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摸金笔谈 > 野牛古冢 第三章:三人小队集合(>3300字)
    当罗帆彻底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我带着满脑子的疑惑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我走到前面的十字路口,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我爸爸就来接我了,我坐在后排低头陷入了沉思。

    罗帆到底是谁,他的话到底隐藏着什么深意,为什么大学四年平平无奇的他,最后却爆了个猛料。

    我抬头看向窗外,装作满不在意的问着我老爸:“爸,你说人的命运真的是天注定的吗?”

    我爸熟练的加速,超车,淡定的告诉我:“若命运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好了,那我们还拼什么?不还有句话叫人定胜天吗!”

    “可你不也是打碎碎了长生莲之后再也没有下过墓吗?你这不也是信命了吗?”

    我爸不屑的笑了笑“区区一盏长生莲能难住我?不,还有别的事情罢了”

    我连忙追问他,他却告诉我不要多问,该我知道的我会知道,不该我知道我就不能知道。

    他还说人有好奇心是正常事,但过度好奇可不是好事,尤其是干我们这行的。

    他不在说说话,专心开车,我也陷入了沉默,车里顿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高速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少。

    他看着周围稀疏的车辆,回头瞥了我一眼。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胡思乱想的。”

    我把今天的事情如实和他说了一遍,他听了我的回答,陷入了沉思,一言不发。

    当我正要开口的时候,我爸他告诉我,这件事不要多想,回家以后我爷爷会告诉我。

    听完这句话,我心里感到一悸,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爷爷早就知道这件事情。

    我连忙追问我爸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说我让我不要多问,等见到了我爷爷,他会告诉我一切。

    我忙追问难道他提前告诉我不行吗,他说不行,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放下你的好奇心,慢慢等就行。

    要是没听到我爸这句回答还好,这乍一听到他的回答,我的心里如同猫抓玻璃一样急不可耐,我还想要继续再问下去。

    但我看到我爸不再言语的表情,我就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了,我颓废的坐在后排一言不发的望着车窗外面。

    我爸可能是看出来我的郁闷,开导我说:“现在不让你知道是为了你好,又不是不告诉你,急什么?”

    我一听顿时来气了“为我好,为我好,天天为我好,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别整天拿这套糊弄小孩子的方法糊弄我。”

    我爸只是笑了笑而已,也不再说话。

    我怀着满心的心事睡了过去,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到家了,看着阔别已久的家,我暂时忘掉了白天的疑惑和晚上的郁闷。

    我爸从车上走了下来,告诉我,今晚不要多想,好好洗个澡,去去风尘,明天会告诉我所有事情的。

    我点头示意了解,从车上下来,我先去见了我妈,和我妈问了个好。

    我妈看着我直说我又瘦了,说我在外面受苦了。

    这时候我爸进来了,回了一句,哪里瘦了,不仅没瘦反而还胖了不少。

    我妈一听,回头瞪了一眼我爸,我爸顿时哑了火,就像见了猫的老鼠,大气不敢喘一下。

    忙说瘦了,瘦的都快成竹竿了,我无语的翻了翻白眼,经过这么一遭,我心中的郁闷消散了不少。

    回到房间匆匆洗了洗澡,擦干身体,躺在床上满怀心事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听着熟悉的犬吠,匆匆洗漱一下,走在鹅卵石铺就得小路,摸了摸念念的狗头,慢慢走向大殿。

    当我到了大殿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年轻人在那里,侃大山,我定睛一看,嘿,你说是谁?

    这不是大队长和浩子吗!

    大队长原名刘洪,因为名字和铁道游击队队长刘洪重名,我亲切的称呼他为大队长。

    至于浩子,那就有意思了,他原名李文豪,因为他爸爸喜欢苏大文豪诗词歌赋,所以给他取了个文豪的名字。

    希望他能成为一代文豪,可惜这小子没能如他老爹所愿,偷鸡摸狗,翻墙头那是样样精通,就是不会吟诗作对,风花雪月。

    我悄咪咪跑向两人,趁二人没有注意,我一脚踢歪了他俩,他俩气愤的追着我满院子跑,我们跑累了,坐在阶梯的大口大口喘息粗气。

    一番打打闹闹后,郁闷的心情顿时得到了解放。

    我看向大队长和浩子“哎呦喂,我的大队长浩子同志,什么风把您二老吹来了,这是母猪上树了吗?”

    刘洪和李文豪两人被我怼一时说不出话,我眼看他俩要回怼,我赶忙撇开话题,他俩憋的满脸通红。

    “你们俩本事没落下吧,咱们这次估计得下墓一趟,别到时候出了乱子,慌了手脚那可就是大事了。”

    二人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落下本事,忙问我怎么知道的,我说我猜的,看着他俩一脸的不相信,我也是哑口无言,连忙转移话题。

    “我们从小时候开始就练的武,学的风水堪舆,分金定穴,符文之术,为的不就是能大展手脚吗,是龙是虫就看这次了”

    刘洪却对我们从小学到大的表示无奈,他说每次看到别人用吉他啥的泡妞把妹,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那心就隐隐作痛啊”

    “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啊,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个祖宗,这不是给后人添堵吗”

    “谁说不是呢”

    “唉,曾经有一份快乐的假期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直到失去后才知道后悔。”

    “如果能给我重来的机会,我一定会对假期说,请在续三年,如果还能加,我希望是永久”

    “醒醒吧,别睡了,不可能了”

    听着二人的你唱我和,我不禁翻了翻白眼。

    我们三人慢慢悠悠走在去往族殿的路上。

    这时李文豪又提起我们俩儿时快乐的时光,让我不禁感慨时间流逝之快。

    “旭哥。还记得那些人咱俩玩泥巴的日子吗”

    “记得,怎么了?”

    “那些年,在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啊”

    “唉!兄弟”

    “一切恍如昨天,自你走后,我就陷入了地狱般的生活”

    “谁说不是呢”

    刘洪满是怆然看着我们二人在他眼前耍宝。

    “你俩好歹还有过青春,我连香椿都没有”

    李文豪瞪大双眼看着刘洪,我一看他这眼神,就知道她没憋什么好屁,果不其然听他说到。

    “哎呦我的洪哥,你竟然还有如此凄惨的经历啊,那我心里平衡了”

    大队长一听,气的眉毛直跳舞,满院子追着李文豪打。

    眼瞅着要进族殿了,我连忙打断了二人的耍宝。

    “行了行了,快要进大殿了,不想挨揍,就都给我严肃点”

    二人立马从嬉皮笑脸变成庄重严肃,让我不禁感慨,若是这俩活宝进了娱乐圈,怕不是会成为影帝。

    就这面部表情收放自如是天赋,我是自愧不如。

    我们三人进入院中,只见

    那玲珑精致的亭台楼阁,清幽秀丽的池馆水廊,还有大假山、古戏台、玉玲珑等古代园林的杰作,那饶着围墙屋脊建造的雕龙,鳞爪张舞,双须飞动,好像要腾空而去似的。

    进去殿中又觉

    金顶石壁,绘着各种各样的神人图案,色彩斑斓。地板上铺着色调柔锦织缎绣的地毯,雕梁画栋,好不雄伟。尤其是殿中的神像,端庄肃穆,威严自生,好不气魄。

    我们三人只觉仿佛仿佛经历了时间的触摸,又好似来到了那兵戈四起,战乱不断的峥嵘岁月。

    虽然见过了很多次,但每见一次都会有不同的感触,唯一不变的是那份历史的厚重感。

    历史的沧桑,时间的无情!

    刘洪贼兮兮看着大殿“旭哥,你说这里面的这些东西得值多少啊”

    我瞥了眼刘洪:“怎么?动心了?”

    李文豪也是贼兮兮看着大殿“旭哥,难道你没想过吗,嘿嘿”

    我不禁扶额“想过又能咋滴?你俩干的过咱们三家的老头子?别忘了,咱们长辈都还在呢”

    刘洪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也是哈,再说了打的过也不敢打。”

    “旭哥,洪哥,你们忘了咱仨在咱们家里都没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等他们嘿嘿”

    “哎呦,轻点,耳朵疼”

    就连刘洪也老实了,为啥?无他,他爹也来了。

    李建军揪着李文豪的耳朵“好你个小兔崽子,你爸我还没死呢,你就想败坏祖业,看我不打死你”

    李文豪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爸,我开玩笑的,不信你问旭哥和洪哥”

    李建军瞥了眼我们二人“是这样吗?”

    “叔叔,伯父,是这样的,我们和浩子开玩笑呢”二人擦了擦额角的冷汗。

    此时只听大殿中传来一股中气十足的声音。

    “进来吧”

    听道这中气十足的话,我们三人一个个按年龄大小依次进入,我在前,大队长居中,大文豪在后。

    只见殿中坐着三位花白了头发的老者,而周天雄,李建军,刘国庆分别立侍三围老者身边,看着殿中三位老人。

    我看着三位祖父辈的老人,忙是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和心声。

    我祖父他们三人对视一眼,哈哈一笑,告诉我,这次我们要去的就是就是野牛沟,前些日子,有外来势力非法入境,在野牛沟消失了。

    考古队担心野牛沟如果有文物会遭到非法破坏,于是让我们先行一步,并且把考古证等证件给我们一一配齐了。

    我听到他们答非所问,忙是追问。

    爷爷,你知道我想知道的是什么,我祖父却还是避重就轻。

    我心想,昨天我爸可不是这么和我说的,你们又这样,管挖不管填。

    我继续刚想追问,我爷爷他们挥了挥手示意我们可以走了,我只能无奈作罢。

    这次不仅没能解除我的疑惑,反而我的疑惑还更深了。

    他们究竟在隐藏什么,他们和罗帆究竟认不认识,我无从得知,我只能把疑惑压在心底。

    但令我庆幸的是,从此以后就不用和这些老狐狸打交道了,以后打交道的就是我爸他们了,他们虽然老成,但终究还是不如那群老狐狸。

    带着满心的问题,我和刘洪二人走出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