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吃了些东西后,李昱将金智妮送回家后便驱车回家了。

    刚进家门,只见李健熙坐在客厅悠闲的看着报纸。

    “爷...爷爷,这么晚了您还没睡呢。”

    李昱有些心虚,毕竟答应了爷爷会去学校,虽然去是真的去了,但下午他就逃课了,所以此刻看到李健熙还是有些虚的。

    听到李昱说话,李健熙也没回应,只是将报纸微微放下,看了李昱一下,又看了身旁的沙发。

    李昱看懂了李健熙表达的意思,乖乖的走到李健熙身边,先是帮李健熙倒了杯茶,然后就坐在李健熙身旁的位子,等待李健熙开口。

    见李昱这样的反应,李健熙也不由得好笑,也不再沉默,开口问到。

    “小昱呀,今天去学校,感觉怎么样。”

    “挺...挺好。”

    “哦?怎么样的好法。”

    “爷爷...您就别在打趣我了,我把下午的课给翘了...”

    “我知道,然后呢?”

    “没然后了...”

    李昱不敢说自己跑去纹身的事情,虽然他知道爷爷对他百般疼爱,甚至他那些荒唐的行为,李健熙都没因此骂过他半句。

    说白了,对于李昱与人起了肢体冲突什么的,李健熙只当作是年少气盛。

    而吸烟喝酒,在韩,是一个非常普遍平凡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他们的文化之一了,一般人多少都懂,在应酬,交际时也少不了的。

    但纹身这件事,李昱就说不准了,他不知道李健熙有没有那种“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观念。

    如果今天坐在他身边的是他那回米国安养的亲爷爷李健斌的话,李昱反而就没那么担心了,毕竟他更荒唐的时候李健斌都看过,而且李昱在米国时就有纹身了,李健斌也是知道的。

    “好了,看把你吓的,不就是跟那个叫金智妮的丫头一起出去玩吗,这有什么。”

    “况且你别看大爷爷一把年纪了,平时也都板着一张脸,其实我也是很开明的,基本上你健斌爷爷能接受的我都能接受,所以不用那么拘束。”

    听着李健熙的话,李昱想了想也是,他的大爷爷虽然平时在面对李在镕,李富真的时候多少有些严肃,但在对他的时候,可从来没有。

    “那我说了哈爷爷,不过您要答应知道了后不能生气,不能没收我的车。”

    “行我答应了,说吧!”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李富真的声音。

    “爸您又答应小昱什么了。”

    李昱看了过去,李富真一身干练的女士西装,脸上虽有些疲惫,但听声音能知道,李富真的心情不错,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开心的事。

    “小昱,你别管她,说吧爷爷等着呢。”

    “好...好吧,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应该吧。”

    说完,李昱直接站了起来,将外套脱了,然后又将身上的衬衫由下往上拉了拉,露出了自己的纹身。

    “嘶~”声音是李富真发出来的

    在看到李昱完整的后背后,李富真只觉得李昱今天可能不太妙了,她不知道现在坐在那面无表情的李健熙等等会怎么爆发,她现在很想逃离这个第一现场。

    然而,让李富真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李健熙缓缓的站了起来,摸了摸李昱的纹身,平静的问了句“还有吗?”

    李昱一听,三下五除二将上衣整个脱掉,露出了身上部的纹身。

    李昱身上那个大满背纹身是连结左手臂的,整个满背到左手臂上半段,而左手臂的下半部以及右手臂上则是有着零散的美式风格的小图。

    虽然看着挺乱,但又有着说不出的艺术感。

    然而李富真原以为的李健熙暴怒一幕并没出现,李健熙只是将李昱身上的纹身看了个遍,然后就平静的坐了下来。

    “是一副好图,虽然我看不懂含义,但以艺术的眼光来欣赏,图是不错的。”

    “小昱爷爷只想问问,你纹身...会痛吗?”

    李健熙语出惊人,原以为会生气,再不济也会板着脸的他,只是关心了李昱纹身会不会痛,然后夸了夸图好看就没了,就...没了?

    “痛是不痛,不过爷爷,您不生气吗?”李昱也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他跟李富真想的是一样的,所以也有些震惊。

    “生气?为什么要生气?难道在小昱的眼中爷爷就那么食古不化吗?”李健熙笑着问到。

    一旁的李富真很想回答“是,您若不是食古不化,小妹也不会...”

    于是一场原本李昱跟李富真以为的风暴没出现,李昱纹身的事情也轻松的就过去了。

    ———

    翌日。

    原本今天李昱是不打算到学校的,但想了想左右也没什么事,闲着也是闲着,最后还是决定去学校看看,

    “去学校找漂亮的学姐、学妹谈天是其次,主要是想上课。”李昱在心里说道。

    李昱现在就读的“翰林艺高”不说什么,漂亮的学生肯定是不缺的,还有不少练习生,甚至也有几个已经出道的艺人,郑秀晶就是。

    一到校门,李昱的出现又是让这起了不小的骚动。

    虽然李昱昨天早退,但关于他的一些小道消息早就已经满天飞了。

    “听说李昱学长是个富二代,昨天中午有人在学校附近的停车场看到他上了台最新版的玛莎。”

    “他有不有钱没关系,主要是馋他的脸,昨天学校有大神已经搜到李昱的社交帐号了,已追踪。”

    “听说了吗,那个李昱好像是个不良,高三学长说了曾在酒吧看到他,抽烟喝酒什么都来。”

    “听说...”

    对于那些流言蜚语,李昱并没有放在心上,虽然有不少是真的,但对他并不影响,他知道学校不会因为这些事把他开除,而把他当成不良的人,他也不在乎。

    至于那个发现他社交帐号的事,其实是李昱自己在下课时滑手机被隔壁同学看到的,对此他也不在乎,也不会因此而将社交帐号设置成隐私帐号。

    李昱这个人其实还是有点小小闷骚的,虽然经历的事情挺多,也比同龄人成熟很多,但一些少年会有的心性他也会有。

    例如,听到身边有人说他很帅时,虽然没表现出来,但他心里也会暗暗的骄傲,开心。

    例如在他社交帐号被人知道后,有不少因为他长相而去追踪他社交帐号的小颜粉,而使李昱的社交帐号粉丝突然暴增,他也会为此而偷偷开心。

    说到底,就算再成熟,他也只是一个高中生,也会有虚荣心,也会想要受人,追捧。

    当来到教室后,也是不少人主动跟李昱打招呼,毕竟在这个时代,三观跟着五官跑的还是大多数,颜值即是正义,只要你长的足够好看,身边一定不会缺乏朋友。

    所以即使昨天李昱下午逃课了,即使有人说他是不良,班上也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搭理他,主动跟他当朋友。

    而面对这些跟他打招呼的同学,李昱也都是礼貌的回礼,且脸上一直挂着他自认为温暖的笑容。

    “李昱笑起来真的好好看...”教室里某个女同学说道,而她说的也迅速得到身边其他女生的认同。

    不,也有例外...

    “哼,伪君子。”

    因为最近没什么活动,郑秀晶今天也是早早的就来了学校,在李昱进来的时候她也注意到了,本想过去跟他理论一下昨天的事,但太多同学靠上去了,于是她决定等下课再去说说。

    “水晶呀,我感觉你对李昱真的有偏见,其他的先不说,至少他在教室的时候对身边的同学,对谁都是和和气气的,不像是你说的那样呀。”

    郑秀晶有心想辩驳一番,但一回头就看到自己的闺蜜也是看着李昱,虽然看起来没跟那些女生一样花痴,但她的目光,不说是目不转睛也是差不多了。

    她试着跟她说了几句话,虽然闺蜜还是会回答她的问题,但眼睛根本就没在看她。

    看着闺蜜这样,郑秀晶也有些吃味,越想越气的她又再次的对着手上的香蕉牛奶泄愤,并暗自决定要让李昱露出真面目。

    上课钟声响起时,她还是偷瞄了李昱那一眼,不看还好,这一看,李昱刚好也在看她,而且脸上还带着莫名的笑容。

    这个笑容无论李昱是什么样的意思,在郑秀晶眼里都已经自动被解读了挑衅。

    而事实上,李昱根本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是刚好与她对视,对于郑秀晶昨天追到停车场的事,李昱也根本没放在心上。

    第一堂课就是班导师的课,班导师似乎也是知道一些李昱的身份,所以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对李昱发难。

    时间很快的就到了中午休息。

    一听到下课钟响,郑秀晶在收拾完东西后,立刻就走到了李昱的位子旁边,偷偷丢了个纸条就往教室外走了。

    而坐在座位上正在感慨读书使他快乐,而快乐的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时,一张纸条就这么掉在他的面前,在看到字条后,李昱也是迅速的抬起头来想看是谁丢的,看了看周围没什么发现后,他也没多想直接就将折叠的字条打开,里面只有写一句话。

    “到天台来,有话跟你说。”

    看到这么简短的一句话,李昱原本是不想去的,但无奈他太好奇是谁递的纸条了,想了想便决定赴约。

    ———

    天台上。

    “我刚刚丢纸条应该没被其他人看到吧,如果被看见了怎么办,会不会被人误以为我喜欢他?会不会太冲动了?会不会...”先一步到天台上的郑秀晶焦虑的想着。

    之所以会这样,主要是因为郑秀晶怕出了什么绯闻,她担心因为绯闻而害到了事业正在上升期的团员们。

    正当她烦恼焦虑时,李昱也上来了。

    在上了天台,看到天台的人后,李昱也是有一些小惊讶的,再来的路上他自己脑补了好多剧情。

    “会不会是班上某个女生想告白,但害羞所以约他上来。”

    “会不会是某个学妹或学姐...”

    其实李昱本身是有些自恋的,事实上他也有自恋的本钱,首先他真的很帅,身材也很好,又高,家里还有钱。

    而在他看到纸条的主人是郑秀晶时,顿时就失望了,他是自恋,但没有自恋到会觉得一个当红偶像对他一见钟情。

    而在他踏上天台的时候,郑秀晶也注意到了李昱。

    “呀,郑大班长,找我上来什么事?不会是要跟我表白吧?”李昱走向郑秀晶,还不忘调侃到。

    “莫?你再开玩笑?还是吃多了?”

    听到李昱的调侃,郑秀晶当即就炸毛了,她在这边担心传纸条造成绯闻担心的不得了,而他还在那调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