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修真小说 > 重生尼姑庵,开局诵经三千年 > 第一百章 落日蛊
    “夜孤鸣,再不出来,我就要被人欺负了,不过放心,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别人碰我的身体。”流音在心中默默地呼唤夜孤鸣的名字。

    叶红衣就在她身旁。

    本来流音带着两个孩子藏在客栈里,但那散发在空气里的毒气越来越浓重,竟是将她们两个拥有修为的人都迷住了。

    现在她们就像是半梦半醒一样,若不是流音一直咬牙坚持着,恐怕就被法尔得手了。

    法尔的身体里潜藏着极大的兽性,当他看到眼前千千万万的人都听从自己的命令后,他便彻底的释放了自己的兽性。

    红人族的泰伊尔已经被他当着众人的面玷污了,泰伊尔的两个哥哥拼死抵抗,却不知法尔何时得到的力量,竟徒手撕碎了兄弟二人的身体。

    泰伊尔也被凌辱致死。

    洛蒂现在心惊胆战的站在法尔身旁,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遭到法尔的毒手摧残。

    洛蒂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也看着他变得越来越残暴,越来越没有人性,且极度贪权力。

    泰森,泰特以及泰伊尔兄妹三人的惨死下场让所有人都不敢再违背法尔。

    毕竟在异域,红人族是战力最强的,而泰森兄妹乃是红人族里的贵族,亦是被法尔徒手灭杀,现在法尔的实力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洛蒂是大漠上这场浩劫的亲历者,也是一名旁观者。

    现在,她终于明白所谓的落日计划是什么了。

    原来,每当落日之时,那神秘的毒粉就会加倍扩散,因为每次都是在深夜时,来到这里的人就越来越多,都是中了那神秘的毒。

    此时,法尔手中握着一把长鞭,他走到流音和叶红衣二人身前,挥起鞭子狂抽,像疯子一样疯狂的鞭打着。

    叶红衣眼中怒火燃烧,她虽然没有被完控制神志,但体内的真气也受到了那毒药的影响,使得她根本就发挥不出自己的实力。

    而流音和她相反,她能够施展自己的修为,但神志却模糊不清。

    她现在只想着保留自己的完璧之身,不想被人凌辱,心中已经产生了求死的念头。

    两个女人都被法尔打的皮开肉绽,洛蒂极为不忍,闭上眼睛不敢去看。

    “给我脱,今天们两个若不主动把衣服脱掉,我就打死们,死后也要让这大漠上千千万万子民中的每个人都在们的身体上蹂躏!”法尔一边挥鞭,一边逼迫二女就范。

    洛蒂实在是忍受不了,便跑过来跪在法尔面前,替她们求情:“大人,求求您给她们一个痛快吧!”

    啪!

    法尔挥起鞭子狠狠地抽在她的脸上。

    疼得她在地上打滚哭嚎,在脸上留下一道深深地血痕。

    法尔一脚将她踹飞,冷哼道:“贱婢!以为做了什么我都不知道吗?竟敢背着我偷偷把人放了,还与这两个女人狼狈为奸。我陪装疯卖傻,是因为我忌惮女魔头的实力。然而这女魔头也不过如此,还不是怪怪地跪在我面前!”

    “我本来想把培养成一个尊贵的圣女,但现在没这个必要了,因为彻底让我失望,竟然敢替她们求情。”法尔挥了挥手,晃动手中的铃铛,周围千千万万的人便立刻围了过来,都如同野兽一般向着洛蒂扑去。

    洛蒂哭喊着,看着无数人向着自己冲来,她彻底陷入绝望,无奈的闭上眼睛。

    “给我滚!”忽然,一声怒吼自她身边传来。

    她再次睁开双眼,看到一怒发冲冠的男子手持一把方天画戟,竟把那无数人都震飞了出去。

    “洛蒂姑娘,先找个地方藏起来吧,好好照顾自己。今天,我必亲手宰了这黑鬼!”夜孤鸣杀气汹涌,这时候蓝人族的犇吼走了过来,将洛蒂扶起迅速离开这片场地。

    法尔怒极,就欲去消灭犇吼,却被夜孤鸣挡了下来。

    夜孤鸣抡起方天画戟一把将他击飞,随之迅速回到流音和叶红衣身边。

    看着她们血淋淋的模样,他双眼充血,愤怒至极。

    他寻找着法尔的身影,忽然发现周围那密密麻麻的人影都向着自己这边奔来。

    这些人依然被法尔控制着,说明法尔并没有死。

    这让夜孤鸣骇然,因为他手中的方天画戟足有八万三千斤,就算是修行者被此一击也是非死即伤,所以他不明白法尔一个凡人是如何做到受此重创而不死的?

    夜孤鸣眼神冷漠,猛地挥起方天画戟,形成一股极为强盟的震荡,冲破虚空,将冲过来的人们都震飞。

    对付这群被控制了神志的凡人们,夜孤鸣并没有下死手。

    远处,塔克观望着这边,他的眼神有些犹豫,最终还是跑到了夜孤鸣面前,对着他大喊道:“法尔很有可能吞下了落日蛊,落日蛊是我们黑人族的禁忌之物,一旦服下它,人就不再是人,彻底沦为怪物。若不尽早将他铲除,他会变得越来越强大,会伤害更多人。”

    夜孤鸣此时守在流音和叶红衣身边,并释放着体内真气修复着二人身上的伤。他看着塔克,对他说道:“敢背叛们的族长?”

    “他不仅是我们的族长,也是我的兄长。虽然我一直很讨厌他,但我也不想他变成现在这番模样。如果最终他会变成怪物,就不如尽早杀了他!”塔克正说着,忽然感觉胸前撕裂般疼痛,一只只拇指大小的黑色甲虫从他胸前的血肉中钻出,撕裂了他的心脏,让他暴毙在夜孤鸣面前。

    这时候,犇吼也从远处跑到夜孤鸣面前,他脸色慌张,冲着夜孤鸣大吼:“是落日蛊,解药也是毒蛊,我们这些提前服下解药的人比那些被控制的人还要惨,因为解药就是剧毒!神通广大,求求立刻将法尔杀了,若蛊主不除,我们这些人身体里的蛊虫就永远都存在,下场都会很惨!”

    犇吼刚说完这段话,那黑色的蛊虫也从他的皮肤中钻了出来。

    那是被法尔控制的蛊虫,使得这些依附在人体内的虫子们啃食宿主的五脏六腑,最终人在浑身剧痛之下暴毙而亡。

    犇吼像塔克一样,惨死在夜孤鸣面前。

    夜孤鸣脸色凝重,施展神游术搜寻法尔的位置。

    他知道,今日必须要将法尔除掉,否则后患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