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摸金笔谈 > 野牛古冢 第四章:下墓前的准备(>3700字)
    从大殿出来的一刹那,我感觉自己身上轻了许多,但又感觉没有,我愣在原地。

    刘洪二人走了一小会儿,见我没有跟上来,也是挺住了脚步。

    “旭哥,墨迹啥呢?还不快走两步。”

    我听到他们两个人喊我,我忙快步追了过去:“来了,来了”

    “你俩急什么啊?这野牛沟就在那里,他又不会长腿跑了。”

    刘洪不好意思摸了摸头:“嗨,我这不是激动吗,难道你们不激动吗?”

    我和李文豪点了点头“当然激动啊!”

    李文豪眼睛冒着光,饱含期待的语气“旭哥,洪哥,你们咱们这次去野牛沟,会不会碰到大凶和魑魅啊?”

    我回头用手使劲敲了敲他脑门,恨铁不成钢的说着:“你就不能盼点好?就咱三这初把,真要碰到了那还得了,这二两肉还不成了人家的口中餐,腹中食。”

    刘洪也是不善的盯着李文豪:“我说浩子同志,你不会小时候摸鱼摸傻了吧?”

    “咱哥仨躲都来不及,你竟然还立fg,你是存心想奶死我和旭哥。”

    李文豪连忙挥挥手:“我没有,我这不是第一次下墓吗,有点好奇。”

    刘洪不屑的瞥了一眼:“你说的好像我和旭哥我们下过墓似的,大家都是这样,大哥别说二哥的话。”

    “我们俩也好奇,但有的话不能乱说。”

    听着二人的争执,我也是无语的回头,有气无声的打住他们。

    “我说你们俩有这闲工夫,还不如想想真要遇到了大凶和魑魅该怎么应对。”

    “说一千道一万,说的再好听,咱们三个也是新人,理论知识学的再好,没有实践终究不过是一张白纸。”

    可能是我的话一语惊醒梦中人,警醒了他们两个,他们俩变得一言不发。

    但有句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贫嘴的毛病不一会就又犯了。

    “旭哥,我说你就是杞人忧天,别说咱还没碰到,就算碰到了,大不了砍他丫的。”

    李文豪也忙不停的附和:“就是,就是,碰到凶拿剑砍他,碰到魑魅,我尿她。”

    “我还就不信了,我堂堂二十多年的纯阳处男还尿服不了区区几个魑魅。”

    我张开口,瞪大眼睛看着侃侃而谈的李文豪。

    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造就了他如此的不要脸,这么厚的厚脸皮。

    我虽然不知道他是如何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但我知道,这绝对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我是一个要脸的人。

    “嗯,我知道,我知道你尿黄,尿服魑魅魍魉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来尿服她们。”

    刘洪和李文豪好像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张大嘴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他俩的目光让我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我心想,他俩现在的取向不会不正常了吧。

    我悄无声息的后退半步,这安的距离让我的心里感到一阵舒适,这该死的安感。

    “虽然我很帅,但我喜欢的是女孩子,你们俩是不可能,放弃这种不切实际无知的想法吧,我们是不可能的。”

    可能是我的话刺激到了他们,他俩一个加速冲刺把我禁锢在了身上。

    “论不要脸,还得是旭哥你啊,你这不要脸的程度,小弟甘拜下风,自愧不如啊。”

    “你们俩是没有机会,我的一切都是你们未来嫂子的,你们强人所难是不会有结果的。”

    二人眼神呆滞看着我,手中力气都小了许多,我趁他们不注意,一个金蝉脱壳从二人束缚中挣脱了出来。

    二人也是回过神来,咬牙切齿的看着我。

    “好家伙,我们直接好家伙啊,你这女朋友都没影呢,就先嫂子了,你可真是....”

    我回过头来看着二人:“真是什么?”

    两人对视频,默契无比齐声回到:“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这我哪能忍啊,连忙回怼:“呵呵,谁说我没谈过恋爱的。”

    “你们这两个雏鸡,女孩子手都没牵过,你们怎么能体会爱情的滋味。”

    两人不屑一顾的看着我

    “说的好像你谈过恋爱似的!”

    我眼神坚定的看着两人,认真的说到。

    “真的,我不骗你们,我真谈过恋爱,没跟你们开玩笑。”

    我看着目光呆滞的二人,忙不停解释他们单身狗的本质,他俩好像发现了新大陆的哥伦布和麦哲伦,眼神中迸发着名为狗仔的光彩。

    二人追上来一左一右胳膊勾在我脖子上,语气急促的问道。

    “旭哥,没听说你谈过恋爱,说说呗,究竟是哪位美人能勾动我们旭哥的心神。”

    我一脸唏嘘的看着前方,好像回到了那段峥嵘岁月,感慨道:“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

    二人急忙打断我的话。

    “说什么月黑风高啊,说我们听的懂的人话。”

    我酝酿了了一会,组织好语言,淡定从然的告诉二人。

    “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我骑着高头大马,走在灯火通明,喧闹的大街上。”

    “突然,眼前出现一个身穿红色衣裙得女子,她是那么的美丽,让我心动不已。”

    “我当时就心动,我的心里如同猫挠,你们懂什么叫猫挠吗?”

    “算了,量你们两个单身狗也不懂什么意思,我就不和你们多说了。”

    “后来,随着我们慢慢接触,互相了解之后,我们正要订婚,我”

    我还没说完呢,二人就打断了我的话,这种话到嘴边留一半的感觉让我十分蛋疼。

    就在我刚要继续说下去时候,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到“还以为你真谈过恋爱呢,搞了半天你是做了梦啊!”

    “旭哥,真不愧是你啊!”

    “要按你这么说,我还是渣男了呢,梦里我和不知道多少美女你依我浓,共赴巫山,照你这么说,我也谈过不知多少场恋爱了呢。”

    “就是,就是,旭哥洪哥说的对,梦里的恋爱怎么能当真呢?”

    我只能翻着白眼“我们不一样,虽然说不出来为什么,总之就是不一样!”

    看着两人充斥着不信任的眼光,我竟无语凝噎,说不出一句话。

    我说的都是真的啊,我默默低语“梦里梦到和美女谈恋爱那是常有的事,谁还没做过几场春梦,但你见过一直就是一个女主角的吗?我就是”

    我总觉得自己以后会碰到梦里的女主角,我的直觉一向很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感觉,但我知道,我一定会碰到她!

    走过门口,看着围绕在我爸他们身边身边摇尾的念念,我吹了个口哨,把它唤了过来。

    我摸了摸它的狗头:“念念,你是相信我的吧!”

    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当我说完这句话后,从来没有抛弃过我的念念突然挣脱了我的抚摸,跑到一边去了。

    刘洪二人看到这一画面,捂着肚子坐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旭哥,笑死我了,你看,念念都不信你的鬼话,还说你没吹牛比,笑死我了,哈哈。”

    我当时就呆滞了,懵逼了,这不科学啊,我陷入了沉思,怀疑自我。

    我明明说的都是真话,怎么就没人心呢,我不禁怀疑人生。

    这时候在门口等待多时我爸他们走了过来,看着在地上哈哈大笑,就差满地打滚的俩人疑惑的看着我。

    “他俩这是怎么了?”

    我还没回答,地上这俩货又开始作妖了。

    “周伯伯,我给你说,旭哥他”

    “哈哈,不行了,让我再笑会。”

    我眼瞅着事情往我无法预料的的方向发展,我连忙终止了这个话题。

    我看着憋的脸都红了的二人,不禁扶额,嘴角微微抽搐。

    “想笑你们就笑吧。”

    “哈哈,笑死我了,旭哥,你可真是个人才啊,哈哈!”

    他们两个笑了好一段时间,最终笑的肚子都疼了,终于是停住了笑容,但从他们微微抽动的嘴角,我就知道,他们还没结束这个话题。

    我只能快步跟在我爸他们后面,装作莫不在意的样子,选择不去听二人的笑声。

    走过一个又一个拐角,跨过一扇又一扇的大门,最终到达了我们要去的终点——储物阁。

    储物阁顾名思义就是用来存储物品的地方,在我们风水师一脉,每个人都是各司其职,不论是你姓什么,你们的职位都是一样的。

    每个人都是为了整个大家族服务,每个人都各司其职。

    储物阁(储存器物)只是其中得一部分,还有青丘阁(下墓的),天眼阁(情报部门),炼器阁(制造工具)。

    而我们三人就属于这一代的青丘阁。

    你看到的盗墓非常简单,啪一下就找到一个,土夫子掏出洛阳铲就是一个古墓,摸金校尉手指一点就是一个古冢。

    但他们也不敢保证自己选择的就是没有前辈光顾过得。

    而我们天眼阁原来就是打听情报,确认是否有前辈光顾此地,再决定是否下墓,这样总不会白来一场。

    虽然后来家族跟随我爷爷参加了考古队,但是各个部门依旧还是存在的。

    只不过方向发生了改变,但大体上没有什么变化!

    我爸把我们叫进屋里,取出三个红漆漆封的木盒,把木盒一个个交到我们手上,然后不管我们径直离开了。

    我们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得干瞪眼盯着手里的木盒,不知如何是好,但终究是好奇心占了上风,刮开漆封的漆边。

    映入眼帘的是一把铜尺,一个罗盘,一副手套外加一副金爪,当然,还有最最最重要的的考古证!

    铜尺长约为一个小臂长短,刻有各种道家镇尸辟邪镇鬼符文,内部由千年雷击桃木和大五帝钱组成,外包阳火铸就的纯阳铜壳,名为大五帝钱镇尸尺。

    罗盘是风水专用的罗盘,上面刻有阴阳五行八卦雷纹,由龙圩阳火锻造而成,可以抵御大部分磁场干扰。

    手套是天蚕云丝套,由天蚕丝五阴木纤维编制而成,放在极阴之地由阴火锻造而成。

    功效也是十分显著,能避百毒,遇毒而变色,可阻刀锋,还可以使手心常年处于清凉之中,更能隔绝手上的阳气,预防诈尸。

    金爪是湛金探龙爪,金爪可以戴在手上,也可以装在特质的铜柄木柄上,用处十分广大。

    当我们走出储物阁的门口,我爸他们又分别给了我们三把雷击枣木刀鞘包裹的黑色古刀。

    我们抽出黑色古刀,古刀长不过三尺,整体黝黑,刀锋处散发着阴冷的寒光,刀身刻有各种各样的道家镇尸镇鬼斩妖辟邪符文,刀柄连接处皆镶有一枚鳞片。

    唯一不同的是我的鳞片是金色鳞片,他们两人是白色鳞片,其他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我们商量了一下,一致将这三把刀叫做龙鳞刀,我的叫金鳞刀,他俩的叫白鳞刀。

    随后我们把刀插回刀鞘,背在背上,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沐浴焚香,手握朱砂笔,笔走龙蛇在黄纸上书写镇尸符,请仙符。

    把各种下墓用品准备好,再看一眼《摸金笔谈》中的各种应对方法。

    一通操作忙完后,月上中天,精神疲惫的陷入了梦乡,明天就是新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