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浦区,某西餐馆包厢中。

    “欧巴,什么周五见呀?”在李昱挂掉电话后,金智妮才放下手上的刀叉,好奇的问到。

    “哦,没什么,我买了一间音乐行,把我的吉他放在那展示,然后好像有个客人想买我的吉他,想见见我。”

    “说到吉他,我也好久没听欧巴你唱歌了!”

    说到这,金智妮不由得想起他们刚认识的时候,那时的金智妮比现在更黏。

    那时的她觉得李昱的颜完符合她的取向,然后看着又神秘,身上还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成熟,种种特征使得金智妮那时候天天跑去找李昱,赶都赶不走的那种。

    某天早上,金智妮一如既往的出现在李昱面前,然而李昱却没跟往常一样的赶他走,只是让她等会,然后从房间拿出了现在摆在店里的那把吉他,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出去。

    似是看出了李昱的心情有些不对,金智妮也没追根究底,只是怪怪的待在李昱身边,一路上,李昱也没有多说几句话,两人就这么安静的抵达了目的地。

    当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金智妮顿时就有了猜测,而后从李昱的行为中也做实了金智妮的猜测。

    两人去的地方,是一座墓园,下了车后,李昱只是默默的背着吉他,带着金智妮走到了某个墓碑面前。

    墓碑的上方,写着R.I.P三个字,意思是息止安所。在墓碑的中间,有着一对夫妇的合照,再合照里,夫妻两人虽然拍着照,但眼神却都是看向对方,即使是这样,却依旧能感受到两人眼中的爱意。

    照片上那带着灿烂微笑的黑发男人,眉宇间与李昱有七成相似,颇有一种成熟后的李昱的既视感。

    与男人对视的金发女人有着一双美丽的眼睛,是那种笑起来能弯成一弯新月的笑眼,照片中能看出女人也在笑,不过笑的很腼腆。

    照片中的主人正是李昱的父母,站在墓碑前的李昱一言不发,连刚刚金智妮短暂的离去他都没注意到。

    等到金智妮回来的时候,李昱还是站在那,眼睛盯着墓碑上的合照,一动也不动,唯一不同的是李昱那泛红的眼眶。

    “欧巴...”

    看着这样的李昱,金智妮突然有些心疼,在外人眼里,李昱是个幸福的孩子,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是一个家都宠着他的李家太子爷。

    可就是这样的他,在那么小的时候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母为了保护自己而离开了这个世界,在事情发生后的前几年,学校少数的同学甚至常常以此来嘲讽李昱。

    “叔叔阿姨你们好,我的名字是金智妮,是欧巴的好朋友,很喜欢欧巴,虽然欧巴现在还不喜欢我,但是我会努力的,争取以后每年的今天,都能陪着欧巴来看你们。”

    说着金智妮拿出一束百合花,将之放在墓碑前,做完这些后,回到李昱身边,静静的陪着李昱。

    金智妮的动作,李昱部都看在眼里,讲的话也都传进了李昱的耳朵,也就是这时李昱才知道,金智妮刚刚离开是去做什么。

    金智妮刚刚离开的时候,李昱是知道的,他猜测金智妮是因为受不了这凝重的气氛,选择出去等他,没想到的是金智妮居然回来了,还带了一束野百合。

    看着这整天黏着自己的女孩,李昱才真正认识了女孩,也就是在这之后,李昱对金智妮的态度大变,从以前的爱搭不理,转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Jennie,哭麻我(谢谢你)。李昱将手放在身旁金智妮的头上,温柔的说道。

    李昱语气的温柔,甚至让一旁的金智妮有些不知所措,她没有见过这样的李昱,但这样温柔的李昱,这摸头的动作让她有些沉浸在其中。

    而一旁的李昱在说完话后,便将手从金智妮的头上拿开了。

    感受到自己头上的大手离开时,金智妮还有一些失落,但随即便被李昱的动作给吸引了过去。

    只见李昱将原本背着的吉他拿下来,就这么随意的坐在地上。

    “偶妈,小时候妳带我去学吉他的时候说过,阿爸就是弹吉他追到您的,希望以后我能弹给您听,比阿馁,那时候没能好好的学习,也错失了能弹给您听的机会。”

    听到李昱的话,一旁的金智妮才知道为什么李昱要带着吉他来到这边。

    “不说这些了,我自己写了一首歌,想唱给你们两个听...”

    “日出又日落深处再深处”

    “一张小方桌有一荤一素”

    “一个身影从容地忙忙碌碌”

    “一双手让这时光有了温度”

    这是金智妮第一次听李昱唱歌,也是李昱第一次在有别人的情况下自弹自唱。

    李昱没有学过专业的歌唱技巧,从歌声中就能听的出来,甚至连气息都有些不稳定,真要说的话也只有他那富有磁性的烟嗓会使人初听时为之一亮。

    可在当下这样的歌唱环境,没人会去挑剔任何的优缺点,而在金智妮看来,她没觉得李昱唱的不好听,反而觉得这样的李昱更有味道了,也更吸引她了。

    而李昱本人更不可能会再乎了,他唱歌只是为了唱给最爱的父母听。

    “月儿明,风儿轻”

    “可是你在敲打我的窗棂”

    “听到这儿你就别担心”

    “其实我过的还可以...”

    唱到副歌时,李昱的情绪明显已经不太对劲,一旁的金智妮看着那为了不让父母担心,而忍住泪水的李昱,一种名为心疼的感觉涌上心疼。

    看着这样的李昱,金智妮没来由的就走向正坐在地上自弹自唱的李昱,然后默默的走到李昱面前,温柔的抱住李昱说道。

    “欧巴,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你这样忍耐只会让叔叔阿姨看了更加难过,更加担心,欧巴,你才高中阿,不用那么懂事,不用那么成熟的,尤其还是在父母面前...”

    “人都会有脆弱的时候、而眼泪就是一种情绪的发泄;所以想哭就哭吧欧巴,在无人的地方,没有人会耻笑你的软弱,没有人可以永远是坚强的。”

    听到金智妮的话,已经到情绪失控边缘的李昱顿时就没忍住,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看着这样的李昱,金智妮心疼的将李昱搂到了怀里,温柔的抚摸着李昱的头。

    ———

    “欧巴!所以你那天会弹到吉他吗?”

    “不知道,没意外的话应该是不会。”

    “不过,原本没有这件事我也会去把吉他拿回来放的。”

    “不行,我也很久没听你唱歌了,那天你要弹吉他,也要唱歌,我也要去。”

    听到金智妮的话,李昱还特意看了一下她,发现对方正摆出一种你不答应我就不吃饭得样子,无奈之下,只能答应金智妮。

    “耶!欧巴脆骨!”

    此时在看,金智妮哪还有刚刚那不吃饭的样子,没见她开心的像是能在吃下两份排餐的样子吗。

    “欧巴你也快吃呀,吃完还要去买一些我们的生活用品呢。”

    “我....们?”

    “对啊,欧巴不是说我能长住那吗,所以我刚刚在来餐厅的路上就跟偶妈说了,然后她同意了,还说了会帮我跟公司说呀。”

    “.....”

    李昱做梦都没想到平时总拖拖拉拉的金智妮,这次居然会这么快就将事情都处理好。

    ———

    超市。

    “欧巴,你今天就要在新家睡了吗?”

    “嗯,自己的东西都拿过来,就在新家睡吧。”

    “那我今天也...”

    “不行!”

    听到自己话都还没说完,就出声拒绝的李昱,金智妮气的韩文都忘记说了,直接就跟李昱用英文吵了起来。

    “Why?”

    “Because your things are still in the dortory”

    “I  buy new,And ick it up torrow”

    “Okok,You decide”

    吵架的内容大概就是,李昱以金智妮东西都还在宿舍为由拒绝,而金智妮说了今天要用的东西他能买新的,而东西,明天再去拿就好。

    最后李昱还是没能拒绝金智妮的入住请求,而这场战争也正式宣告金智妮胜利。

    看着眼前的场景,李昱突然有种“以后会很常发生”的感觉出现,他突然后悔了,后悔同意金智妮搬过来。

    其实李昱一开始会拒绝不过就是因为从来没跟人同居过(家人不算),而且太突然了,所以才会有些抵触的。

    而这种抵触的感觉来得快,去的也快,在两人逛完超市要回家时就已经没了。

    ———

    推荐一本我自己也在看的书雨天时我会想你

    喜欢艾琳跟智秀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