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摸金笔谈 > 野牛古冢 第二章:罗帆的谎言和秘密(>3200字)
    我终于想起哪里不对劲了,原来是血玉,我记得我家传的笔谈中有关于血玉形成的两种原因。

    传说血玉是指透了血进去的玉石,不是指一种天然玉,不管是翡翠、和阗玉,还是黄玉等诸类,只要是真的透了血的,就是血玉。

    其实血玉是一个不确切的说法,在玉器行和古玩行也很少见有人说“血玉”这个词。

    在古玉中有些玉会出现入土后沁入的红色,所以有人把这种红沁叫做血沁。清代古玉收藏家把这种红沁的古玉叫血沁,他们认为血沁是尸体腐血沁入玉中而成。

    一种说法是:我们平时见到的大部分血玉上的红沁是由土壤中铁元素或者陪葬品中的铁质物氧化分解沁入玉体形成的。

    一般常见的血沁都成暗红色或红褐色,这都是铁元素致。不会给人不适感,但是根据罗帆所说他父亲总是感到有人在盯着他,那么他父母捡到的这块血玉绝对不可能是普通的血玉。

    另一种说法就比较毛骨悚然了,传说中血玉的形成,和尸体有关。

    当人落葬的时候,作为衔玉的玉器,被强行塞入人口,若人刚死,一口气咽下的当时玉被塞入,便会随气落入咽喉,进入血管密布之中,久置千年,死血透渍,血丝直达玉心,便会形成华丽的血玉。

    这种东西往往落在骷髅的咽下,是所有尸体玉塞中最宝贵的一个比定尸珠,压口钱什么的值钱多了。

    还有一种说法古人信奉死后轮回之说,认为自己生前拥有巨大财富,死后也会继续拥有,但是人死不能复生。毕竟人已经死了,家业势力也不能带入地下陪自己转世。

    有道是阎王好送,小鬼难缠,怎么才能解决这种事情呢?人们开始追寻各种方法,于是不知从何时起,流传了这么一种说法。

    只要人死后穿着血玉打造的内棺入殓,不但能保尸体千年不腐,若是人有几分运道还能羽化登仙。还能躲避小鬼的纠缠,阴司的审判,甚至能带着自己生前的巨额财富转世轮回,下辈子还能做一个家财万贯的富人。

    但世间的血玉就那么点,你用我用大家,总有用完然后有人用不到的那天。

    那该怎么办呢,于是有人出了个馊主意,既然天然血玉那么少,那我们就自己造吧。

    于是商贾人家,世家门阀开始用三牲血浸玉,可能是人工的效果不太好,于是总有人梦到自己的祖先告诉自己,自己被小鬼缠住了,需要利钱。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可如何是好。

    没办法,天然血玉搞不到,那就用三牲血玉凑合着用吧,但是,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平衡。

    书中没有记载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是一个巫师,他有一个办法能够解决这个事情。

    这个办法比天然血玉效果还要好,那就是人血血玉。

    众人一听,人血血玉,这不是要了命了吗,这玩意能随便整吗?这可是要进衙门杀头的。

    巫师一听摇了摇头,表示不必非要用活人血浸玉,只是活人血效果比较强,死人血也可以。

    众人一听,傻了眼,这死人怎么还会有血啊,除非是刚死不久的。

    巫师表示,含有玉矿的古战场里必有血玉,就是不知道众人敢不敢去,众人表示要考虑一下。

    巫师表示,方法已经告诉他们了,做不做是他们的事,自己有事先走。

    众人一听,巫师去意已决,忙是把报仇交给巫师。

    就这样,巫师在众人心里埋下了一颗名为欲望的种子,当有一日种子发芽,人的欲望就会吞噬一切道德。

    那时候人也就不是人,而是披着人皮的野兽。人心的欲望大门一旦打开,在想关闭那可就困难重重了!

    就在巫师离开的第二天,众人之中就有起了心思的人,他们偷偷摸摸找寻一些古战场。

    还真别说,还真是让一些人找到了,就和天然血玉一样,古战场就那么点,能有玉矿更是凤毛麟角。

    于是终究是有人把主意打到了人身上,不得不说,封建迷信思想害人不浅。

    开始的时候他们把主意打到了乞丐身上,毕竟乞丐都是没有家的人,就算是都消失了,也没人会在意,甚至可能会成为一时的笑谈。

    但乞丐总有杀光的一天,那以后该怎么办呢?那就买!

    不得不说,封建时期,人命不值钱,贫苦人家连饭都吃不饱,那什么来养育儿女,只能把儿女卖入大户人家当丫鬟婢女,伙计,好一点的女子还能成为小妾。

    运气不好的,连小妾都算不上,老爷少爷玩够了,转手就卖入青楼者比比皆是。

    但你以为小妾就好了吗?不,你想多了,小妾只是比丫鬟婢女好一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如某诗人所言:“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再比如以妾易马的大才子。

    对于古人而言,自己的儿女能吃饱饭就是天大福气,再加上高门大户门规森严,一辈子再也见不到那是平常事,只能祈求老天爷保佑自己的孩子遇到一个好的主人家。

    但对于那些对长生不死,羽化登仙执念深重的人来说,一个丫鬟奴婢的命换自己下辈子,在他们看来那是理所应当。

    你可能认为这是残忍,但对于那个时代的地主而言这是应当,于是他们开始犯下滔天罪业。

    后来恰逢乱世,人命就更不值钱,陷入魔障的众人引起了滔天罪业,血债累累,尸浮遍野,民怨哀嚎。

    当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后来新朝初建,需要修养民生,恢复社会稳定秩序。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于是人们突破重重险阻,跋山涉水冒死敲响登闻鼓。

    皇帝听说了这件事,勃然大怒,连夜派大军剿灭了这些草芥人命的世家大族,土豪劣绅,并将这些官商勾结之人诛了九族。

    据民间传说,当时人血染红了整片江河,空气中血腥味连续几天都消散不去!

    而当时剿灭这些灭绝人性的人种中就有我的先祖,他在笔谈中记下这件事情,提醒后来的我们不要做这种违反人伦的事情。

    看到笔谈中记载的这段往事,我立马想起不对劲的地方,当时第一眼我看到的玉中人影绝对不是我眼花,罗帆的血玉绝对有问题,他绝对隐瞒了什么。

    当我不经意间看向他,发现他嘴角挂着一抹耐人寻味的邪笑,我顿时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于是我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试探他,果然,他大有问题!

    “蘑菇,溜哪路的?(什么人)”

    “一个刨古董的初把(一个盗墓的新人)”

    “哪来的雀把(打哪来的新人)”

    “区区掘地虫(打南方来的)”

    我一听,心里顿时有数了,果然来路不正,我一直在想,他难道不怕我揭发他吗?后来发生的事情告诉我,原来他是这么的有恃无恐!

    但我不认为他真的就是康定县,我的舍友听见我俩切行话,纷纷表示听不懂。

    我只能告诉他们,我家世代都是搞风水的,我们刚才是在讨论这血玉的价值,他们问我我们家有没有盗过墓,我义正言辞的告诉他们:我们一家祖孙三代都是正经人,持证上岗的正规人才,怎么会干盗墓这种勾当!

    而少言少语的李明一句话差点给我整蒙了,我说我们三代人都是正经人,他却问我三代之前呢,我当时整个人都蒙了,怎么会有这么角度清奇的人。

    我只能解释我们一家世代都是正经风水先生,调侃他“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看着众人怀疑的眼光,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解释下去,往往一个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维持,没办法,为了保守秘密,我也只能撒下一个又一个的谎言!

    罗帆仿佛对这种事情毫不在意,就好像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身份被发现,我在捏了一把冷汗之余也是冒出了更大的疑问。

    罗帆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在这大学毕业的最后一年把血玉拿出来,我敢肯定,这块血玉绝对不是今天才带着的。

    可是细数罗帆大学四年,我愣是没有找到任何可疑之处,大学四年学习生涯。

    他的存在感微乎其微,对于别人而言他就好像一个透明人,除了我们宿舍的人,没有人在意的他的存在。

    我看着和舍友侃侃而言,聊天打屁的罗帆,心中的疑惑不仅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深了!

    他仿佛感受到了我的注视,转过头来对我笑了笑,我发现他的笑容里依旧带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我强压住心中的疑惑,装作漫不经心的坐过去。

    随着夜幕的降临,我们终将告别大学青春,我也要准备接手家族的事业,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事,不久后的野牛沟之旅改变了我的一切!

    当大家吃饱喝足即将离开的时候,我提议大家拍个纪念照当做青春的留念,于是我们六人站在一起让服务生给我们拍照,大家脸上洋溢着名为青春的笑容。

    就在我们分别之际,罗帆找到了我。

    “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在野牛沟,去了野牛沟,你会知道你想要知道的一切!”

    我告诉他,我不会去野牛沟的。

    他非常肯定的告诉我“你会去的,这是你的命运,你摆脱不掉的天命!”

    不等我多问,说完这些话,他就不在理我,自顾自的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街角,陷入了沉思!

    他究竟是谁?他又知道什么?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他究竟再说什么?

    直到后来我从野牛沟归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