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往溯破晓 > 第77章 诈骗
    张墨文在提问过程中很明确指出了曲骁的饵料,他表示自己非常好奇,希望能近距离观察一下曲骁在刚刚比赛之中使用的这种粘稠态物质。

    对此,曲骁自然是一口回绝了。

    开玩笑,这可是他参赛的顶级机密,怎么可能如此轻松就移交给别人。

    看着面前张墨文略有急迫的模样,曲骁明白,这时候主动权已经移交到他的手中了。

    “我觉得你应该也能够理解我的想法,像这样的东西,自当是我独门的机密,如果就这样直接展示出来,换作是你,你会答应吗?”

    采用一手“将心比心”的手段,曲骁顺利引导住了张墨文的思维,后者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很明显是认同了曲骁的提议。

    “那曲骁先生你觉得,我要怎样做,你才愿意把你的饵料展示给我看看呢?”

    张墨文询问时眼神直勾勾注视着曲骁,他显然想要从后者的表情中读出其内心的打算,但曲骁毕竟不是谈生意的新人,在来回博弈之间,他是把自己的表情控制得很好,并没有过多表露出自己倾向于商谈的情绪。

    故意摆出一丢丢不太情愿的模样,曲骁装作思考了一会儿,但他心里面其实已经有了打算,既然张墨文这么想要探究他手里的饵料,那这东西,倒不妨能作为他提出要求的筹码。

    再看了眼对方标牌上的名字,曲骁徐徐开口说道:“你在这里说话能管事吗?”

    “能。”张墨文点了点头,他还是没弄明白曲骁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不过作为这场赛事的主管负责人,开口做出一个肯定的回答,于张墨文而言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曲骁点点头,他其实心里面早就已经猜到了张墨文的答案,其胸前的标牌边缘甚至镶了一圈金边,就算不看上面的文字,曲骁也能够知晓后者位处高台的尊贵身份。

    和这样位置的人恰谈,正是曲骁所需要的,他之前本来还在思考自己该怎么和上面人说上话,结果现在,机会是自己来到了他的面前。

    至于曲骁为什么想要干这事……

    当然是因为他要搞事情了。

    鱼王争霸赛在江州地区是个很重大的活动,如果不借助这份影响力干一些大事,曲骁觉得自己就算夺冠了也不完美。

    但曲骁心里面也同样很清楚,像这样的公众赛事肯定涉及到了很多利益层面的关系,如果他盲目出手,很可能会遭到一些意料之外的反噬或阻碍。

    因此,联系上赛事主办方高层的关系就很重要了,如果自己能够争取到这帮家伙撑台,那他之后想要搞出些大动静,就有了资本和底气。

    看着张墨文,曲骁的内心是告诉他机会来了,这家伙的地位甚至比一般的领导都高,如果能博取到他的支持,那自己在之后的行动将会方便不少。

    “我希望你们能满足我一些要求,这样我把饵料给你们,也算是等价交换。”曲骁开门见山说道。

    张墨文闻言一愣,他没有想到曲骁会这么说:“你想要和我们谈条件?”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曲骁耸了耸肩,“怎么,不让谈?那我走……”

    他说完就要站起身子,张墨文见状,赶紧伸手拉住了他:“等等曲骁先生,我们可以聊聊。”

    气氛重新缓和下来,能够看得出张墨文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他本人从性格上来讲肯定是有些傲气的,但曲骁手里拿着一种功效极佳的饵料,巨大的好奇以及这份好奇背后的利益,是让张墨文不得不先改变下自己的态度。

    “曲骁先生,只要你愿意拿出部分饵料给我,我愿意听你讲一讲要求。”

    “听?”曲骁挑了挑眉毛,他很是不满对方在眼下玩的这个文字游戏,“你的意思是,你就只是听听?那万一你听了之后不答应呢?”

    “曲骁先生。”张墨文清了清嗓,“作为赛事的主办方代表,也请你尊重一下我的身份,我现在所在的位置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应该能被称呼为‘裁判’,如果不听你讲要求我就直接答应,岂不是可能危及到其他选手的利益?”

    “哟呵,这时候你表态倒是挺公平嘛。”曲骁冷笑了笑,“第一轮比赛的时候钱艾森他带教练入场,你怎么不站出来表示一下自己的公平?”

    “……”

    张墨文沉默了。

    他没想到曲骁居然还知道这种事情。

    事到如今也无法继续隐瞒下去了,张墨文只好开口解释道:“钱艾森背后的钱家为我们本次举办比赛提供了资金赞助,所以……”

    “所以你们就默许他作弊了,对吧?”曲骁直接打断嘲讽道,“张墨文先生,我不想要听你给我狡辩这些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如果你真想要我手里的饵料,就请你拿出一点点的诚意。”

    “你是想让我在之后的比赛中对你放水?”张墨文立马猜测道,结合曲骁刚刚提到的事情,他下意识认为曲骁也想让自己暗中关照。

    但曲骁却是摇了摇头:“不需要。”

    他的回答简明扼要。

    这下更让张墨文困惑了,他不知道除了这种事情,曲骁究竟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对他们主办方提要求。

    “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们在之后的时间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啊?!”张墨文没太听明白,这不还是“暗中关照”的意思吗……

    然后他就听见曲骁接着解释道:“别误会,我不是想让你们在比赛中对我放水,我只是希望在比赛结束后,我干一些事情的时候,你们不要来妨碍我,可以吗?”

    “什么事情?”张墨文下意识开口追问,他心里面已经起了警觉。

    但曲骁摇摇头并不打算解释,他心里面其实有些担心,眼前这个负责人是在他面前阳奉阴违。

    如果张墨文也是钱艾森那边的,曲骁现在告诉他自己之后的计划就等同于自爆,曲骁不蠢,他自然不会去冒着风险干这样愚蠢的事情。

    对此,张墨文心中的困惑更重了,他能感觉到曲骁没有在开玩笑,这家伙……之后到底想要干什么?

    “怎么样,这个条件能答应我吗?”

    “……”

    张墨文并没有立即回答,脑中疯狂思考着利弊,他有些不确定自己到底要不要答应。

    因为不知道曲骁之后想要干什么,所以张墨文的心里面充满了忧虑,他很担心这家伙之后会干一些过分的事情,但他同样很在意,曲骁在刚刚比赛时使用的那种特殊饵料。

    作为一家承办钓鱼赛事的公司,张墨文作为公司的ceo兼代表人需要考虑与公司收益相关的一切事情,他敏锐的直觉告诉他,曲骁手里的饵料非常具有价值,如果能够为己所用,绝对能让公司近期下滑的业绩呈现出龙抬头一般的逆转。

    但他同样很不确定,曲骁之后想要干的事情会不会影响到公司的利益,如果真产生影响,这笔买卖到底是赚还是赔……

    思考之间,曲骁已经起身了,张墨文能感觉到,前者是在给他施压。

    他现在需要尽快做出一个决定!

    冷静……

    冷静……

    深呼吸了几大口,张墨文最终,点了点头。

    他还是选择了眼前即得的巨大利益!

    “曲骁先生,我可以代表这场赛事的主办方答应你的要求。”

    “空口无凭,咱们得签个协议。”

    曲骁说着,拿出了自己的i-pen,调用出一份之前书写好的协议模板,他对细节部分稍作修改,就将之递交给了张墨文。

    后者见状大惊,原来这家伙早就料到了自己的想法,面前这年轻人从一开始就抓住了自己的心里,通过步步诱导,促成了自己迈入他的计划!

    但尽管现在知道了,张墨文也没准备反悔,虽然很不爽曲骁套路自己,但他最终还是在这份协议上落款了自己的名字。

    协议最末有条款明确指出,违反此协议者将承担五百万数额的赔偿,对于这种非常过分的设计张墨文倒是没纠结,他心里很清楚,曲骁这样安排,就是为了彻底套牢自己。

    不过,这同样也把曲骁拴住了。

    因为协议上明确提到了移交饵料样本的条件,并且还许诺了张墨文一方可以随意对样本进行研究,对此张墨文感觉非常满意,他对于自家公司的研究技术非常有自信,只要曲骁愿意把饵料交给他,他就一定可以弄清楚里面的成分及其详细的配方!

    稳赚不赔的买卖!

    双方心中都如是想道。

    但曲骁心里其实比张墨文更清楚,这饵料里的配方,可不是这个世界的研究手段能研究得出来的。

    没有任何关于收容物的理论知识作为支撑,想要研究出他饵料里的成分,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客观地来讲,曲骁刚刚完成了一次诈骗。

    而最可笑的是,被诈骗的一方此刻甚至还在心里沾沾自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