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白夜的轮回转生之旅 > 第六章 成长
    日向宁次?

    干他白夜什么事。

    孩子存不存活?白夜从来就没在乎过,他也不怎么在乎日向千美。

    白夜真正在乎的:是日向千美在他心中所代表的那层身为“母亲”这一身份的意义,以及她背后的命运路线。

    可是,做到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能改变。

    命运的洪流依旧滚滚向前,无法阻挡!

    自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白夜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想救一个人,救一个“母亲”。

    结果拼尽了力,却什么也没有做成。

    自穿越到这个世界,白夜就没遇到过什么开心的事,伴随他的从来都只有憎恨、痛苦和死亡。

    在木叶医院里是这样!

    就连家,这最后一个栖身之所,也是这样!

    前世连大学都还没有毕业的白夜,相对于,这个残酷的忍者世界,他终究只不过是一朵在温室里被呵护长大的花朵罢了,没有经历过风吹雨  打、日晒雨淋。

    现在的他连这个忍者世界中五六岁的小孩都比不上。

    何其无能啊!

    记得曾几何时,白夜在看《火影忍者》这部动漫的时候,多么希望能够穿越到火影世界里,学习里面强大的忍术,体验里面的忍者生活,成为一个强大到无可匹敌的存在。

    如今,白夜真的穿越过来了,才明白现实和想象的差距之间,那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他现在才明白,前世看《火影忍者》这部动漫,看到的只是它表层最阳光灿烂的一面罢了,至于内里有多少黑暗,根本无从知晓。

    就像一座冰山,露出的只是那一角而已,无法想象深藏在海底的冰山到底有多大。

    《火影忍者》不像《进击的巨人》、《东京食尸鬼》……毫不掩饰的表现出他们真正的痛苦和无助感。

    而且,现在的白夜还没有上过忍界战场,仅仅只是站在边缘地带观看而已,就已经让他心生疲倦。

    白夜从来都不是一个有大志向的人,他从头到尾就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虽然他知晓火影世界的大部分剧情发展、知晓每个强大忍术的作用、知晓每个忍者的未来……,但是他的梦想也不过是开启转生眼而已。

    他的人生规划:是好好的活着,随便当个忍者,赚一点小钱,然后按照日向家族内部的分配,和一个贤妻良母型的日向少女结婚,过上没羞没躁造人生活,等孩子长大后就不再做忍者了,开个书店,过着悠然自得的生活,最后比老婆先老死。

    这就是他的人生目标。

    很普通,和其他的穿越者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字——LOW,直线拉低了穿越者们的水平,丢了穿越者的脸面,浪费脑袋里装的大好资源。

    没办法,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至于转生眼梦想,都说了那是梦想啦!

    他小学作文梦想,还是当个发明家呢!

    结果,还不是普通人一个!

    然而,白夜错了,错得离谱!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忍界。

    弱小本身就是一种原罪。

    就是因为,白夜太弱了!连救一个他想救的人,费尽努力都救不了。

    何其悲哀!

    白夜本身就不是一个特别坚强的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而今他的背后却出现了一股名为“生存”的力量,鞭策着他不断向前!

    白夜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变强,渴望得到力量。

    变强的种子,在他体内开始生根发芽。

    这一刻,白夜真正的接受了这个世界,那从穿越至今,与这个世界所存在的隔阂,彻底的被粉碎,从心底里开始接受这个世界的一切,包括黑暗和自己的无能。

    此时此刻,白夜原本神色涣散的目光逐渐凝聚,变得越发坚定。

    “千寻,刚刚对不起,对你说了那样的话!”白夜坚定的目光,看向旋涡千寻,谦声道。

    说完,便转身朝门外走去。

    “诶——,日向白夜你要去哪里?”旋涡千寻看向转身要离开的白夜,问道。

    “肚子饿了,去吃早饭。”说完,白夜变转生离开了房间,独留下嘴角正面露愕然之色的旋涡千寻。

    清晨,霞光万丈,晨风微拂。

    经过昨晚那一场暴雨的清洗,整个木叶都变得焕然一新,就连空气也变得清新自然。街道上,过往的木叶村民脸上自战争爆发以来,少有的挂着轻松,心情不似往常那般压抑,沉闷。

    昨晚的那场暴雨,似乎洗刷掉了木叶不少的悲伤和痛苦。

    行走在木叶街道上的白夜,感受着这周围被昨晚暴雨清洗后的环境,心里的悲哀也消解了不少。

    人就是这样,容易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

    踏入日向族地,白夜感受到的氛围与外面却不尽相同。日向千美的死,并没有在木叶引起什么波澜。

    在当下的忍界战争中死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可是在日向族地,日向千美的死却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日向千美,日向日差的妻子,日向一族族长日向日足的弟妹。

    日向日差虽然是分家,但是他终究是日向日足这位日向一族族长的双胞胎弟弟。族长弟妹之死,在这个奉行嫡长子继承制的封建守旧家族中,引起的波澜可见一斑。

    ……

    “宁次这孩子真可怜!”

    “唉——,如果是宗家,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可不是吗!”

    “日向玲子被大长老叫去祠堂了,估计也要受到惩罚。”

    ……

    步行在日向族地,白夜听到的最多的是关于日向千美之死的谈论;还有部分,则是关于宗家族老对于日向玲子的问责。

    关于对日向玲子问责这件事,白夜也不知道该怎么评论。

    是非对错,只不过是因为各人立场不同罢了。

    “日向白夜。”一个沉闷的声音在白夜的背后响起。

    白夜回过头,一脸疑惑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穿着日向一族服饰,留着一头黑色长发的男子。

    “族老让你去祠堂一趟,询问你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男子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白夜,意外的透露出了原因。

    “好的。”白夜没有多言,简单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