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秦金榜:祖龙听心声把我曝光了 > 第28章 赵高和胡亥的试探
    嬴政做事,雷厉风行。

    倒不是他急着去封禅,以证阴自己的丰功伟绩。

    而是金榜现世以后,如今大秦要做的事情,有很多。

    帝国疆域金榜之上,排在第一可不是大秦呐!

    这让向来自负的嬴政,是断然不能接受的。

    因为,大秦急需扩张。

    可对外扩张的前提,是国内没有动荡。

    因此嬴政必须尽快去将儒家自立山门的事情给解决掉,然后是墨家……只是如今的大秦,怕是不止这两家要自立山门了。

    嬴政心里也清楚这一点。

    毕竟,当日神兵榜现世的时候,他可是亲耳听到有两个人,在金榜上发出他们自己的声音。

    “哈哈,今日我刘季,龙吟天下了!”

    “我项羽,才是真龙!”

    这两句话,可犹在耳边。

    甚至,至今回想起来,都震耳欲聋。

    嬴政还活着,谁敢自称为龙?

    这已经是大逆之罪了!

    此罪,当诛!

    然而,刘季和项羽在哪里?

    显然不在咸阳。

    偌大的大秦,也不好寻找。

    但不管怎么样,嬴政得有行动。

    所以,浩浩荡荡的队伍便出了咸阳。

    皇帝出巡,封禅泰山。

    这是最高规格的礼仪,也是所有老秦人共同的荣誉。

    所以,咸阳城的百姓都来相送。

    人群中,雪女戴着面纱也来了。

    尽管还戴着面纱,那一头白发却也格外引人瞩目。

    其实,她才十五岁出头。

    正是豆蔻年华。

    本来赢澜还以为,按照雪女的人设,自己大秦公子的身份是很难接近她的,等到接近了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的雪女还很年轻。

    她甚至,还没有经历过被权势逼迫的那一场悲剧。

    所以雪女也没有加入墨家,更没有成为反秦阵营的一员。

    看来这个世界改变了许多,不过这样也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对于赢澜来说,倒是乐意得见如此。

    赢澜是护军都尉,骑着无双战马,麾下士兵都带着修罗面目,个个身材都在一米九以上,这是一支铁军,单单跟在赢澜的身后,就能给众人极强的压迫感。

    赵云一直骑马,跟在赢澜的身边。

    然后,见到赢澜打马来到一旁,便立马了然,在一边恭敬地等着。

    “不是说了,不用来送吗?”赢澜下马,来到了雪女身边。

    雪女戴着面纱,轻易不会取下,但面纱下的脸蛋还是一红,只好将身边一个男子打扮的人推出来,说道:“昨夜与公子说奴家有位表哥,医书精通,正好公子此去泰山路远,怕一路风寒霜重,便让他随行吧!”

    赢澜闻言打量起旁边这个精神小伙起来。

    小样,就你是雪女表哥啊?

    这模样,靠,鉴定完毕,妥妥的一个小白脸啊!

    一个男人,柔柔弱弱的,偏偏还长这么俊?那可不能留你在雪女身边……

    心里想着,赢澜笑道:“也好!子龙,牵一匹战马来。”

    赵云很快,牵来了一皮无双战马。

    这战马个头很高,都比雪女的‘表哥’要高了。

    而赵云,则骑上了照夜玉狮子。

    雪女本来还想说什么,可是见到‘表哥’的打扮立马忍住了,只是挥手告别。

    就这样,赢澜踏上了第一次离开咸阳城的路程。

    行军的时候,走得一向都很急。

    赵高作为中车府令,应该常伴嬴政的车驾左右,可是这天夜里他却趁嬴政歇息之后,来到了另外一辆马车之上。

    这里面躺着的人,是胡亥。

    “老师!”

    已经是深夜了,胡亥还没睡。

    赵高样子鬼鬼祟祟,示意胡亥不要出声,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公子,玄翦已经来了,他还带来了六剑奴,可公子澜身边有俩人与他形影不离,除了他的护卫之外,另一男子不知道身份,更不知道他的实力,需要公子去试探。”

    “好,我现在就……”

    话说到一半,胡亥才发现自己因为激动而放声出来,马上压低声音,改口道:“天色已晚,我阴日找个机会去试探一番。”

    “嗯!”赵高点点头,然后偷摸回去了。

    次日,大军继续上路。

    赢澜已经骑马开始赶路了,片刻后雪女的‘表哥’才追上来。

    现在赢澜也知道了,雪女的表哥叫做木龙。

    到底是容还是龙,也没听清楚,干脆就叫他木龙了。

    经过交谈之后,赢澜发现雪女确实说得不错,这个木龙仁兄对于医术方面十分在行,至少不是庸医,就是有时候感觉此人有些不太着调。

    “早啊赢兄!”

    操着一口中音色的嗓音,木龙上前来给赢澜的肩膀一巴掌。

    当然,这巴掌肯定很轻。

    “木兄早!”

    赢澜笑了笑。

    这个木龙的性格,到不像雪女那样恬静,反倒是有些欢脱过头,很不正常,让赢澜总有一种他好像是也换了一个马甲,于是就使劲浪的状态。

    因为这种状态,他太熟悉了!

    就是……放飞自我的感觉。

    要不然,他怎么可能,胆敢给大秦公子称兄道弟?

    怕是活腻了。

    其实赢澜还真猜对了。

    木龙,就是端木蓉的马甲。

    她本来是打算叫木容的,可赢澜听成了木龙,也就懒得去改正。

    端木蓉此时才十六岁。

    可不是后来二十多岁那副样子,此时的她性格也没有完定型,不过平时待人的态度都是冷冰冰的,有点往后来外冷内热的方向发展。

    可是,当端木蓉摇身一变,从女孩子变成了男人,名字也变成了木龙以后,她就开始放飞自我,性格活脱得很。

    “木兄昨晚休息得可好?”赢澜询问,他们都一样,有单独的马车休息,不像士兵们是睡在营帐里,还要轮流值班守夜。

    “还不错。”端木蓉回应,马上又扬起头问道:“你呢?”

    “也不错,就是估计这一路上,像昨晚那样太平的夜晚可能不多了。”赢澜说着,话里的意思也是意有所指。

    他不信嬴政离开了咸阳,那些六国余孽,以及江湖人士,什么动作都没有!

    端木蓉则是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此时,本来走在前头的胡亥,突然打马转身,朝着二人走了过来。

    “找你的?”端木蓉闻言问了一声。

    “也许吧。”赢澜不置可否地回应着。

    目光,却已经看到胡亥径直骑着马,走向了端木蓉。

    尼玛!

    这打脸来得太快了。

    胡亥去找他干什么??

    ……

    PS:推荐好朋友的一本书:《从八百开始崛起》,最热血最催泪的抗战文,军事五级作家汉唐风月1的倾情演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