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修真小说 > 重生尼姑庵,开局诵经三千年 > 第四十九章 震慑
    “看来城里的机关又得改善了,如若连风都能触动,那很容易造成误伤。”

    “是啊,明天就要把此事报告给村长大人。”

    “兄弟,是因为什么来当哨兵的?”

    “这还用问吗,我们都一样,现在已经身逢乱世,我等男儿郎自是要挺身而出,保家卫国,守护我们的亲人。”

    “唉,我觉得当哨兵很没出息啊。”

    “不不不,我们才是最重要的,城人的安危都靠我们呢,我们就是机关村的第一道防线,是至关重要的!”

    木鸾上的两名哨兵交流着,他们正说着话,忽然听到一声呼啸传来,还没等他们做出反应,两支锋利的箭竟瞬间穿透了他们的身体,把他们钉死在木鸾之上。

    城外远处树梢上,两道人影从树上跳下,鬼鬼祟祟的离开。

    原来,杀死哨兵的只不过是敌军的两名落单的弓箭手。

    当第二日天亮时,才有人发现他们的尸体。

    看得出,那两个弓箭手也很厉害,两支箭都准确的射在了两名哨兵心口位置,且那弓箭还带着毒,伤口处的血都变黑了,更是锋利无比,穿透了二人的身体,钉死在木鸾之上。

    他们死的很惨,年迈的老村长带着村人向着他们致哀。

    最难过的,莫过于死者的家人。

    一个,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一个,只留下怀有身孕的妻子,孩子还没出生就失去了父亲。

    夜孤鸣一大清早刚从客栈里出来,就见到村里的人都站在自家门口,向着空中那沾血的木鸾行注目礼。

    他听说了两名哨兵死去的消息,此时所见村子里的人是很团结的,他便也随着人们的目光,一起望向那空中的木鸾,以表达对逝者的尊重。

    与此同时,他扩散意识,很快就找到了村子外两道很可疑的身影,而且他们都背着弓箭。

    虽然神游术无法让他在人群中迅速确认某个人,但对于查找这种单独行动的人还是很方便的。

    确认了那两名弓箭手的位置,夜孤鸣便向着机关村的外面走去,当他离开村子后,身影一闪瞬间来到了那两个弓箭手附近。

    “昨晚偷吃了两个弱鸡,算是塞塞牙缝。可惜啊,将军不让我们轻举妄动,不然凭咱们这箭术,就算是他们有机关术又有何惧?”

    “打仗不是儿戏,将军自有他的打算,我等不可妄论。咱们还是加快点速度追上军队吧。不然被发现了又该挨罚了。”

    这两名弓箭手是一老一少,老的看着上了年纪,小的看着也就十几岁。

    夜孤鸣出现在附近,听到二人交谈的话语,便确认这两个弓箭手就是昨晚杀死哨兵的人。

    那老年弓箭手很敏锐,不仅眼神好箭术高超,其耳朵也很灵,听到了附近的脚步声,便立刻停下脚步,举起弓箭,朝着夜孤鸣所在的地方瞄准。

    见老弓箭手此番举动,那年轻的也做出防备的架势,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别冲动,我只是路过的。”夜孤鸣举起双手,缓缓从雪堆后走了出来。

    两名弓箭手见夜孤鸣的穿着不像是机关村的人,且夜孤鸣也没有敌意,便收起弓箭。

    “两位将军,我刚从机关村出来,听闻昨晚有两个哨兵被杀了,就是被弓箭射穿了身体。”夜孤鸣故意挑起这个话题,说话时紧盯着二人背着的弓箭。

    老弓箭手看着夜孤鸣这番淡定的模样,便眯起双眼,想要将夜孤鸣看透,并说道:“到底是什么人?没错,昨晚机关村那两个哨兵的确是老夫所杀,问这个做甚,难道是活腻了找死?”

    夜孤鸣果断摇头,笑道:“我就是想见识一下究竟是谁竟有如此厉害的箭术。”

    “别废话,报上姓名吧。是如何发现我们两个的,现在主动现身的目的又是什么?”老弓箭手现在明显多了些敌意。

    夜孤鸣挺直腰板,很是自信的说道:“我叫夜孤鸣。”

    他这话刚说出口,那年轻的弓箭手便大笑起来,不屑的说道:“若是夜孤鸣,那我还是当代圣人呢。”

    “怎么,二位不信?”夜孤鸣笑着说道。

    这时那老弓箭手也轻笑了一声,说道:“不是所有叫夜孤鸣的都可以被称为圣人,我相信和夜大贤者同名,但若想借助他的名字而招摇撞骗,那一定没有好果子吃。”

    “小子,趁着我还没发火,赶紧滚。昨晚我可是刚杀了两个人,若真想找死那就尽管跟着我。”

    看着老弓箭手充满威胁的模样,夜孤鸣当然不会怕。

    毕竟无论他的射术有多么精妙,也毕竟是个凡人。

    是凡人那就比不过他这个会法术的人。

    “那我要是不走,就是要找死呢?”夜孤鸣笑着说道,语气里充满挑衅。

    老弓箭手举起弓箭,冷哼道:“如此看来是替昨晚死的那两个哨兵报仇来了。”

    说话时,箭已离弦。

    而且夜孤鸣就在面前,这一箭射出去,必定是一箭射穿起头骨。

    却不料夜孤鸣比这箭还快,瞬间就消失了踪影。

    就在这一老一少两个弓箭手震惊之时,夜孤鸣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我说了,我是夜孤鸣,们怎么就不信呢,偏偏要喊打喊杀的,这不好。”夜孤鸣抱着肩膀,笑呵呵说道。

    “……真的是夜大贤者?”老弓箭手不再淡定,颤抖着声音说道。

    但那年轻的不信邪,又是一箭射出,夜孤鸣身影一动,不仅躲开了这一击,还反手把箭给握住了,可谓神速。

    这一下,那年轻的弓箭手也彻底服了,吓傻了眼。

    “是我们有眼无珠冒犯了夜大贤者,请您降罪!”老弓箭手立刻带着身边的年轻人跪在地上。

    看着他们跪在自己面前,夜孤鸣才感受到自己的名声究竟是多么的响亮。

    之前他只是听别人口口相传,如今才知道自己的身份竟然在这中陆诸国有如此高的地位。

    “们起来吧,我这次出现就是好奇到底是什么人竟有如此精准箭术,没想到竟是两个小兵,看来们元国也是藏龙卧虎啊。”

    “战争难免死人,所以我不是为了那两个哨兵而找们报仇的。”

    夜孤鸣说完,便与二人擦肩而过,向着机关村的方向走去。

    老弓箭手见夜孤鸣向着机关村的方向走去,便神色一惊,回头对身边的年轻人说道:“咱们不用回军营了。”

    “为什么,是要做逃兵?”年轻人很疑惑。

    “傻啊,没看夜大贤者去了机关村吗,很明显他是站在青鹰国这一头的。如今在这中陆之上,何人不知夜孤鸣之名?敢与他为敌,就是和天下人为敌啊!”

    听了老弓箭手的话,年轻人才恍然大悟。二人便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逃离了这片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