问题就交给李靖吧,突厥那帮畜生确实该死,可我们手上兵源不够,应该先缓一缓!”

    两兄妹再怎么呼天抢地,也阻止不了李世民的决心。

    “我意已决!”

    李世民叹了一口气,转身走进书房,他准备起草一份讨贼檄文。

    只是突然感到一丝心神不宁。

    刚刚的系统提示是不是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人皇之气,这东西听起来怎么像是玄幻的东西呢?

    他的大脑开始高速运转起来,记忆中一个又一个的细节浮出水面。

    两世的记忆像是大浪淘沙一般被筛选。

    李元霸,紫金山一战,一人一马一双锤,杀得一百八十五万大军只剩下六十五万,李密这个志在必得的反王最后不得不投降。

    这本该是演义里的故事,可是李世民却是清楚记得那一战的惊天动地。

    他找来长孙氏,随口问道:“观音婢,你还记得元霸吗?”

    “记得,怎么能够不记得,若是元霸还在,你要去灭突厥,我绝不阻拦。”长孙氏做出戚戚然的模样,格外让人怜惜。

    “都怪那鱼俱罗,让我大唐丧失一员神将啊!”

    “我想喝你熬的银耳莲子粥。”

    李世民借口将长孙氏打发走,他已经确定了一件事。

    本来是以李玄霸为人物原型创作的李元霸居然真的存在,那么这就绝对不是正统历史的大唐。

    可是自己如今的力量岂不是一个加强了无数倍的李元霸?

    当初他一人便能够击溃天下反王百万大军,那自己如今去灭突厥又有什么难度!

    只要这大唐子民国泰民安,谁管这里是正史还是野史。

    既然是这天下之主,就应该扛起这兴亡的重任!

    武德九年,六月,玄武门之变的第二天。

    原本应该沉浸在一片肃杀的长安城,此刻却变得格外喜庆。

    那些东宫余党怎么也想不通,昨天还在喊打喊杀,今天就官复原职了?尤其是那个太子洗马魏征,居然直接拜相了,还是李世民亲自到天牢中请他出山。

    这件事就连魏征自己都有点懵,还在天牢中走程序的他看着狱卒端来的好酒好肉无兴趣。

    等到无人时,他不停的掐算起来。

    “奇怪,天机一片混乱。”

    忽然,他一口老血喷出,捂住胸口,不再去算未来如何。

    他以活人之躯受封天神的事情,上边有人交代过,还需过几年再公开,十三年后有一场大戏需要他配合演出。

    ……

    中午十分,太极宫内,李渊召集文武百官,宣布了李建成和李元吉的罪状,同时也表达自己年事已高,突然发生这种事情,已经心力憔悴,难以主持国事,按照嫡长子继承制,如今也只剩下李世民可以继承大统。

    于是,一群后知后觉的文武百官与李渊父子来了一场三让三退的戏码。

    “自今以后军国事务,无论大小悉数委任太子处决,然后奏闻皇帝。”

    等到李世民盛情难却后,他终于坐上了王位。

    如许多人所预料的那样,先是大赦天下,然后给自己的功臣加官进爵,再来一波收买人心,放过东宫余党。

    这一套流程,大家再熟悉不过,李渊也是看在眼里,什么话都不说,他只关心自己能不能善终。

    万幸,李世民终究还是念及血脉之情,让他这位太上皇退入太安宫。

    一切都是那么按部就班。

    然而场只有脸色苍白的魏征感到一丝不安,三天前他就算过,李世民登基应该在两天后而不是今天!

    他再看向长孙无忌,这个本应该最高兴的人,此刻却是愁眉不展。

    这一切都透露着诡异,他只能继续看下去。

    禅让的最后一步是李渊为李世民加冕。

    叮!宿主提前登基为皇,改变了命数,系统特此奖励。

    奖励一:获得天子之躯,受命于天,皇命既是天命,万寿无疆,四海皆服!

    奖励二:升级人皇之气,觉醒为人皇血脉,从此只与人族气运相关,而不能获得天道功德。

    在皇冠戴在头上的那一刻,李世民的脑海中想起了一连串的提示音。

    “天道?人皇?”

    “气运?功德?”

    这些东西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正史当中的大唐应该拥有的名词,大脑在这千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内终于得出结论。

    “原来这是在洪荒世界啊!”

    “准确的说,西游量劫已经开始了。”

    李世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心中默默选择了奖励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