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修真小说 > 重生尼姑庵,开局诵经三千年 > 第八章 夕阳西下
    “停,停!受不了了,太快了,不要再跑了,快要吐了!”马小野大喊大叫,夜孤鸣忽然感受到一股湿热的东西洒在了自己的背上,他心里一慌,顿时停下来,发现果然是这小子吐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个时辰等于两个小时,而夜孤鸣现在的顶峰速度是一个小时八千里,半个时辰的时间就能够从大荒境奔驰至此地界,速度如同火箭一般,正常人谁也受不了。

    哪怕现在夜孤鸣没有用尽力跑,那马小野也受不了。

    “好家伙,是吃了多少东西,我这背上都是的呕吐物,缝缝补补这么多年的衣服也是不能穿了。”夜孤鸣一阵恶心,把衣服脱掉扔了,赤裸上身,本就着凉的他更是忍不住打起了喷嚏。

    马小野吐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看着夜孤鸣的背影,他并没有逃,因为他知道凭这‘活鬼’的速度哪怕自己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追上的。

    “夜大哥,咱不跑了。我现在就想知道,您究竟是人是鬼?”马小野虽然已经瑟瑟发抖,但还是硬着头皮向着夜孤鸣身前走去。

    而夜孤鸣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说了句他所听不懂的话:“迷茫啊,这没有目标的生活就像是里没有主线,东瞧瞧西逛逛,为的又是什么呢?看遍这大千世界的风景又能如何?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啥意思?”马小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夜孤鸣轻轻一笑,看向马小野,说道:“我问啊,是不是也知道青莲寺这个地方?”

    “那当然啊,就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青莲寺乃是得道高僧为了镇压邪魔而在驱离境中所建立的寺院。相传三千八百多年前青莲老僧见世间妖魔肆虐,便决定亲自超度那些走入歧途的邪魔,直到如今高僧都没有离开驱离境,一心镇守着青莲寺周围的妖魔鬼怪。”

    听了马小野的话,夜孤鸣恍然道:“原来世人对青莲寺的认知是这样的。”

    “夜大哥,既然说是来自驱离境,那么有见过青莲寺和青莲老僧本尊吗?”马小野满脸好奇,他见夜孤鸣心平气和的和自己交谈着,心里的恐惧也少了许多。

    夜孤鸣说道:“那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地方,那个地方都是被抛弃的人。青莲老僧我没见过,反倒是见过很多死人。”

    “夜大哥别吓我啊,难道真是如人们所说,从驱离境中走出来的皆是活鬼,遇到了从那里而来的活鬼,就只能自认倒霉了。”马小野一脸绝望,露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直接就坐在夜孤鸣身旁。

    夜孤鸣觉得这小子挺有意思,便笑着说道:“怎么,不怕我是鬼了?”

    “怕又有什么用,我又逃不出的手掌,只能认命了。不过夜大哥等会儿吃我的时候能不能想办法把我弄昏迷过去,或者干脆把我敲晕。因为我这个人很怕疼,死就死吧,反正我也无依无靠,但别让我带着痛苦而死。”说着,他便躺在地上,整个人都展示着‘任人宰割’这四个字。

    夜孤鸣哭笑不得,蹲在一旁对他说道:“见过像我这般有血有肉的鬼吗?”

    听夜孤鸣这么一说,马小野便立刻坐了起来,大呼道:“是哦,人应该是触碰不到鬼的。我的天呐,夜大哥竟然活着从驱离境中走出来了?这样说来,这样说来……”

    “说什么?”夜孤鸣见他表现的很激动,便追问道。

    “如此说来,我娘她是不是也能活着从驱离境中走出来!?”马小野就像见到了救命的稻草,激动的顿时抱住夜孤鸣的双腿,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夜孤鸣轻拍着他的肩膀,安抚着他:“原来没有说谎。”

    “恩,当年我爹把我娘送进驱离境,但我没有亲手杀了我爹,而是选择离家出走。那时候我才六岁啊,现在我都十六岁了,整整十年了,我爹他从来都没有派人来找过我。因为在他眼里我就是个野种。”马小野讲述自己的家事时倒是很平静,就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

    这让夜孤鸣很诧异,说道:“可以详细讲述一下关于的经历吗,比如,为什么的母亲会被爹送到驱离境?”

    “那是族都知道的事,我娘被隔壁的王伯伯糟蹋了,所以我爹就觉得我娘不干净了,失身于别人更是触犯了大荒万族的戒律,便与王伯伯一起强行将我娘丢到了驱离境。”马小野还是心平气和的说着,唯有在提起自己的娘亲时,情绪稍微有些波动。

    夜孤鸣能够看得出,他是在克制自己的情绪。

    听了马小野的经历,夜孤鸣便气不打一处来,冷哼道:“这是什么道理!道德沦丧啊,娘本是受害者,爹不保护她就不说了,竟然联合施害者一起把娘给送进了囚笼般的驱离境?这是多么扭曲的三观,又是多么让人无语的世道!”

    “这就是大荒境的生存规则,男子为尊,女子为奴,适者生存,人不如狗。所以我离开了大荒境之后就再也没回去过,最多就是来边境看看那边的景色,也只是看看而已,绝不会再踏入大荒境半步。”马小野站了起来,通过与夜孤鸣交流,他知道夜孤鸣不是活鬼,而且还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

    “夜大哥,跑得快,可以带我回去找到老马吗?我离开大荒境十年,而那老马陪伴我九年,没有它,我是走不出大荒境的。”马小野可怜巴巴的看着夜孤鸣,露出一脸恳求的模样。

    夜孤鸣点了点头,又把他背在背上,在临行前说道:“这次我跑的慢一些,若是觉得不舒服就赶紧说,别再吐在我身上了,毕竟我的衣服已经被毁了,若是敢吐在我背上我就丢下不管……”

    “嘿嘿,知道啦,这次我也适应了一些,就放心的跑吧。”马小野嘿嘿笑道。

    夜孤鸣也笑了声,便迈开脚步疾驰而往。

    ……

    夕阳下,二人一马走在古道之上,黄昏的余晖将他们的身影拉的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