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维术士 > 第3042节 小鼹鼠
    这些完全由泥塑组成的魔物,安格尔只在《神奇魔物在哪里》刊物里看到过,现实中还是头一次见到。

    书上记载,泥偶魔怪其形、其里皆如元素精灵。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单从肉眼来看,很难将泥偶魔怪与土元素精灵分开,只有“观其神”,也即是用精神力视角来查探其能量以太体,才能分辨它们与元素生物的区别。

    泥偶魔怪虽然和元素生物并无直接关系,但相传,泥偶魔怪是某个大地神祇的创造物。而这个大地神祇,就是一尊元素生物。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传闻。是否为真?至少安格尔无法确定。

    不过,这种元素生物称神的情况,在泛位面其实并不少见。例如,从火焰发展出来的文明世界——陈炽世界,就存在一些侵略性极强的邪火神祇。这种邪火神祇,从本质上来说,也属于元素生物。

    话说回来,泥偶魔怪之所以少见,其实主要是因为它们的大聚落都在异界。巫师界的话,只有极少组织有豢养泥偶魔怪,为一些大地学徒提供血脉选择。

    这么说来……继浅海力士后,又出现了一群异界来客?

    袭击比伦树庭的人,还有绑下乐土的人,莫非真的来自异界?或者说,这是异世界的巨擘探入巫师界的前哨爪牙?

    这些念头在安格尔脑海里一闪而逝。

    不是他不愿深入去思考这件事,而是他现在还没有真正看到袭击者,想这些也没意义。

    在安格尔忖度间,多克斯那边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

    被动防御了许久的多克斯,终于开始对泥偶魔怪发起了攻击。

    不过,多克斯并没有使用大范围的招式,而是一个个的单点攻击。虽然依旧没有全力以赴,但一拳一个小泥偶,还是能做到的。

    泥偶聚落群看上去很多,实际上也就百来只,只是有一些泥偶魔怪的体型大,联合起来气势就足。

    多克斯没废多大劲,就解决了一大半的泥偶魔怪。他也没杀死这群魔怪,全都敲晕了,丢在一旁。

    剩下的泥偶魔怪,基本都是小体型的泥偶魔怪,没有大型的泥偶撑场子,就连通道都看上去要顺畅多了。

    这些小体型泥偶并没有被多克斯大发神威而吓到,反倒更愤怒了,一个接一个的往多克斯身上跳,龇牙咧嘴的,哪怕是明知不敌,也要在多克斯身上留下一个口子。

    然而,多克斯连大体型的泥偶都不怕,更遑论这些小体型的。

    他甚至都懒得理会,只有那些爬到他脸上的,或者直接撞到他手上的,他会一个弹指弹出去,其他的干脆就任由它们啃噬。

    这场战斗到了现在,基本算是落下了帷幕。

    在班森、卡艾尔看来,充满悬念的战斗,最后却是被多克斯轻飘飘的解决了。

    也不是他们的眼界不够,而是这群泥偶魔怪的整体实力过于参差,而且缺少了皇室泥偶来指挥作战,单纯靠杂牌军联合起来的气势,想要碾压多克斯这种从尸山血海里战斗出来的血脉巫师,基本不可能。

    多克斯带着一身“泥偶挂件”,朝着安格尔等人的方向走来。

    “你还打算背着他们多久?”安格尔指着那群还在对多克斯啃噬的泥偶,问道。

    多克斯耸耸肩,一脸无辜道:“这就要看那家伙的耐性了。”

    “那家伙是谁?”卡艾尔从幻术中探出头,好奇的打量着多克斯那一身的泥偶挂件,不知道他嘴里所说的‘那家伙’是谁。

    安格尔倒是知道是谁,多克斯已经通过一些暗示告诉了他,不过他此时也没有吭声,因为他虽然知道‘那家伙’指的是谁,但对方的真实身份,安格尔也还未知。

    “你看我身上挂着的这些泥偶魔怪,有没有那只行为奇怪的。”多克斯当着卡艾尔的面,转了一圈,展示起身上的泥偶挂件。

    行为奇怪的?

    卡艾尔下意识用精神力视角去观察起这些泥偶挂件,这一看,还真的发现了一只很特立独行的泥偶魔怪。

    “发现了吧?没错,我说的那家伙,就是你现在看到的那只泥偶魔怪。”

    多克斯说到这时,压低了声线,用一种侦探破桉时“真凶就是你”的笃定语气道:“对吧,那只羊装攻击我,却从头到尾都没敢动我一根毫毛的泥偶魔怪?”

    话音落下,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空气一阵沉默。

    泥偶魔怪该啃噬他的继续啃噬……不过,在这群泥偶魔怪中,的确有一只羊装攻击多克斯的泥偶魔怪,慢慢停下了动作。

    多克斯见对方不肯应声,继续道:“或者说,我该换个称呼,鼹鼠先生?还是说,鼹鼠女士?”

    多克斯身上那唯一一只没有攻击他的泥偶魔怪,正是一只灰不熘秋的鼹鼠。

    它不过巴掌大小,就挂在多克斯的右手手肘附近。

    此前,它一直张着嘴看似在咬多克斯的皮肤,但实际上根本没有真正的下口,只是一种表演。

    如果不是被多克斯点出来,小鼹鼠混在其他真正“愤怒”的泥偶魔怪中,稍不注意,就会把它忽略掉。

    空气沉默了十多秒,终于,一道雌雄难辨的声音从小鼹鼠嘴里传了出来。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多克斯:“如此特立独行的你,我怎会发现不了?”

    小鼹鼠冷哼一声:“我问的不是现在。我之前就觉得不对劲,你为什么会顶着攻击在泥偶魔怪里穿行?想来,你一早就发现我了吧?”

    如今的它,会暴露出来很正常。毕竟,在一众明显攻击多克斯的泥偶魔怪里,它不攻击,显得很奇怪。用多克斯的话说,这就是特立独行。

    但之前,它一直隐藏在泥偶魔怪中,而且它自信自己藏的很好,正因此,它实在不明白,多克斯是怎么注意到它的?

    “发现你很难吗?”多克斯不答反问。

    当然很难!小鼹鼠内心在咆孝,它可是完全将自己的神念融入到了泥偶魔怪里,就连埃克斯那家伙都很难发现自己!正因此,当多克斯发现自己时,它才会如此的震惊。

    不过,它并没有将内心的情绪表现出来,而是澹澹道:“你先放我下来。”

    多克斯:“不放。”

    “你!”小鼹鼠抬起头,愤怒的盯着多克斯。

    多克斯歪着头:“你自己不会跳下去吗,你能跳上来,自然能跳下去,何必要我帮忙?”

    “还是说,你到现在还想着耍手段……是想让我先攻击你?”

    听到多克斯的话,鼹鼠表面没有什么,但内心却是掀起了滔天的波澜。

    这个巫师,不仅看穿了它的位置,连它的目的也看穿了?

    的确,它做这一切,包括之后演戏攻击多克斯,都是为了让多克斯主动攻击自己,只要一下即可。

    但对方居然知道它的目的?

    读心?还是预言?

    应该是预言吧?

    小鼹鼠回忆起之前的种种细节,越发觉得这个猜测是对的。

    这绝对是一个预言巫师!

    他就跟埃克斯一样,看上去血脉气息浓厚,以为是血脉侧巫师,实际上是一个神秘侧巫师!

    为什么它会这么想,因为多克斯一开始就没有动手!

    正常的巫师,在面对这样滚滚的魔物潮,就算不动手,也要避开吧。可多克斯不一样,他不闪不避,也不对泥偶魔怪攻击,对方显然一开始就洞察到了:攻击泥偶魔怪很有可能会打到它。

    之后,多克斯在泥偶魔怪里穿行,就是在锁定它的位置。

    一旦锁定住了它的所在,多克斯便开始进行清剿行动。

    而其他巫师要清剿泥偶魔怪,也绝对是一砸一大片,可多克斯却不一样,一个一个的单点,生怕范围伤害波及到不该波及的。

    他绝对是有意的收束伤害。

    还有一个左证,他连被动防御的精神力护盾都没有开启。因为他很清楚,精神力护盾有防御反击的能力,如果其他泥偶魔怪攻击到了护盾,反击到了它身上,一样算作多克斯主动对它攻击。

    类似的还有威压、外放气血,这些被动造成伤害的能力,多克斯一个都不放。

    现在,就连它用言语去蛊惑对方,只要对方主动放它下来,它高空落下、或者对方胳膊肘的劲稍微大一点,它就能“被动”受伤,这也算是主动攻击。

    可他还是能发现!

    说明,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了自己的目的,并持续的看穿了它的下一步动作。

    除了预言巫师,它想不出还有其他的能力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居然遇到一个预言巫师,真是晦气。”小鼹鼠有些恨恨的瞪着多克斯。

    多克斯摸了摸下巴,没有否认。

    小鼹鼠主动从多克斯的手肘上跳了下来,因为是它主动落下,所以就算真受了伤,也不能算是多克斯主观对它造成的伤害。

    只要多克斯不主动造成伤害,契约就没办法达成。

    小鼹鼠落下后,又看了眼安格尔,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色彩:“一个预言巫师,一个空间巫师……你们是必洛斯家族的人?”

    安格尔和多克斯互觑了一眼,没有吭声。

    这只小鼹鼠那笃定的语气,实在是让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总不能告诉它,你全都认错了,既没有预言巫师,也没有空间巫师。

    空间系倒是有一个,不过还是个学徒。

    不过,安格尔也能猜到,小鼹鼠应该就是那位布置空间封印的巫师,所以它应该也看得出卡艾尔是空间学徒。

    估计,小鼹鼠的心中已经将卡艾尔当成了自己的学徒。毕竟,空间巫师带空间学徒,这不就是典型的师徒组合嘛。

    “你们可以找到我,但如果不加入游戏,你们是没办法对付我的。而你们一旦对付我,就必然会加入游戏。”小鼹鼠看着安格尔与多克斯:“所以,你们如果要报仇的话,就来吧。我会在‘地窟擂台赛’等你们……”

    话音落下,小鼹鼠直接一个白眼,便晕了过去。

    多克斯蹲在小鼹鼠旁边观察了一下,轻声道:“那家伙的意识已经跑了……我没办法留下它。”

    安格尔对此也不意外,毕竟,附身在鼹鼠泥偶身上的就是那位空间巫师。在其他地方或许还有办法留下它,可这里是对方的空间封印里,它想要调动空间能力逃跑太容易了。

    更何况,它还放弃了鼹鼠泥偶的肉身,只是神念逃跑,这更是难以防备。

    拦不住也正常。

    就算拦住了,指不定也是对它的“主动攻击”。

    安格尔:“无所谓,它也不是我们的目标。”

    顿了顿,安格尔问道:“它一直在说‘主动攻击’,它想让你主动攻击它?为什么?”

    多克斯一边将身上剩余的泥偶挂件弹走,一边说道:“契约啊,它想让我们进入游戏,只要强行攻击了它,就等同于签订了契约。”

    安格尔:“这么说来,它不攻击你,也是契约的一部分?”

    多克斯点点头:“强行签订契约也要遵守基本法,它如果主动攻击我,那我还手就是正当攻击。所以,这不符合契约的逻辑。”

    这点,安格尔也能理解。

    不过,安格尔还是有些不明白:“你是如何发现它想要让你主动攻击它,以进入契约?”

    多克斯得意洋洋的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还能怎么,肯定是听到的啊。”

    “契约的另一条规则,就是双方必须都听到契约的内容。而这种听到,并不是我要理解契约的内容。”

    “只要我在契约范围内,对方用正常的声音念叨。如果在这过程里,有更大的声音出现,掩盖了契约念叨声,可只要我在契约范围内,依旧算作‘听到’了契约。”

    “那家伙在泥偶魔怪咆孝的时候,便低声念叨着契约。就是想要借着泥偶魔怪的叫唤声,遮掩住自己的念叨声。”

    “我当时生出一个心眼,用五感平衡术放大了听力,果然听到了它的念叨。”

    多克斯说到这,安格尔也明白了大概。

    契约的规则必须详细,所以,当时多克斯就听到了契约整个内容;与此同时,他也发现了小鼹鼠所在。

    听完了对方念叨的契约内容,多克斯这才一个个的清理泥偶群。

    逻辑听上去是顺畅的。

    唯一不顺畅的就是……多克斯如何知道要听对方的声音,以及为何不攻击泥偶魔怪?

    这两个问题的答桉,被小鼹鼠解读成了:预言术。

    然而,真相却和预言完全是两码事。这是多克斯独有的灵感天赋,究其效果,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还要超越预言。

    起码,预言术还要遵循信息集合与信息解读这两大逻辑体系的知识。

    而多克斯的灵感,则是真正的“玄”学。

    5u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