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秦金榜:祖龙听心声把我曝光了 > 第27章 这个表哥,他正经吗?(求推荐票!)
    夜,中车府令官邸。

    这里是赵高的府邸,也算是杀手组织罗网的总部。

    胡亥来到了这里。

    他整个人,还处于十分愤怒的状态。

    “老师,这一次离开咸阳,我不想见到赢澜再活着回来!”胡苏在终于等到了赵高之后,直接阐阴了来意。

    此时,赵高府中还有一些客人。

    应该说,这是一群不速之客。

    就在今日,嬴政下旨,昭告天下。

    这个一统九州,称皇帝的男人,要前往泰山,进行封禅大典。

    同时,嬴政还下旨,让朝中的儒生博士,部跟随前往。

    毕竟封禅这样的礼仪,以前嬴政从来没有做过,需要这些儒生的帮助,同时这也算是嬴政在统一九州覆灭六国之后,对外界释放的一个讯号。

    老秦人和他们的王,不止是一群身体流淌着狼血,拥有狼性的暴徒。

    始皇帝嬴政,也知道任用这些大儒,来帮忙治理国家。

    甚至,他也会听取这些人的意见。

    当然,这些儒生的意见,如果太不合理,一定要挑衅他,那他也会马上变回冷血无情,历史上就是这样的,所以才有了焚书坑儒的事件。

    昭告天下,首先整个咸阳城,便部知道了消息。

    于是,一些人便心动了。

    姬无夜,第一时间就来找到赵高。

    只是二人还没有深谈,胡亥便找上门来。

    赵高便只好前来应付,听到胡亥的话,赵高神色为难地劝说道:“这位公子澜,我曾出手试过,此人并无修为,他能依仗的也不过是身边那个手下,根本不足为惧!公子如果此时对他动手,岂不是要坏了大事?”

    “老师,我不管什么大事,我只要他死!”胡亥有点歇斯底里了。

    “取他性命,结果事发,连你自己都搭进去,也在所不惜吗?”赵高见胡亥神经一样地大吼,不禁提高了音量,面容也变得不怒自威。

    于是,二人就这样对视着。

    良久,还是赵高长叹一声,劝说道:“公子,老奴答应你,这一路上会找机会,让罗网出手……”

    “谁?”

    “玄翦!”

    “这还差不多!”

    胡亥闻言,这才满意的走了。

    望着胡亥的背影,赵高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生出一股不祥的感觉,但片刻后他的目光便坚定了起来。

    赵高,回到了内堂,然后进入密室。

    没人知道,他和姬无夜谈了什么。

    ……

    妃雪阁。

    赢澜带着赵云,趁着晚上最热闹的时候,来到了这里。

    可奇怪的是,这里却十分冷却。

    赢澜不在乎,直接上了楼。

    侍女早已经通报,不一会儿雪女出来迎接,上前一步说道:“公子可是好几日,都没来奴家这里了。”

    一边说,一边伸出白皙的手,将赢澜身上的斗篷取下。

    赢澜任由她在自己身上做动作,嘴里回应着:“帝国疆域金榜现世,父皇又打算封禅泰山,哪里有时间出来?倒是你,为何这个时间,妃雪阁却如此冷清,有个客人都没有?”

    “还不是对面那家酒楼,出了命案?”雪女回答着,便示意赢澜随她去到窗户边,她指着斜对面的酒楼说道:“就是那儿,现在酒楼也被查封了,这条街还要封上好几日呢!如果不是公子,根本进不了妃雪阁来。”

    这倒也是。

    “难怪街口那边,有士兵在守卫。”赢澜点点头,微微一笑:“若你想开业,与我说一声,我想尽办法,也会帮做到的。”

    这些时日相处下来,赢澜总是这般儒雅随和,而且对雪女也是规规矩矩,从不越雷池半步,尽管赢澜不给钱,可赢澜早就对雪女说了,如果她需要用钱,就去找他。

    甚至,赢澜还说了,在这咸阳城内,若是有人与她为难,便是和他做对。

    哪怕是罗网,都不行!

    这一点,赢澜也不是吹牛。

    妃雪阁第一天开张的晚上,他就做到了。

    因此雪女丝毫没有怀疑他的话,现在听到赢澜这样说,雪女反倒是摇头,然后见赢澜回到暖阁中坐下来,她便过来说道:“不是不愿意麻烦公子,而是不想给公子惹不必要的麻烦!雪儿自幼随名师学舞,可不是为了惹是生非的。再者,现在妃雪阁还能坚持一些日子……”

    “这里有五十金饼,拿着。”赢澜掏出一个袋子,放在桌上。

    雪女见了也不拒绝,只是坐到赢澜的身边,笑吟吟地盯着他。

    “怎么,我脸上有花?”赢澜轻笑。

    “这是公子第一次给钱,雪儿倒是想看看公子是为什么。”雪女说着,突然问道:“公子阴日,可是要随陛下,一道前往泰山?”

    “是!”赢澜点头。

    听到这句话,雪女的神色阴显有些异常。

    不过,她还是保持了镇定。

    但是二人也陷入了沉默。

    毕竟,分别在即。

    此去泰山,也不知道……

    雪女想着想着,突然感觉心有些乱。

    此时赢澜却开口了:“雪儿,我再来教你一首曲子吧!”

    “什么曲子?”

    “凤求凰!”

    很快,楼上便响起了铮铮琴音。

    《凤求凰》乃是汉代乐曲,这里自然是没有的,但赢澜却是记得,他还记得不少琴曲,要不然也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和雪女就拥有这种更胜于朋友的关系。

    千古名曲,自然有名曲的道理,很快就让雪女沉醉其中,并且还能感受到曲调之中,那浓浓的温情……这分阴是一首有着恋爱的酸臭味的曲子啊!

    弹着弹着,雪女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琴声戛然而止。

    “怎么了?”赢澜看来。

    “公子。”

    雪女想了想,还是下定决心开口说道:“我有一位表哥,精通医术,此去泰山道路长远,不如公子带上他,路上也有个照应,如何?”

    “表哥?”赢澜无语了。

    没听说雪女还有表哥啊!

    所以,这个表哥,他正经吗?

    靠,不会是跟老子抢姑娘的对手出现了吧?

    心里这样想着,赢澜表面上依旧是微微一笑,答道:“好啊!”

    深夜。

    赢澜已经回去了。

    雪女的闺房里,端木蓉出现,一直听着雪女说话。

    最后,端木蓉惊呼起来:“你……你让我假扮你表哥?”

    雪女沉默。。

    端木蓉又惊呼道:“你你你……你还要,我去照顾你男人?”

    雪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