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修真小说 > 重生尼姑庵,开局诵经三千年 > 第四十一章 我非凡人
    “夜兄是否对青莲老僧此人颇感好奇?”徐暮晨忽然向夜孤鸣询问。

    夜孤鸣听闻青莲老僧之名,便立刻来了兴趣。

    青莲寺就是青莲老僧创建的,左叶也是青莲老僧的徒弟,对于这个只从别人口中听过的名字,他一直都想探索。

    见夜孤鸣很感兴趣,徐暮晨便说道:“现在夜兄也知道,我本是一修士,当年与青莲老僧有过一段时间交往,我与他亦师亦友。”

    “当年他不得已灭了黑狐一族,又被狐族公主偷袭毁了真身,并将青莲寺占为己有。直到三千年前左叶出世,将那狐族公主诛杀,这段孽债便就此结束。”

    听闻徐暮晨的话,夜孤鸣却摇头道:“还没有结束,左叶他不仅杀了老师太,更是把寺所有的尼姑都杀了,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虽然他已死在我的手中,但我认为无罡和左叶有着某种我所不知道的关系,或许无罡就是听从左叶的命令奉命行事,因此无罡此等妖道我必须要铲除。”

    徐暮晨摇头笑道:“想的太简单了,这修行界的恩怨可不是杀来杀去这般简单。况且左叶没死,无罡确实是左叶的徒弟。上一次用劫雷毁掉的只不过是左叶留在虚无界中的一道化身,自从那次从青莲寺离开,他又修炼了三千年,其修为已经达到一定境界,远非现在能够比拟的。”

    “这些事怎么都知道,莫非三千年前也在青莲寺?”夜孤鸣狐疑道。

    徐暮晨没有回答夜孤鸣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夜兄觉得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就是个活得久一点的凡人罢了,现在勉强能算个修士,因为近日我领悟了修行的办法。”夜孤鸣如此答道。

    而徐暮晨却摇了摇头,说道:“夜兄可不是寻常之人,不仅是活得久,而且生来就与众不同。从出生时便五感皆开,看得见事物,听得到声音,嗅得到味道,说得出话语,不到半岁就可以像大孩子般满地跑,这就说明本就不是肉体凡胎,乃天生地养。”

    “徐兄前面说的都对,但天生地养就离谱了,我也是有娘生的,又不是石猴。”夜孤鸣连连摇头道。

    徐暮晨笑道:“夜兄不必争执,就是天生地养。乃天生地养一精灵,在弥留之际借助那腹中婴儿而重生,只不过这些事都忘掉罢了。”

    “这么说就更扯了,我确实是借体重生,但我不是精灵,我上辈子是另一个世界的人,转世重生来到这个世界,或许是投胎时忘了喝孟婆汤,所以还记得上辈子的事。”夜孤鸣现在越看徐暮晨就越像是街旁骗人的算命术士,满口胡吣,越说越离谱。

    但徐暮晨始终坚持己见,认定夜孤鸣就是精灵附体,借体重生。

    “算了算了,我不跟争执这个。还是说说,为什么知道关于我以及关于青莲寺的那么多事。还没回答我,三千年前是否也在青莲寺?”夜孤鸣追问着。

    徐暮晨道:“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还是要问另一个问题。可知道驱离境的另一个名字叫什么?”

    夜孤鸣果断摇头。

    徐暮晨深深一叹,说道:“驱离境曾经是最具传奇色彩的上古神域。当年上古神域灵气充沛,妖族神族和平共处。后来以巴蛇、九尾狐、赤鱬三大妖族为首,设计窃取神族所守护的至尊鼎。”

    “至尊鼎是维持上古神域灵脉,镇压邪气的至宝。因为妖族始终被神族压制,它们早已起了反心,便设计引走了看守至尊鼎的神族,窃取了至尊鼎。”

    “至尊鼎移位,上古神域灵脉尽毁,导致此地灵气枯竭,而妖气冲天。神尊震怒,率领神族战士与妖族展开大战,最后两败俱伤。而上古神域也变成了灵气枯竭的凶恶之地。”

    “那时候,青莲老僧带着几个徒弟来到上古神域,见其中妖气弥漫,煞气徒增,一旦任由发展下去,便会危害天下苍生。因此,他使用无上法力,以一己之力设灭妖大阵,引起当时一些苟延残喘的妖族奋力反抗,其中便有黑狐一族。”

    “青莲老僧一生行善无数,唯有在上古神域大开杀戒,屠杀无数妖族,手上沾满了鲜血。”

    “他在上古神域建造青莲寺,因为青莲寺就是灭妖大阵的阵眼所在。就在灭妖大阵即将圆满之日,黑狐族公主利用狐族秘宝掩藏自身气息,并使用九尾狐族始祖的九尾神鞭,将青莲老僧的真身摧毁,仅剩下魂魄逃出生天。”

    “因此,那灭妖大阵没有彻底完成,黑狐族公主是想毁掉此阵,却因为法力不够,无法彻底改变,便将其改造,变成了人们口口相传的驱离大阵。”

    “灭妖阵变成了驱离阵,上古神域变成了驱离境。人们都以为那驱离阵是青莲老僧建成的,却不知那是黑狐族公主的杰作。”

    “无知的大荒子民误以为驱离大阵就是惩罚罪人的地方,他们便把触发他们律法的人都送入驱离大阵,以做惩戒。”

    “因为驱离大阵是两座大阵,一个在驱离境入口,一个在驱离境最深处的青莲寺前,也就是那个万人坑上。被扔进驱离大阵的人都会被传送到万人坑附近。好在黑狐族公主心存善念,她收留了被遗弃在驱离境的人们,甚至有很多孩子,都被她扶养长大成人。”

    “也正是因为她的一丝善念,而给自己留下了后患。当时她没有赶尽杀绝,留下了青莲老僧几个徒弟的性命。左叶上人是青莲老僧最小的徒弟,当时他被黑狐族公主扔到驱离大阵中填补阵眼,却不料左叶在驱离大阵中小有成就,吸取了镇中仅有的灵气,默默修炼八百年,在八百年后出关一举灭了那黑狐族公主。”

    “之后的事,就都知道了,我也不必多说。”

    听着徐暮晨娓娓道来,夜孤鸣才知道驱离境和青莲寺背后竟有这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且充满了传奇性。

    但他还是不解,便询问:“这和我的身份又有什么关系,而还没有说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

    徐暮晨笑道:“因为是九尾狐精灵借着婴儿之身重生,而我之所以知道这么多,是因为听了故人的讲述。而那个故人现在生活在北境,被人们称作为冰雪老人。而这位冰雪老人,便是青莲老僧的大弟子!”

    “得,这越说越离谱。之前还说我是精灵借体重生,现在又说我是九尾狐了。敢情就认为我不是人呗?”夜孤鸣很是无语。

    徐暮晨大笑道:“不管夜兄是不是人,反正不是正常人,就不是一个凡人。”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非凡人,我可不想跟争执这个了。今日和聊的有些久,得回千叶城看看新城主选的怎么样了。”夜孤鸣说完,就要起身就走。

    徐暮晨把他拉住,说道:“稍安勿躁,对于千叶城选新城主的事就不用操心了。我有一些人脉,已经托人代管此事,保证这次上任的新城主是像夜兄这般心怀正义,嫉恶如仇且秉公执法的人。”

    “奇了怪了,为什么如此帮我?”夜孤鸣满脸不解。

    徐暮晨指了指夜孤鸣的胸口,说道:“谁让我师妹她在身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