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修真小说 > 重生尼姑庵,开局诵经三千年 > 第八十五章 镇压
    龙振山,龙嫣然,听这名字就是一对父女。

    夜孤鸣抓着带刀的长鞭,一把将鞭子夺了过来。

    他冷眼看着皆是无比震惊的父女二人,指着龙嫣然说道:“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爱管闲事。今天既然被我遇上了,就老老实实的告诉我,龙振山究竟做了怎样伤天害理的事,竟让这个亲女儿如此糟践他?”

    “抛妻弃子的人就该死!”龙嫣然的模样很疯癫,而且夜孤鸣见她眼神有些躲闪,这是不自信的表现,发现这个细节,夜孤鸣便将鞭子扔到一旁,质问道:“做的这些事,娘都知道吗?”

    “我没有娘,我娘已经死了!”龙嫣然像是想起了一些让她恐惧的事,忽然瘫坐在地上,嘴里不断地嘟囔着,神经兮兮的。

    夜孤鸣趁着她崩溃的时机,追问道:“死了,怎么死的?”

    “是叶红衣,叶红衣杀了我娘!”

    再次听到叶红衣这个名字,夜孤鸣有些愕然。

    本来夜孤鸣以为龙嫣然的母亲之死和龙嫣然有关,没想到又有这个女魔头叶红衣的戏份。

    为此夜孤鸣突发奇想,说道:“看有点本事,否则也不能把的亲爹害得这么惨。所以,的这身本事是不是叶红衣传给的?”

    “还有,想要找爹报仇,为什么早不报晚不报,偏偏在这个时候报?”

    面对夜孤鸣的逼问,龙嫣然彻底崩溃了,她不断地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大吼着:“我不杀我爹,她就会杀我!”

    “她在哪?”夜孤鸣有些兴奋,若龙嫣然真的是被叶红衣逼迫要杀死自己的亲爹,那么此时叶红衣也绝对就在附近。

    这时候,龙嫣然指了指夜孤鸣的身后。

    夜孤鸣回头看去,什么都没发现。而且他的意识一直散开着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并没有发现有其他人藏在这附近某个地方。

    就在夜孤鸣回头的瞬间,便听到有人倒地的声音,他心里一惊,迅速转过身去,看到龙嫣然已经捅死了自己的父亲。

    原来,龙嫣然身上还藏着一把杀人的刀!

    当龙嫣然将自己亲爹杀死后,她大笑着,手上沾着血,疯了似的就朝着夜孤鸣冲来。

    夜孤鸣深深一叹,伸出手释放一团火焰,直接将她给烧死了。

    “孽障啊,一家子的冤孽。”夜孤鸣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惨剧。

    他叹息着走到龙振山面前,他知道这个不合格的父亲在临死前并没有反抗,想必是有了求死之心。

    否则的话他不会被一击毙命,甚至连躲都不躲一下。

    虽然和这个卖小黄书的无良商贩只有几面之缘,但夜孤鸣还是觉得很惋惜。

    毕竟是一条人命,色字头上一把刀,老来恶报缠身,但夜孤鸣总觉得这报应有点大了。

    最关键的是,龙嫣然很显然是被逼疯的,若真如她所说,一切都是叶红衣逼迫她做的,那么这个叶红衣还真的是个名副其实的女魔头。

    而且夜孤鸣还从龙嫣然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修行者气息,这说明叶红衣也是名修士。

    她的名字在三千年前开始流传于世,三千年前正是夜孤鸣出生的时候,这让夜孤鸣觉得很巧合。

    如此算来,这个叶红衣和妙真的年纪应该相仿。

    这就让夜孤鸣越来越怀疑此人就是怒之魄。

    而且她现在应该在孤风城附近,否则不会造成龙振山一家人的惨剧。

    对此,夜孤鸣迅速扩散意识,施展神游术,加大搜寻范围,终于在二十里之外的一片荒漠上,发现了一位红衣女子的身影。

    他仔细的观察,看清了对方的模样,终于确定,此人正是怒之魄,因为她与流音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浑身释放着杀气,眼中是无穷的怒意,让人望而生畏。

    锁定了叶红衣的位置,夜孤鸣喜出望外,但心里也有些复杂的情绪。

    按照以往,他若遇到这种女魔头,自然是除之而后快。而现在,他不仅不会杀了叶红衣,甚至还要保护她,直至三魂七魄聚齐。

    转瞬间,夜孤鸣出现在二十里外的荒漠上,凝视着眼前那红衣魔女。

    “是杀了龙嫣然。”叶红衣背对夜孤鸣,语气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夜孤鸣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的强大气息,但也不惧,缓缓向着她走去:“为什么要杀死龙嫣然的母亲?”

    “懦弱之人,该死。当我知道她被丈夫抛弃后却带着女儿苟活,还找另一个男人寄人篱下,让我怒气升腾,便亲手除之。”叶红衣身上的杀气越来越重。

    夜孤鸣连连摇头:“若不是我知道乃是怒之魄转世,我真的想亲手杀了这个女魔头。人家的事与有什么关系,杀了别人的母亲,还逼迫别人去亲手弑父。太丧心病狂了,即便今日我不能将灭杀,也要将镇压在此地!”

    “就凭也想镇压我?”叶红衣不屑一笑,身上的红衣就像是成精了一般,两条长袖无限延伸,成为她的武器,先发制人,释放着无穷杀气,冲向了夜孤鸣。

    夜孤鸣施展火术及水术,左手呈烈焰,右手中凝聚出一把寒冰之剑。

    一手火拳,一手冰剑,双手并发,与叶红衣交战起来。

    但是叶红衣的长袖即不惧烈火也不怕冰剑,将无形的怒气和杀意化作无匹的杀人之器,竟将夜孤鸣打的节节败退。

    若不是夜孤鸣修炼了金身经,恐怕他现在已经被打成重伤。

    夜孤鸣也知道,对方最少有三千年的修为,他之前侥幸以为可以用烈火克制对方,现在才知道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技巧都是无用的。

    对此,夜孤鸣便不再保留,快速运转精神漩涡,五行术法同时进行。

    先是在叶红衣身体周围竖起一道坚固的土墙,防止其逃脱;

    又召唤来一些凡铁,铸成一把巨剑,插在土墙之上,施加一层更加强悍的封印和肃杀之力;

    接着释放木之力在土墙周围洒下树种,在木术的作用下使其迅速长成参天大树,将土墙紧紧包围住,并释放着一股柔和的生命之力,试图淡化叶红衣身上的杀气;

    最后水与火并施,使得土墙更加凝固,也释放着炽热与冰寒的气息,让叶红衣处于冰火两重天之中,算是对其施加的惩罚。

    叶红衣被五行之力包围着,她怒火燃烧,释放千年法力,想要将周身的束缚都震碎,不断地嘶吼着,吼声震耳惊人。

    夜孤鸣也随之加快运转精神力,不断地加强五行之力。

    “今日,就算我耗光精神力,也要将镇压在此地!”

    夜孤鸣大喝一声,身体崛地而起,悬浮在空中,准备与叶红衣一拼到底,不留丝毫退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