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龙婿叶凡 > 第三千八百五十四章 你是不是不行啊?
    第三千八百五十四章  你是不是不行啊?

    “叶凡,你没事吧?”

    在焰火他们冲进来四处散开搜查的时候,唐若雪也走到了叶凡的面前。

    叶凡淡淡一笑:“唐总有心了,我很好,没事!”

    “还没事?”

    凌天鸯逛了半圈跑回来,扫视受伤的武盟子弟和死去的川岛魅魔后冷笑一声:

    “被川岛魅魔他们重创了五十多号人,把你打成狗了,还没事?”

    “刚才如不是唐总带着我们及时出现,唐总开枪爆掉川岛这个大魔头,你就要跟你受伤的手下一样吐血了。”

    “实力不行就不要学人家闯入龙潭虎穴装比,装比失败就老老实实承认技不如人,结果还老神在在说没事。”

    “真是打肿脸充胖子!”

    说完之后,凌天鸯嗖的一声跳唐若雪背后,显然被叶凡打耳光已经打出经验来了。

    “闭嘴!”

    唐若雪训斥了凌天鸯一句:“没有叶凡他们大力拼杀,干掉那么多守卫,咱们怎么可能这么快杀进来?”

    “没有叶凡他们耗掉川岛魅魔的大部分实力,我那三枪哪有那么容易爆掉她的脑袋?”

    “今晚樱花会馆一战,叶凡他们占功六成,你不要给我阴阳怪气,不然我就收拾你。”

    接着她又对叶凡叹息一声:“凌律师这个人就是嘴毒,其实没啥坏心思,你不要往心里去。”

    只是叶凡眼皮子都没抬,更没有生气,似乎根本不把凌天鸯放在眼里。

    他望着唐若雪淡淡开口:“狗咬人了,我会打回去,狗喷粪了,我躲都躲不及,又怎么计较?”

    凌天鸯瞬间破防了:“王八蛋,你骂谁呢?”

    “我刚才说的难道有错吗?今晚如不是唐总救你,你和几十号手下的小命丢这里了。”

    “算是慕容山庄一战,西湖分暑捞你,单单杭城这一遭,你就欠唐总三条命三个大人情。”

    “没实力就好好在别墅呆着,跑出来给唐总添乱干什么?”

    “我怀疑你偷听到唐总要来血洗樱花会馆,就带着人过来装比表现,想要重新打动唐总芳心来复婚。”

    凌天鸯哼出一声:“我告诉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见过真龙的女人,是不会再爱上土狗的!”

    “闭嘴!”

    唐若雪把凌天鸯一脚踹开:“别在这里叽叽歪歪吵死人,赶紧去搜搜樱花会馆看看有没有收获。”

    凌天鸯委屈的爬了起来,想要再说什么却被唐若雪眼神压制了,只好带着几个人去会馆的书房查看。

    叶凡没有理会凌天鸯的聒噪,只是目光看着夜色深处,似乎感受到一丝危险的存在。

    “叶凡,你放心,凌天鸯下次再聒噪,我大嘴巴抽她。”

    唐若雪看到叶凡不说话,以为被凌天鸯打击了,忙轻声安抚一句:

    “不过她说的有道理,川岛魅魔这样的水有点深,现在的你把握不住,还是不要随便冒险。”

    “换成巴国前的你,我肯定不会多嘴,但你在巴国伤到丹田,还被贝娜拉背刺挫了精气神,你已不如以前。”

    “你不要再为了证明自己的强大四处冒险了。”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看你,也不知道宋红颜现在还爱不爱你,但在我这里,我不会嫌弃你。”

    “你不要误会,我不会嫌弃你,不是说你有机会跟我复婚,而是说落魄的你和巅峰的你,在我这里都一样。”

    “而且不管是慕容山庄救你,西湖分署捞你,今晚狙杀川岛,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不需要你回报的。”

    唐若雪语气很是真挚:“总之,你在我这里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忘凡的父亲。”

    “我在巴国伤到丹田?还被重挫了精气神?”

    叶凡原本懒得理会唐若雪,但听到她这一番话止不住一愣:“谁跟你说我废了?”

    唐若雪一怔:“你对我还隐瞒?怎么说也是夫妻一场,对我还藏着掖着,有必要吗?”

    叶凡揉揉脑袋:“我没有隐瞒……我一切都很好啊,没伤到丹田,没丧失斗志,你哪来的小道消息?”

    “焰火从一个巴国佣兵那里听来的啊。”

    唐若雪呼出一口长气:“现在整个巴国都知道,新一代的铁娘子贝娜拉是你扶持起来的。”

    “只是当贝娜拉发现你研究‘扎龙病毒’,还拿巴国子民做实验,以及想要通过她掌控巴国,她就大义灭亲!”

    “她不仅违背誓言从你手里抢下‘雪清玉结’的药厂,还忍着一腔爱意对你炮轰炸崩了你的丹田和斗志。”

    “她用铁血手段压得你不敢再去巴国造次,但也痛失了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

    “如今,整个巴国子民都称赞贝娜拉有大义,还说贝娜拉失去你这个男人,是她和巴国的大幸。”

    唐若雪盯着叶凡审视一番:“难道你没有被她炸崩丹田和意志?难道你现在实力不是巴国前的十分之一?”

    叶凡没好气地开口:“你信贝娜拉的宣传,还是相信我是秦始皇?”

    唐若雪轻轻皱起了眉头:“你没有被贝娜拉废掉,那你怎么四处刷小BOSS证明自己?”

    叶凡差一点摔倒:“我在你心目中就这个形象?”

    “是!”

    唐若雪看着叶凡:“你是不是真的不行,但为了面子,在我面前死撑行啊?不然你怎会被困慕容山庄?”

    她鄙夷一句:“你真没必要在我面前掩饰,没有必要。”

    “唉!”

    叶凡叹息一声,散去解释的念头,转身走入了黑夜。

    他突然觉得,等杭城的事情解决了,怎么也该重返巴国,算一算上岸剑斩意中人的账……

    “呜——”

    几乎是叶凡带着武盟子弟刚刚离开樱花会馆,车子的主干道又呼啸着驶入了几十辆汽车。

    接着又是几十辆商务车冲了过来。

    车门打开,几百号人现身,黑压压一片,乱哄哄的就象是一个闹市,把樱花会馆挤得风雨不透。

    有钱氏家族的子弟,有来自武盟的高手,有钱四月圈养的保镖,还有不少荷枪实弹的巡卫。

    他们都是接到主子的指令赶赴过来支援。

    只是聚集在一起的众人很快安静下来,他们的目光都落在门口哗啦啦的鲜血。

    流都流不干净的鲜血。

    毫无疑问,里面死了人,还死了很多人。

    他们再度望向大门紧闭的樱花会馆时,手里的武器都低垂了下去。

    “咔嚓,咔嚓——”

    也就在这时,樱花会馆的铁门,发出‘咔咔咔’的尖利刺耳的躁音,缓缓开启。

    当大门彻底打开时,几百号钱家精锐都在瞬间失声,一个个眼珠子瞪大到了极限,几乎要爆掉……

    唐若雪左手提枪,右手提着川岛尸体,对着黑压压的钱家精锐厉喝:

    “挡我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