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摸金笔谈 > 野牛古冢 第八章:红袖添香,女鬼相随(3500字)
    就算明知我可能要会死在这里,但我也不想坐以待毙,就像李大团长说。

    “人要有尊严的死在冲锋的路上,而不是憋屈窝囊的死在认命的途中。”

    虽然我一直想要自救,但我明白,自己的胜算不大,因为我的右臂已经被她手中刺骨的阴寒冻得经脉都不流通了。

    正在我要用左手抽出镇尸尺和她搏命的时候,我的耳边拂过来一缕缕寒气,又伴随着一声糯糯的低语,我顿时打了一个寒颤。

    “别说话!他们来了!”

    我顿时一脸的懵逼,什么别说话,什么他们来了?我都快要死了还不能再说两句?

    做鬼也不能这么霸道吧。

    当我我看到我刚才砍死的男魁后面猛然间出现了一群黑影,是的,就是猛然间。

    我清楚的感觉到了这群黑影出现时,我背后的女鬼呼吸都急促了许多,我知道这不是我的幻觉。

    我此时的后脖颈子都感觉好似凝结了寒霜一般,寒冷刺骨,让我遍体生寒,

    只见那群黑影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刚才被我斩杀的黑魁消失的地方慢慢涌现出缕缕黑气,黑气被他们看起来领头的人物吸入鼻腔。

    突然,他的眼神看向我藏身之处的岩洞,这个仅供四人休息的岩洞,他刚才的动作表明了他和刚才的男魁是同类。

    这时候我也大致搞清楚刚才男魁问我藏身何处的意思,如果我所料不错吧话,他应该是在套我的话。

    他们之间应该有一套自己独特的交流方式,我估计应该就是通过吸食死去魁黑气的方式得到信息。

    他嗅动着鼻子往我们的方向走来,在手电筒的强光下,我看到了他那张丑陋的脸庞,还有他口中不时传出的腥臭,愣是将我逼得我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我不经意的一撇,看到黑影群中尽然有几个身着现代服饰的外国人。

    我心中了然,这应该就是此次下墓的外国势力了,就是不知道他们遭遇了什么。

    竟然在还没有达到目的地的时候就折了这么多好手,想到这里,我突然捏了一把冷汗。

    心想,坏了,我消失这么长一段时间,刘洪他们该着急了。

    万一他们要是碰到了这群魁,那可就完犊子了。

    这样的话他们那里又不一定有女鬼帮他们,他们不就成案板上的鱼肉了吗。

    再说了,他们就算没遇到魁,这个时候他们要是这个时候来找我,不就羊入虎口,任魁宰割了吗。

    想到这里,我顿时急红了眼,强忍着右手的不适,急欲提刀杀出去。

    美女鬼好似看穿了我的想法,拉住我的衣角。

    “放心,其他两个方向不会有这些墓幽的,那两条路是迷路,只会兜圈子,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你与其担心他们,还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

    “你很倒霉,因为你已经被他们盯上了。”

    “他们在没有找到你的情况下是不会轻易离开的,但你又很幸运,你来的时机很好,再过一炷香的时间,他们就要打哪来回哪去了。”

    我一听一炷香时间,那不就是大概半个小时吗,我倒是忍忍就过去了,但刘洪他们要是找来那可就遭了。

    没办法,势比人强,我也只能寄希望于他们此时还没来找我。

    在没有办法出去提醒的情况下,我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我绷紧捆仙绳,弹奏只属于我们三人的摩斯码。

    依旧让我感到疑惑的是,哪怕是轻微颤动,发出嗡嗡作响声的捆仙绳,这群魁也仿佛瞎子一样,丝毫不管不问。

    就在我以为他们真的看不见,想要迈步出去的时候,她又拉住了我。

    刺骨的寒意再次逼林我的后颈“别动,他们只看得到活物!”

    !!!!!!!!

    我心里一惊,终于疑惑解除了,代价就是人差点没了。

    果然,人就不能有侥幸心理,更不能有赌徒心理。

    万一我赚了了呢,万一我赢了了呢,万一我成功了了呢。

    要知道,万一是万分之一,一万里面减去一还有九千九百九十九,这就是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这概率比万分之一大太多了。

    我终究还是太年轻了,还记得《摸金笔记》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说是在乾隆年间,摸金校尉一脉有一位奇人,别人都是凡是遇到大墓,必先了解清楚墓主人生平往事才会选择是否动手。

    他就不管这些,凡是遇到大墓,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进去顺了宝,摸了金再说。

    说他是奇人呢,也是有说法的,众所周知,盗墓是一件损阴德,耗阳寿的事情。

    毕竟墓里空气不流通,攒了多少毒烟瘴气谁也不敢保证,每次下墓别人都是服用特制秘药来隔绝墓室的毒烟瘴气。

    而他就不一样,从来没有人见过他服用秘药,但他每次都是一个罗盘,一枚摸金符,一根缚尸取珠的绳子以外,还有一把短刀和一支蜡烛。

    从来没有人见过他带多余的东西,但偏偏每次他都能安然无恙的回来,这让当时的一行人啧啧称奇,直感叹天赋异禀。

    这还不是说他是奇人的原因,他最让称奇的事,俗话说七十二行,盗墓为王。不是因为他多么牛逼,而是因为这一行来钱快,都是快钱。

    毕竟盗墓都是拿命换钱,当时死于盗墓的人在外八行里是最多的,但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凡是跟着他下墓的人,皆是能摸到金。

    只要点了烛,那就是鬼不也吹灯,棺不也诈尸。但贪心的人认为没有事情偷偷再去,准把命丢在里面,你不信还不行,都是血的教训。

    后来他去湘西踩水,夜深了,正打算随便找个山洞将就一晚,然后他就碰到一生中最不愿回忆的事情。

    那一夜,天狗食月,狂风怒号,飞沙走石,他看着这怪异的妖风,知道等会绝对不太平,加快脚步寻找落脚点。

    找了一大圈,终于在半炷香后找到了一个山洞,他快步走了过去,发现这个洞并不算太深,洞里还有一口开到一半的棺材。

    他一时职业病犯了,心想,这不是老天爷让他升棺发材吗,他低头往里一瞧,啥都没有。

    这时候他在想,这不是逗我呢吗,不行我得仔细瞧瞧,他伸进头一看,发现棺材里刻满了铭文,仔细一寻思这不是养阴聚煞用的吗?

    坏了,这是跑僵尸窝来了,就自己这体格还不够人家一巴掌揍呢,不行,得赶紧跑。

    突然,洞外传来呼呼的风声,接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传来,他一看来不及跑了,那咋整,只能躲棺材里了。

    他一个鹞子翻身钻进棺材里,然后又用随身携带的束缚尸体用的麻绳缠绕在棺材板两圈,用随身携带的短刀在棺材板下部边缘剜出一个呼吸用的豁口。

    他将棺材板盖在棺材上,用手紧紧拉住麻绳,他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就要看今晚能不能熬到天亮了。

    他今天找了一圈只有这一个山洞,只要他不出去,这僵尸就拿他没办法,只要撑到白天,这点深度的山洞太阳足以照射进来。

    时间看似很长,其实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重物落地的声音传入耳中,他感觉自己身边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多,他知道棺材的主人,那头僵尸回来了。

    成败在此一举,他很庆幸这口棺材的外部是铁浆浇筑的外椁,棺材板也用麻绳饶了两圈紧紧握在手里。

    这时候棺材的主人僵尸也像是发现了自己的卧室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它不仅不请自来,而且还霸占了自己的房子。

    这它能忍吗,它不能忍,它嘶吼着用带有尖锐的指甲的双手猛戳棺材板,发现棺材板纹丝不动。

    僵尸就像放弃了想法一样,没有了后续动作。

    过了一会,外面传来一阵阵奢靡的低语,好似有美人在外面歌咏。不一会他又听道有老汉敲棺材的声音,劝说自己出去吧,僵尸已经除掉了。

    又过了一会,棺材外面又传来一阵急促的青年人气急败坏的声音。

    无论外面闹出什么动静,这位奇人也半点搭理想法都没有,他知道此时各种声音不过时外面那头僵尸的障耳法而已,他才不会上当。

    他现在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两耳不闻棺外事,一心只抓手中绳。

    僵尸见骗不出来奇人,也是狗急跳墙,一个跃起手指深深插进棺材板。

    此时尖锐的指甲距离奇人脸颊只有不足一指,就这样他们两个耗了起来,直到后来他听见棺材外面传来一阵“滋滋”的烧烤声和凄厉刺耳的尖叫声,他知道太阳出来了。

    直到外面再无任何响声后,他推开棺材板,发现此时僵尸一惊被太阳晒成了干尸,而地上还有一具身着官服的贪官。

    他知道那个贪官应该就是这次僵尸觅食的倒霉蛋,为了以防万一,他抽刀将干尸和贪官头颅砍了下来,把他们放进棺材里,用刀子摩擦石块产生火花焚烧了整个棺材,除了铁浆的外椁,其余都随一把火烧了个一干二净。

    后来他回到家乡,金盆洗手再也不过问地下的事情,他知道自己这次能逃出生天是侥幸,但人不能一直抱着侥幸。

    后来无论别人出多少价,他都没有动过一次心思,直到我周家一个先祖听说了这件事,把他记录在了《摸金笔谈》中,用来警示后人。

    就在我感慨人不能存在侥幸的时候,手中绷紧的捆仙绳传来了阵阵响声。

    “旭哥,你还好吗?”

    “我没事,你们呢?”

    “我们也没事,我和浩子刚才躲在一个不起眼的岩洞,我俩看到一个黑影往你那边去了,你自己小心点。”

    “嗯,没事,我刚才把他解决了,不过你们千万别来找我,我这里现在很危险。”

    “旭哥,不瞒你说,现在我们想救你也是有心无力。”

    “坏消息是刚才不知怎么回事,浩子和我为了躲避那个黑影躲在一个岩洞里。”

    “我们俩扶了一下岩洞的墙壁,突然就掉进来了,好消息是我们找到那群人的踪迹了。”

    “嗯,你们先等会,等我摆脱了危险我就去找你们,你们别乱走,等我!”

    “好!”

    我转过头看着女鬼,低声告诉她一会没危险了我就要找我的兄弟们了,谢谢她的救命之恩,

    她问我他能不能跟我一起走,我忙问她她怎么跟我走,她说她自有办法。

    我沉思了一会,想了想没有什么坏处,她要想害我,我早都驾鹤西去了,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这时我看到她脸上泛起了笑容,别说,还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