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 > 四百四十四章:圣陨
    妖魔大圣之坚韧远超人族想象。

    那是为了面对各种极端状况所铸就的宝船。

    人族修行者的彼岸同妖魔的不同,人族修行者的彼岸,更像是精神的超脱,然后书写自己的规则。

    而妖魔的彼岸,那就是真的彼岸,能携族群横渡星空者,即为妖圣。

    所以要压服这样强横的肉身,即便以老御主的神通手段,亦非片刻之功,而这也给了唐罗足够的时间观察。

    拥有神隐天赋的韩氏先辈,是靠着大毅力大智慧,潜入通臂神猿族群,通过观察神猿的成长,反推战纹生发创造的初始不灭战体。

    而以唐罗如今的修行造诣加上那双可以窥破一切的眼睛,通臂神猿一族的不灭战体,在他眼中几乎没有什么秘密。

    这边凌空扎着马步的老御主,在翠绿的世界里不断以神通序列向猿魔大圣攻击。

    而另外一边的唐罗,则是亮着双银色的神瞳,在眼前投射出一团光影。

    起初,这是一团无有什么形状的氤氲,不断的翻涌凝聚,渐渐拼凑成了模糊透明的猿形幼崽。

    凑近了看,能看清这光猿幼崽身体里,所有的经络流动。

    若是看得再仔细点,就能发现,这光猿幼崽同远处不断受击的猿魔大圣,有些许神似。

    然后,就看见唐罗眸中银轮转动,左眼左旋,右眼右旋,神光亮了数倍不止。

    而在这炽烈神光的照耀下,光猿幼崽又有了变化。

    它开始成长。

    漫长的时光,被浓缩到几个呼吸。

    在抽搐般的跳耀、捶胸动作后,这只光猿渐渐长大。

    它的体内,也多出了些,玄奥的阵纹。

    由点连成线,线与线交错交互,形成立体的阵面。

    神阵在光猿体内发亮,然后在体表现出道道银纹。

    在梧桐世界的空间里,任何事情都瞒不过老御主的耳目。

    所以他一眼就看出,这是唐罗正在用神瞳,拟造猿体并企图摸出战体规律的实验。

    而且看起来,这小子好像要成功了?

    并没有。

    那团光猿身上不过长了十余条银色战纹后,便被其体内的神阵崩碎,重新化作一团氤氲。

    但这团炸开的氤氲,就像是被暂停了时间。

    生生定在原处,仿佛一切都被禁止。

    这样的手段,倒是让老御主来了兴致。

    明明是自己的圣域内,竟有人能越过自己重写规则,是因为那双眼睛么?

    唐罗并没有在意老御主的动静,因为此时的他幅身心都投入到了研究里头。

    这次尝试,应该算是失败了。

    但他本来也没有想过一次性成功,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神纹只出现了十几道,就让光猿崩溃了?

    所以他以神通逆转光影,将眼前空间顶住,然后以千分之一刹的速度,一点一点往前回溯,想要找出问题所在。

    面对神瞳的伟力,眼前这片空间就像任凭揉搓的面团。

    可是来回演算两次,唐罗都没找到崩溃的原因。

    虽然只是光影,但光猿的强度,却堪比宗师灵体。

    而神阵更无问题,是它根据自己体内神阵,等比复刻的。

    一双没有问题的组合凑到一起出现问题了,如果手法没有问题,那么就是组成这个组合的部分有问题。

    难道神猿并不能容纳人族的不灭战体神阵?

    将光猿幼崽重新凝聚,这次唐罗没有在书写神阵,而是直接照着猿魔大圣体内的神阵照着抄。

    让人意外的是,这次光猿确实没有很快崩碎,但当唐罗绘到第三座神阵后,却再也绘不下去了。

    仿佛在加任何一笔,都会让原本已经绘好的三座神阵崩溃。

    这倒勾起了唐罗的好胜心,仗着逆转空间的能力,他开始尝试绘制。

    往往只一笔过去,就让之前的三座神阵暗晦。

    每每这时,他就逆转时空,将这一笔抹去,待神阵重新亮起后,他再尝试另外一笔。

    所以从老御主的角度看来,那只半大光猿开始忽明忽暗,空间被搅得时顿时停。

    而在这断断续续的中,也让老御主将唐罗的研究看了个真切。

    本来,天底下的事情,多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

    尤其是当这个旁观者,还是拥有极高修行造诣的老前辈时,这种清晰就很有帮助了。

    看见唐罗卡在这儿迟迟不得存进,老御主一边压制猿魔大圣,一边出声提醒道:“有时走到绝路,并非因为眼前这步,不如回头看看。”

    老御主一句话,让钻入牛角尖的唐罗豁然开朗。

    他直接抹去了光猿体内的三座神阵。

    这次,唐罗没有从单座神阵入手,而是在这儿画一笔,又到那儿画一笔。

    东一榔头西一棒的,就像是随手的涂鸦。

    只是随着阵线越来越密集,唐罗的目的也渐渐明晰。

    当光猿体内充斥着无数阵线后,每一笔都是一座神阵!

    一、二、三、四、五.....砰!

    光猿又爆了,而且这次爆得又快又猛,就连神瞳之力都几乎束缚不住。

    武道研究就是如此,即便有了很高的造诣,很好的想法,神通血脉的辅助,失败依旧是常事。

    虽然有些可惜,但唐罗心中并无什么波动,只是平静的逆转空间,抹去光猿体内阵纹,开始尝试新的方法。

    于是翠绿的世界里,除了能看到一道道神通序列,如瀑布般倾泻在猿魔大圣身上外。

    也能看见,一个双眼亮的跟探照灯似得壮汉,眼前有团猿形光影,凝聚爆裂,反复个不停。

    激昂的战斗,会让时间变得很快。

    但猿魔大圣与老御主的这一场,却称不上激昂。

    除了最初那一手意料之外的神通偷袭,之后场,都是老御主压着猿魔大圣打。

    原本闪着银色光滑的皮毛,现在已经大片大片的暗晦。

    对猿魔大圣而言,这场战斗,就像是独自面对成千上万个妖魔族群围攻,还无法还手。

    关键还有这九头惹人厌烦的王兽,龙牙凤喙,这种挠痒痒似的攻击,承受得多了也很烦躁。

    猿魔大圣已经受够了这场只能挨打不能反击的战斗了!

    “吼!”

    又是一阵仰头怒吼,爆发开来的凶煞气息将九头王兽都推开。

    以胸膛接下神通序列的猿魔大圣,在恶狠狠看了老御主一眼后,蜷缩成一团抱膝,化作一块巨大灰岩,就要沉入地底。

    “嗯?”

    这变故大大出乎老御主的预料,九头王兽第一时间,便围住灰岩,将其托起带到老御主面前。

    “老夫平生还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

    老御主皱着眉,有些不解的望着眼前这块,依稀还有猿魔轮廓的灰岩,有些难以置信。

    因为他分明感受到,属于猿魔大圣那股强横的气息,正在快速的散去。

    而随着猿魔大圣的气息散去,这块灰岩上猿魔大圣的轮廓也变得越来越浅。

    身处于梧桐世界,老御主可不相信猿魔大圣有什么突然超脱出去的手段,但感觉到打不赢就兵解坐化,这性情会不会太过刚烈了?

    突兀的结束自然瞒不过唐罗的眼睛,停了眼前的研究,虚空来到老御主身旁,对九头王兽驮着的灰岩,洞悉以神光。

    “猿魔大圣的气息确实消失了,但好像不是我们理解的那种消失。”

    唐罗盯了一会儿,朝老御主这般说道:“这像是一种特殊的手段,因为意识消散时意志足够强大,所以它还有可能在某处苏醒,但意识流转的速度太快了,即便是我的眼睛也跟不上,所以并不确定去向。”

    “妖魔竟还有这样的手段?”

    老御主有些惊讶。

    武道大昌千年,西贺各大圣地早就觉得自己已经超过了妖魔鼎盛时。

    但唐罗的判断,还是大大超出老御主对妖魔族群的预料。

    “手段惊人,代价应该也不小。”

    唐罗到底是半路出家,两世为人的他并不觉得西贺武道真就是唯一真理。

    所以判断问题通常比较理性,再加上这双神瞳,让他能够观察到很多旁人观查不到的信息:“除了意识外,猿魔大圣将其他的一切都留在了这块灰岩中,感觉就像...一场交易?”

    “交易?”

    老御主一愣:“和谁交易?”

    几乎就在他话音刚落,就看到九头王兽的身形,忽得向下一沉。

    此时那块巨大灰岩上,已经完没有了猿魔大圣的轮廓,就像是一块原始的巨岩。

    但就是这块巨岩,忽然变得很重,重得连九头王兽都驮不动。

    老御主眉头一锁,手掌一翻,便重写了梧桐世界的重力规则。

    只见大地无数沙石,不论大小,皆是飞浮起来。

    但那块灰色巨岩,却无视圣域规则,依旧向下沉,且越来越重。

    沉着脸,老御主又是一伸手,已经超出万丈的梧桐神木中,抽出一根新枝。

    枝上挂着颗如旋涡一般的圆,当树枝靠近巨大灰岩,便将整块巨大灰岩扭曲摄入其中。

    这圆竟是座空白的小灵界。

    不亏是御兽宗啊。

    唐罗心中正要赞叹,就发现老御主脸色一变。

    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后,罡风自一个小孔轰然爆开,还有无数山石土木扑簌簌下落。

    那座容纳灰色巨岩的小灵界,竟被莫名力量崩碎。

    而这一下,老御主也明白了,猿魔大圣究竟在和谁做交易,而他刚刚又是在和谁角力。

    “难以置信。”

    唐罗低头俯瞰大地,满脸的不可思议:“这颗星球,是活的?”

    星球生命,原本只是唐罗臆想出来,用来匹配神魂,参悟彼岸的手段。

    但猿魔大圣却是用它自己的一切告诉唐罗,那个臆想出来的东西,很可能就是真正的答案。

    这一刻,唐罗的世界都好像被颠覆了。

    先有宇宙还是现有生命?

    这个问题的答案原本好像不必思考,现在却有了不同的佐证。

    “不虚此行,果然不虚此行!”

    老御主剑眉一挑,脸上竟有了些许激昂与兴奋:“小娃娃可有兴趣,看看这块灰岩要往哪儿去?”

    “来都来了,哪有错过的道理!”

    唐罗看看不断下落的灰色巨岩,笑笑道:“只是这段路,怕不那么好走哦。”

    “有甚不好走的。”

    老御主咧嘴笑道:“最差不过是,将这颗星撕了!”

    ……

    西贺、元洲

    白玉剑阁顶上的剑丸动了,琅寰剑主横跨万里,将上代行走从天南接了回来。

    这样的消息又哪里瞒得住别人。

    只是只有长风一脉的知道,虽然琅寰剑主出手了,但徐老赢并没有完整归来。

    功体萎缩,通冥剑体被废。

    灵气枯竭,气海像破了洞的蜂巢。

    元阳耗尽,比那种酒色过度难以再起的中年人还虚。

    虽然第一时间用了灵丹妙药吊住了性命,但任谁都能看出来,这位上任徐氏行走,恐怕是废了。

    徐老赢的生母当时就昏了过去了,徐长风、徐长歌两兄弟,脸色阴沉得几乎要滴出黑水来。

    三日后,不知用了多少株神药的徐老赢转醒,可那双桃花眼中,却看不到一丝灵动的生机。

    灰暗,死寂,看不见些许的光明。

    对于徐氏的长辈来说,徐老赢搞成这样,必然是在外头吃亏了。

    一群徐氏的长辈围在徐老赢的床前,暴脾气的天凤剑圣当时就表态,不论对方是谁,血债血偿。

    对于这些长辈的关怀,徐老赢只是在床上翻了个身,将脸对着墙面,用杯子把身蒙住,留给众人一个自闭的背影。

    一言不发,三缄其口,无法沟通。

    废了之后的徐老赢,表现得比当上圣子时还要豪横。

    一众徐氏长辈气冲冲来,气冲冲走,直奔剑阁。

    傻小子受了设计还不自知,但长辈们可不会任由自家孩子吃这般大亏。

    许是元洲兵锋太久不出,天下人已经忘了徐氏的恐怖,竟然连前代行走都敢设计,这还了得。

    但已与徐老赢达成默契的徐琅又怎么会把真相道出。

    只是对上门的徐氏剑者说了句。

    “小辈的事儿,还是留给小辈自己处理。”

    将人给都打发了。

    虽然天凤一脉的长辈退走了,但心中却还是不忿的。

    只是话都说道这儿了,他们也不太好大张旗鼓的以大欺小,只能各自分头,想要找到医治徐老赢的办法。

    但康复这种事,什么神药宝草都不是主要的。

    真正重要的,是病人自己的求生欲望。

    求生欲望足够强烈,很多病痛不药自愈。

    反过来,即便是神药宝草加身,病人不想康复,也是丝毫没辙。

    徐老赢就属于后一种,所以即便大把大把的神药灌进去,他的身体还是一天比一天的虚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