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娘子且留步 > 第五五二章 口谕(两章合一)
    颜雪怀原本想立刻派人去前台村调查当年的事,可是她想了想,还是决定让柴晏将这件事,连同珍珠的那封信,一起禀给太子。

    太子仔细看了珍珠那封沾着水渍的信,问道:“这信还泡过水了?”

    柴晏觉得这事有点丢人,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信上的内容才是重点。”

    太子无奈地摇摇头,仔仔细细看起信来,柴晏一直在观察太子的神色,可是直到太子把整封信看完,又听他讲了严培的身世,太子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就像是听了一个平平无奇的故事。

    “嗯,最近刑部好像没有大案子”,太子慢悠悠地说道,“我看翻译番书这个差事,对于睿王妃而言似乎很轻松,你和她,好像都很闲。”

    柴晏想说,他媳妇译书才不轻松,可是他的节操让他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就这样吧,这件事就交给你们夫妻。”太子说道。

    “王妃也参与此事?”柴晏诧异,虽然这件事由他来办,颜雪怀也会出谋划策,可是那是私底下的,现在太子是点名让香菜和他一起办差。

    “我们能出京?”柴晏有些兴奋,出京啊,香菜一定很开心。

    太子摇头:“出京的事等我禀了父皇再说,现在这个时候,你们在京城才最安,你们的人手若是不够,我派几个人过去帮你们。”

    柴晏惋惜,父皇不同意,那他们就只能留在京城,如果能带着香菜到京城以外的地方玩玩就好了。

    太子似是看出了他的心思,嘴角终于溢出笑意:“若是你们生下一儿半女,想来母后也不会拦着你们出京。”

    柴晏......大哥太阴险,这是变着花样催生呢。

    回到睿王府,柴晏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颜雪怀:“大哥让我们两个人一起查。”

    颜雪怀皱眉:“口头说的?翻脸不认帐怎么办?”

    这个时代对女人很不公平,别说夫妻二人一起办差了,哪怕妻子帮丈夫在公事上出出主意,都会被说成是不守妇道。

    柴晏一想也是,便琢磨着明天下朝后再和太子说一说。

    可是他没有想到,次日早朝时,有人提出前阵子的斩白鸭替死案子,虽然查出了多起,但是仍有漏网之鱼,请求皇帝下旨继续严查。

    皇帝颔首,看向刑部尚书,刑部尚书连忙出列,道:“请陛下放心,下官定当从从严查处。”

    这事并不是区区刑部就能查出来的,之前查出的那几起,是刑部连同大理寺和督察院一起查的。

    皇帝又看向太子,太子说道:“三司已经查了三个月,进展缓慢,且,三司派下去的,大多都是衙门里的新晋官员,经验缺乏,查到了还要层层上报,时间就是浪费在这上面了,依儿臣来看,应在三司之上,另派巡按,查办此案的官员,无需再报至京城,由巡按行便意之权,发现一起,惩处一起,不给任人以可乘之机。”

    皇子嗯了一声,道:“太子的提议很好,只是这巡按的人选,众卿可有提议?”

    大殿之上一片沉默,这个人不好选。

    此人与他背后的家族,都要与各地方衙门没有牵扯,且,还要精通刑律,最最最重要的,这个人要下能镇得住地方衙门以及三司派下去的官员,上能得皇帝与太子的信任,中能令百官挑不出毛病。

    当即有人出列:“臣认为定国公能当得起巡按一职。”

    话音刚落,便有人反对:“定国公一直掌管军中之事,从未插手刑名律案,臣认为不妥。”

    接着,又有人提议大理寺少卿,但同样有人反对,三司之中便包括了大理寺,总不能再派大理寺的人去监督吧,那和自查有什么区别。

    这时,刑部尚书再次出列:“臣举荐睿王殿下。”

    皇帝说道:“爱卿详细说来。”

    刑部尚书说道:“睿王殿下在刑部观政期间,亲自督办了多起大案要案,熟读律例,擅长刑名,且,睿王殿下乃龙子凤孙,天皇贵胄,由睿王殿下出任巡按一职,上可直达天听,下可安抚民心,更能彰显圣上对此事的重视,起到威摄宵小的作用,可谓一举三得。”

    刑部尚书的这番话说出来,有些老臣便心领神会了,这才是皇帝想听的。

    皇帝和太子怕是早有人选了。

    耳聪目明的臣子们纷纷出列:

    “臣附议。”

    “臣附议。”

    “睿王殿下乃巡抚不二人选,臣附议。”

    ......

    皇帝显然对刑部尚书的表现颇为满意,道:“睿王的确合适。”

    太子微笑:“只是睿王刚刚大婚不久,这就要出京办差了。”

    皇帝像是忽然想起来,道:“说起来睿王妃还是翰林编修,且同样通晓律法,就让睿王妃一起同行吧。”

    群臣......这是几个意思?

    睿王出京办差,带上睿王妃,这不是家务事吗?用得着皇帝在朝堂上下口谕?

    而且还特意说睿王妃通晓律法,莫非让睿王妃跟着,不是照顾睿王起居,而是协助睿王办差?

    可是皇帝金口玉言,做臣子的难道要反对?反对什么,反对睿王妃陪着睿王一起出京?管天管地还要管皇子的家务事,这若是传扬出去,岂不是成了笑柄?

    柴晏刚刚回到王府,圣旨便送过来了,传旨的太监还另有一道口谕是给睿王妃的,便是把皇帝在朝堂上说的话复述一遍,颜雪怀跪地领旨。

    送走传旨的太监,柴晏把圣旨交给颜雪怀,说道:“这下好了,不会翻脸不认帐了,你可放心了?”

    颜雪怀踮起脚尖,在柴晏的脸上亲了一口,笑着说道:“放心,放心。”

    夫妻俩都知道,柴晏此番出京,表面是去督察各地衙门的案子,真正的目的,则是调查福王外室子,连同他留下的那笔财富的事。

    皇后听说此事后,召了颜雪怀进宫,问起出京的事,颜雪怀说已经开始准备,只是一时半刻还不能确定出行日期,要等柴晏把三司那边已有的案宗汇齐才行。

    皇后点点头:“不急不急,你们把日常用惯的东西都带上,外面不比京城,总要艰苦一些。”

    顿了顿,皇后又道:“睿王的这个差事听着就有凶险,你们出京的日期不要提前泄漏出去,以免被别有用心之人钻了空子。”

    听皇后这么说,颜雪怀就明白了,皇后并不知晓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

    皇后又笑着说道:“你也辛苦了,刚刚成亲,便要跟着睿王东奔西跑,太医院会多派一名精通千金科的大夫一起随行,帮你调养身子。”

    颜雪怀......她算是明白了,无论是皇帝皇后,还是太子,之所以会主动提出让她跟着一起办差,真不是欣赏她的才能,而是不想因为柴晏不在京城,耽误他们造人!

    颜雪怀还能说什么,她的婆婆是皇后,她不能反驳,只能听话。

    颜雪怀吸吸鼻子,挤出一个羞涩的笑容:“都是儿媳不争气,儿媳让母后操心了。”

    她才不害羞,她觉得自己争气着呢,嗯,谁让她的婆婆是皇后呢,只能哄着,哄着!

    皇后笑了,新媳妇就是新媳妇,动不动就害羞,本宫年轻时也这样,对了,就连大大咧咧的端王妃,当年也总是羞红着一张小脸。

    皇后的心情越发好了,儿媳妇果然是要选肤白貌美个子高的,只是看上几眼,便能赏心悦目。

    皇后觉得,照此下去,她不但能看到小七的儿子长大成人,说不定还能抱上小七的孙子。

    皇后心情一好,便又想挑儿媳了。

    她现在就这点爱好,等到挑完儿媳妇,她就继续挑孙媳妇,嗯,挑完孙媳妇挑重孙媳妇,往后三四十年,皇后已经安排好了。

    太子妃和两位王妃打死也不想到,皇后在她们身上找到了自信,于是便把她们挑儿媳挑孙媳的权利,一并收回了。

    皇后屏退了内侍和宫女,只留下两个贴身服侍的。

    “本宫听说你与邬家九姑娘,还在闺中时便是手帕交?”

    其实颜雪怀尚在闺中时,与这位真的不熟,只是见过一两次而已。

    直到大婚的前一天,她才和这位熟稔起来。

    “嗯,儿媳与邬九姑娘很是谈得来。”颜雪怀在心里暗暗敲起了小鼓,皇后是属意邬九姑娘做庄王妃吗?

    柴晏果然没有说错,陆四就是来陪跑的。

    并非是皇后不喜欢陆四姑娘,而是陆家不会与皇室联姻。

    其实陆四姑娘与邬九姑娘,颜雪怀更喜欢前者。

    她喜欢精灵跳脱的小姑娘。

    但若是做庄王妃,确实是邬九姑娘更合适。

    至于当日去行宫的其他闺秀,颜雪怀没有放在心上。

    庄王那么神奇的人物,未来王妃若是没有几把刷子,怕是过不多久,就要被他活活气死了。

    “若是在世家旺族,邬九妹妹是能做宗妇的。”颜雪怀由衷地说道。

    皇后最喜欢的就是颜雪怀的善解人意,而且从来不会揣着明白装糊涂,既然看出她属意邬九姑娘,便立刻说邬九姑娘是能做宗妇的。

    世家旺族再是富贵,也贵不过皇室,邬九能做世家宗妇,嫁进皇室便能做王府的当家主母。

    皇后微笑颔首,道:“本宫也是这样认为,你交朋友的眼光不错。”

    颜雪怀脑子转得飞快,道:“邬九姑娘和陆四姑娘都番语感兴趣,若是母后同意,儿媳想趁着还没出京,请她们到府上,教她们一些最简单的番语,母后您看可行?”

    皇后笑着说道:“自是可行,那你回去便准备吧,想来也过不了多久,你们就要出京了。”

    什么教番语,就是试探邬九姑娘的心思罢了,若是机缘巧合,还能和庄王单独相处一会儿。

    去行宫之前,皇后的懿旨只说夫人们可以带上家中晚辈,却没有点头道姓,夫人们心领神会,带去的都是家里最有可能嫁进皇室的那一个。

    邬家是大族,族中没有订亲的姑娘应该也有其他人,可是苏夫人却只带了邬九姑娘。

    这说明什么?

    说明邬九姑娘,便是邬家挑选出来的那一个。

    邬家早有准备,邬九姑娘,也肯定心知肚明。

    做为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儿媳,颜雪怀临出宫时,大大方方诉苦,爹娘都去庄子避暑了,他们不能去蹭饭了。

    于是颜雪怀带了两大车名贵食材和补品出宫。

    回到王府,颜雪怀便给陆四姑娘和邬九姑娘下帖子,柴晏见了,说道:“泅水的塘子修好了,不如多请些人,想泅水的去泅水,想赏荷的就去赏荷。看看三哥的皇庄里有没有自尽的牛,酒席由李食记操办,肥水不流外人田。”

    颜雪怀正中下怀,说道:“好啊,男宾的交给你,女眷的由我来定。”

    三言两语,好学上进的番语小课堂,就变成了一场吃喝玩乐。

    消息传到朝阳宫,皇后乐了,小儿子小儿媳太会办事了。

    皇后让女官送来一匣子首饰,一匣子宫花,还有几本字帖,交给颜雪怀做为赏花宴里给闺秀们的彩头。

    赏花宴定在五日之后,接到请帖的闺秀们有些诧异,睿王府这日子定得也太急了些,她们还来不及缝衣赏打首饰。

    可是转念一想,睿王妃要与睿王一起出京,等他们再回来时,府里的荷花早就谢了,所以才会赶在出京之前办宴会吧。

    时间的确紧张,不过手头也有没有穿过的新衣裳,没有戴过的新首饰,好好搭配也不能出出风头。

    接到帖子的闺秀当中,只有陆四姑娘和邬九姑娘一点也不着急。

    此时,两人正歪在大炕上,一人手里一本话本子,炕桌上放满各种各样的零嘴儿。

    陆四的丫鬟催促道:“四姑娘,再过几日就到了睿王府宴会的日子,您总要把那日的衣裳首饰定下来吧。”

    陆四姑娘终于把眼睛从话本子上移开,看向一旁的邬九姑娘:“那天你穿什么颜色的衣裳?”

    邬九姑娘想想说道:“不是去赏荷吗?那我就穿浅绿的,到时掩在荷叶里,不引人注意,不用被人盯着看。”

    “好,那我也穿绿,你穿浅绿,我穿湖绿。”陆四姑娘说道。

    睿王府里,颜雪怀虽然是第一次办宴会,可是她一点也不慌乱,安排得井井有条,抽个空,还能见见她想见的人。

    珍珠和周扫尘,终于到了京城!