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修真小说 > 重生尼姑庵,开局诵经三千年 > 第九十章 爱与怒
    洛蒂隐藏着恐惧,跟随着法尔走向仓库的位置。

    虽然这段路距离很短,但她却觉得非常漫长,当路过八号房间的时候,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

    流音早就等候已久,她听到外面的脚步声便将门推开,看到果然是法尔带着洛蒂向着仓库的方向走去。

    见洛蒂那略显慌张的模样,流音转动脑筋,仅片刻的思考时间,她便做出了选择,将法尔拦下说道:“们不仅在箱子里藏人,的人还对我有所隐瞒,恐怕需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洛蒂闻言满脸惊骇,她想起昨晚进入仓库的时候门锁被开,且那箱子也是被打开的,当时她就没想通是什么人把箱子打开的,现在终于知道了答案。

    她知道,在她偷偷潜入仓库之前,流音就已经进去过了。

    对此,她就更慌张了,就要忍不住开口坦白,流音迅速打住她的话,迅速将自己身后的房门大开,指着房间里床上昏睡不醒的叶红衣,故意做出一副愤怒的模样,质问道:“这人是昨夜我从们那承装货物最大的箱子里找出来的,我看们还如何辩解!”

    洛蒂懵了,她不明白明明这人是被她偷偷带到了城外,怎么现在却出现在这间房间中?

    法尔倒是表现的很淡定,轻笑着说道:“恐怕这其中有误会,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而且那贼人此时一定就在这客栈中,不如我们一起去找老板,把客栈里所有的人都叫出来,然后挨个确认?”

    流音冷哼道:“我姐姐天生怪病,经常昏睡不起。不管这人是不是被们藏起来的,今日这事就算了,因为我不想树敌太多,但若有下次,我绝不会如此轻易放过。”

    流音的态度转变让法尔摸不着头脑,想不明白这是唱的哪一出。

    但既然流音已经不追究了,法尔就更不会再纠缠下去,毕竟当下关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迅速带着洛蒂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洛蒂无意间看到流音投过来一丝关心的目光,终于明白对方是有意替自己隐瞒真相,便心怀感激,默默将这份恩情记在心里。

    “在撒谎。”

    目视着法尔离开,流音刚要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便听到一道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她迅速回过头去,看见叶红衣正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

    当叶红衣看到流音的模样时,也露出一丝愕然,随即皱起眉头,冷哼道:“是什么人,为何装扮成我的模样,如此精妙的易容术,还真是有些本事。”

    流音回到房间,她没有回答叶红衣这个问题,而是立刻关上门,一脸急迫的向对方追问:“是不是见过夜孤鸣,他现在在哪?”

    “夜孤鸣,莫非是打伤我的那个男人?”叶红衣嘀咕着。

    流音道:“若见到的是一个本身修为很弱,但却可以爆发通天之威的男人,那么他就是夜孤鸣。”

    “呵,他所释放的实力确实不符合他那微弱的修为境界,但也算不上通天之威。如此看来,打伤我并逼迫我耗费三千年修为的那个臭男人就是所说的夜孤鸣了。”说话时,叶红衣浑身杀气释放,吓得雪球儿和冰球儿抱在一起,连话都不敢说。

    流音思维敏锐,见叶红衣现在这番一身破烂红衣的狼狈模样,便反问道:“说有三千年修为,莫非就是传闻中的女魔头叶红衣?”

    “既然知道我的名字,还能表现的如此淡定,实在难得。”叶红衣饶有兴趣的看着流音。

    流音也淡淡一笑,说道:“以现在的实力,比我也高不了多少。现在的气息太虚弱了,就算是女魔头我也不怕。”

    “我只想知道,夜孤鸣他现在究竟在哪,又是在什么地方和他遇见的。我相信,凭他的性格遇见这女魔头一定会亲手将镇压,而且若不是因为乃怒之魄转世,他绝不会将留在世上。”

    不得不说流音是真的了解夜孤鸣的性格,她所说的的确是夜孤鸣所做的。

    “和他是什么关系?”叶红衣见流音如此关心那个打伤自己的男人,她竟罕见的没有动怒,而一脸好奇的反问道。

    叶红衣自己也发现了,面对着眼前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她心中的怒气似乎会自动减弱。

    就像当初流音和羌无相遇时,羌无虽然是恶之魄转世,但是遇到流音哪怕那时候她还看不到流音,也会陷入平静。

    “我们是夫妻。”流音面对叶红衣,淡淡道:“而且从某个角度上说,我也本为一人,是同一人的残魂转世。是怒之魄转世,而我是爱之魄转世。”

    “原来我是怒之魄,难怪我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为什么是爱之魄,而我却偏偏是怒之魄!”叶红衣刚平静一些,却又因此而暴躁起来。

    随着她的怒气不断增多,她身上的气息也不断变强,甚至连法力都因此而迅速恢复了许多。

    原来,怒气能够使她变强。

    “叶红衣,我理解的感受。身为怒之魄,注定会暴怒无常。无论之前造下多少杀业,我都希望以后能够重新做人。性格乖张不代表一个人的好坏,可以克制自己的本性,就看能否去做。而不是自暴自弃,变成人人惧怕的女魔头。”流音试图将叶红衣劝解,因为她知道叶红衣不能死,自己也不能死,否则三魂七魄聚不齐就谁也活不了。

    见叶红衣沉默下来,流音便把冷清璇将三魂七魄分离且天玄门大劫出现的事都告诉了她,让她知道自己的使命究竟是什么。

    知道了这一切的真相,叶红衣也不怒了,但也不喜,脸上露出一副很滑稽的表情,大笑一声道:“原来我只是别人身体里的一部分,原来我是为了别人而活,我甚至不是我。”

    “错了,是叶红衣,我是流音,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我们有着自己的思想,虽然我们的前身是别人身体里的一部分,但现在我们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就比如我长得一模一样,但我不是,也不是我。若不是今日我相遇,我不认识,也不认识我。所以我们又怎么能算是同一个人呢?”

    “若没有大劫出现,或许这辈子我们都不会相见。我们是应劫而生的。只要我们三魂七魄十个人聚在一起,共同度过难关,就算是完成了任务。”

    “那时候,还是,我依然是我。或因为身份成为朋友,也或许因为性格成为敌人。但这些都是后话了,我想说的是,我们现在只属于自己,不属于任何人。我们不得已必须要重聚,那也是为了活着,为了生存。”

    听了流音这番话,叶红衣若有所思,再次陷入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