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摸金笔谈 > 野牛古冢 第九章:怜儿(>3600字)
    知道刘洪两人没有危险后,我也按耐住了躁动不安的心,慢慢和外面的魁耗了起来。

    看了看我手上的手表,估摸着应该有一炷香的时间了,他们应该要走了。

    果不其然,不一会,对我无可奈何魁只能只能无能狂怒般的吼叫,尖锐刺耳的声音好似要将我的耳膜刺破。

    他们狂怒的样子让我的心里感到一阵舒服,你们也有今天,我就喜欢他们这种想要杀我,却又对我无可奈何的样子。

    又过了一会,他们就像是被规则束缚的小丑,在我面前跳来跳去,无能狂怒。

    最终,他们灰溜溜的打哪来回哪去了,我怕他们杀个回马枪,又等了八分钟左右。

    我心急刘洪两人的处境,害怕他们遭遇到未知的危险,陷入危险的境地。

    我估摸着这群魁应该是离开了,刚要拿起背包,手握龙鳞刀去找他们。

    我的衣角又被女鬼扯住了,我以为她不想让我走,想要我在这里陪她一辈子。

    我正准备和她翻脸,她那阴冷的鬼气又在我耳边响起。

    “别动,他们还没走!”

    我一脸问号的看着女鬼,心想你要是不想让我走你就直说,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今天把话挑明了。

    她就像是猜到了我内心的想法,直接给我整不会了。

    “别多想,他们真的没走,不信你试试!”

    我扭过头看着她,看着她一脸从容不迫的样子,我迟疑了。

    “真的?”

    她认真的看着我。

    “真的,不信你就往远处扔块石头试试?”

    我半信半疑的照着她说的方法去做,用龙鳞刀从岩壁切下一块不规则的石块,卯足力气向着石道深处扔去。

    随着一阵阵“啪叽啪叽”石块与岩壁的撞击最后落地的声音,我等了一会,就在我要按耐不住想要出去的时候。

    她又开口了。

    “别动,他们来了!”

    随着女鬼声音落下,那群魁又回来了,但他们的数量缺少了很多,回来的除了那个领头的魁,就只剩下一群古装的魁。

    而那些我看到的外国魁已经消失不见了,我猜测可能是他们变成魁的时间太短,能力有限,被强制回去了。

    他们这次看都不看我一眼,认准我之前扔石块的地方直奔而去,看都看别的地方一眼。

    我人傻了,真傻了。

    我小声询问女鬼,不是说好他们只能感受到活人的气息吗?石块可是一点生命气息都没有,他们怎么发现的?

    我疑惑的看着这个漂亮的不像人的女鬼,希望她能给我解惑。

    她也没让我等多久。

    “他们用那些魁魂祭了幽冥,换取了短暂的现世机会,他们还把魂祭的残留编织了一张魂网。”

    “你刚刚扔的石块就是撞击到了魂网上面,他们感受到了魂网的触动,只要感受到魂网最后的触动点,他们就能知道猎物的最后位置。”

    我心想这不就和蜘蛛觅食一样吗?蜘蛛编制出蜘蛛网,等猎物落到蜘蛛网中,猎物挣扎蜘蛛网颤动,蜘蛛就能知道猎物位置。

    然后蜘蛛直奔猎物而去,给它们注射毒液,用蜘蛛丝缠绕成一个球,然后静待猎物被毒液分解。

    现在这魁都这么聪明了吗,都会下套了?

    我虽然心中已经相信了女鬼的说法,但我嘴上还是一副疑问的语气。

    “你说的是真的?为什么我看不见,你不会骗我吧。”

    女鬼原本笑面如花的表情立刻凝滞了,她呆愣的看着我,好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我摸了摸脸颊,感觉没有什么脏东西啊。

    “你这么看我干什么么?我说的不对吗?”

    她点了点头

    “我都说说了魂祭,你又不是死人,你怎么可能看到!”

    我装作漫不经心的语气质问她“说来说去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你就是骗我我也不知道啊。”

    她就像是被我气到了一样,半天没有说话,就在我想要道歉的时候。

    我的耳边传来一阵呜呜咽咽的啜泣声“你都不信我,你还问我干什么,你不信我你就走啊!”

    “我不拦着你就是了,我再也不理你了!”

    “呜呜呜?╭╮?”

    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也不知道到该怎么办,就只能按照言情剧的套路来了。“我错啦,我不该不信你的,快告诉我怎么才能看到吧!”

    大丈夫能屈能伸,我才不会和一个大女鬼斤斤计较,绝不是因为我想知道怎么看到魂网。

    嗯,绝不是!

    “你走开(メ`[]′)/,别碰我,我再也不会管你死活了,你爱去哪就去哪!!”

    “好姐姐,别啊,我真错了,你就原谅弟弟这次吗。”

    她听到我的一声好姐姐,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形,也不在躲避我。

    “真的?”

    “真的!”

    她眼神温柔的看着我“你也别叫我姐姐了,你就叫我怜儿吧,我虽然忘了很多事情,但名字还是记得的。”

    我一听她把她的名字告诉我了,我也不能藏着掖着啊“我叫周旭,你以为就叫我周旭吧。”

    我伸出手“怜儿,这次请多多指教啦。”

    她也伸出手握住我的手,我感觉到她的柔如无骨,肤如凝脂的玉手。

    “(人?︶?*)嗯,我叫周旭,那么接下来的路请多多关照。”

    “既然这样的话,我帮你开眼,周旭闭眼。”

    我顺从的闭上眼睛,然后她用她那青葱玉指在我眼前抹过,一抹清凉的感觉从我眼前滑过,我感觉自己的眼睛好像不一样了。

    “睁开眼吧,周旭”

    我的耳边传来一阵虚弱的声音,我眼睛往怜儿的方向看去,发现她现在一脸的虚弱样子。

    我心就像被揪住一样,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从我心尖滑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对她这么信任。

    哪怕她长得再国色天香我也不应该如此没有戒备心,我对自己的今天行为感到了深深的不解与疑惑。

    我今天是怎么了,没等我想清楚为什么,看着她一脸的疲惫样子,我的心软了下来。

    她应该付出了不小的的代价吧,因为她女鬼的身份,我忽略了她是女孩的身份。

    我的心里涌现出一股浓浓的愧疚感“怜儿你别说话,先歇一会儿。”

    她虚弱的点了点头“你现在再看看外面的石道,看看有什么变化。”

    我顺着手电筒的强光往石道中看去,结果让我大吃一惊,除了刚才我扔石块的地方有所缺陷。

    其余的地方满是横竖交错的黑线,黑线上还冒着阴冷的煞气。

    这时候我很庆幸刚才怜儿拉住了我,不然我现在可能已经尸首两处,成了外面魁的一员了。

    我回头看着缓过劲来的怜儿,指了指石道中的黑线。

    “怜儿,你说这是魂祭残留编织的?”

    “那什么是魂祭,还有你说的墓幽又是什么意思?他们不是失去身体的阴魁吗?”

    怜儿指了指魂网“魂祭顾名思义就是用魂灵献祭,他们把刚化成魁的那群蛮夷献祭给了传说中的鬼神,换取残留现世的机会。”

    “但这种方式有悖天道,所以他们只有三分之一炷香的时间停留,过了这个时间他们就再也不能出来了,但是他们要是捉住了你,他们就没有这些后果了。”

    “所以我才不让你出去,还有墓幽就是在墓中死去,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不能轮回的亡灵变化成的。”

    “一种是天然的,他们并没有多大攻击性,你不犯我我不犯你。而另一种就是人为的,比如…”

    “比如他们这样?”我疑惑的说到。

    “嗯,你之前杀死的和眼前这些都是墓主人设下的防盗措施,他们用邪术将活人生祭成墓幽,让他们世世代代守护墓室。”

    “等等”我急忙打断她。

    “墓室?这不是个地下王国吗?外面石道岩画讲述了这是个王国啊!”

    她不屑的看着眼前的魁“王国,不,这是一个坟墓,一个天大的谎言。”

    怜儿告诉我,当时野牛国的人信奉野牛神,突然有一天他们从野牛沟里挖出来一个牛首人身的雕像,他们认为这是野牛神下凡。

    后来有一天从大山深处爬出来一个和雕像长的一样的怪物,他们认为这是野牛神现世,把他迎了回去。

    后来这个怪物学会了野牛国的语言,告诉他们自己是上天派来拯救他们的真神,他们国家以后会被消灭。

    而他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那就在大山里面修建地下王国,野牛国的人没有怀疑他。

    他也确实如一个神灵一般活了几百年,野牛国人一看,怪物长生不死,更是相信他说的话,最终在历代野牛国人的努力下。

    他们建成了规模宏大的地下王国群,怪物将所有野牛国人带入地下王国,这时候他才图穷匕见。

    这时候野牛国人才发现,这哪是什么天神,这就是个邪神,怪物将整个野牛国的人用邪术祭练成了魁,自己则是躺进了提前打造好的棺材里。

    从那以后,野牛沟没逢月圆之夜就会有人的惨叫声响起,甚是渗人。

    有一些牧民放牧经常会捡到带有血色的玉石,几乎所有触摸血玉并将血玉捡回家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听道这里我心里一惊,既然如此,那么罗帆又是怎么回事,明宇他们不会出事吧。

    还有,我这次真的来野牛沟了,这到底是巧合还是他能预知未来,他到底知道什么。

    虽然我心中满是疑惑,但我没有打断怜儿的讲述,虽然我脑海闪过各种想法,但时间只有一瞬间而已。

    只听她继续说到,后来,太宗皇帝听说了这件事,派奇人异士携大军剿灭这个邪神,当然太宗皇帝也有自己的私心。

    他听说这是一处难得的风水宝地,能让人长生,他把自己从没有公开的儿子葬在了这里,其中随行的还有一个陪伴皇子长大的侍女。

    侍女是自愿陪葬的,本来太宗皇帝不让任何人陪葬,但耐不住侍女的请求,只能应允。

    我听着她落寞的语气,看着她充满迷茫和无助的眼神,我知道她就是那个侍女。

    她无助的看着我,抱着双腿“你知道吗周旭?我竟然忘了公子长什么样子了,我是不是很不称职,我怎么能忘了他呢!”

    听着她呜咽的语气,我愣住了,我不知道她和她公子的究竟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

    但我知道,维持她魂体的不灭的就是她的执念,她的执念若是消失了她也就消失了。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消失在我眼前,我把她揽入怀里,强忍着刺骨的寒意。

    拍了拍她冰冷的后背“没事的怜儿,你已经尽力了,你家公子要是知道了不会怪你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觉得我应该这么做。

    她听到我安慰的话,从我怀中起来,转涕为笑。“好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还没那么脆弱”

    “他们现在真的离开了,我们去找你的同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